五六小说网 > 重生之将后 > 第八十八章
  今日是小赵的狂欢之日,它在精致的花、径内或勇猛向前,或厮磨流连,拿出自己最厉害的本事,让杜堇容在情流中尽情的荡漾,而他自己也在荡漾中感受着最盛放的美好。

  “陛下,太快了,慢,嗯,慢点儿——”杜堇容双手紧紧的扣住赵恒煦的肩头,修剪饱满的指甲已经在赵恒煦紧实肌理上留下半月形的红色痕迹,在小赵快速的顶撞下,他的花、径被刺激得不断的收缩着,声音被撞击得破碎,不断的哀求着赵恒煦动作慢点儿。

  “小宝贝儿,我速度慢下来了哦,待会儿别求我。”赵恒煦脸色潮红,眼睛晶晶亮,说话的时候眼角眉梢都带着恶趣味的笑意,话音刚落,小赵也放慢了速度。花、径内十分的美丽,那些精致的花枝藤蔓缠绕在自己身上,迷花了小赵的眼,痴愣愣的看着四周的美景,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的流连。

  小赵正在密境深处激动得探索着呢,可恶的大赵竟然将它强制带离,退回到了起点,甚至脑袋都快要离开花、径了,花、径的入口绞、动收缩着不愿意让亲密的访客离开,而小赵也不愿意就此离开让自己欲、仙欲、死的地方,整根的出来后又猛然的冲向了最深处,如此一二,折磨得杜堇容喘息连连,臀下的枕头被挤压着,修长笔直的双腿因为得不到满足而绷直,小腿的肌肉勾勒出最美的线条,脚面绷紧,脚趾紧紧勾着,脚下杏色的床单已经褶皱得不成样子。

  “唔,动作快些,陛下,动作快些。”杜堇容的双眼变得异常的水润,流露出的祈求让赵恒煦心神荡漾,但是赵恒煦并不想就此罢休,只想让这种缓慢的厮磨长长久久的下去,既折磨着杜堇容,也煎熬着自己,可望而不可及的极致感觉,在心头留下一道又一道深深的痕迹,好像有一根羽毛在大脑内搅动着,却怎么也找不到瘙、痒的地方,快、感与煎熬并存。

  赵恒煦身子往前一挺,小赵深深的进入到花、径之中,“唔……”温润的地方紧紧的包裹住自己/坚硬滚烫的东西狠狠的捅进了身体里,让二人同时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但赵恒煦就此停住,不再有动作,花、径内麻麻痒痒的,杜堇容不耐的催促着。

  赵恒煦伸出手,用指腹在二人连接的地方画着圈圈,密密麻麻的,“堇容,想让我动吗?想让我用大棒棒狠狠的捅进的你的小嘴里吗?”

  杜堇容羞恼的点头,顺带着给了赵恒煦一个白眼,但就着潮红的面色,这一眼带着魅惑的风情,让赵恒煦心中一紧,“陛下你动动吧!”

  赵恒煦极力的向前,恨不得连着小赵的两个兄弟也塞进美丽的花、径之中,“堇容喊我的名字,喊我的名字,就说让煦用大、棒、子狠狠的塞、进我的身体里。”

  “煦,你现在越来越下、、流……”杜堇容抿嘴不愿意说。

  “堇容我爱你,你不说,我也爱你,我要狠狠的占、有你的身体,让你从内到外都是我的味道,用种子狠狠的灌满你的身体。”赵恒煦托起杜堇容的双腿,柔韧的腰肢不断的挺动着,每一下都碾磨着花、径内的敏感点,每一下都让酥麻的感觉顺着尾椎直达杜堇容的大脑。

  身体荡漾着,情与爱纠缠着,他们两个错过了午膳和晚膳,晚膳都过了一个时辰了,守在外面的元宝才听到里面陛下低沉的声音,让人送了水进去。浴室内传来用水的声音,外间儿元宝带着人目不斜视的收拾着凌乱的床铺,换上了干净的被褥床单。元宝亲自拿起地上一个湿漉漉的绣着缠枝牡丹的大枕头,上面淫、、靡的味道萦绕在鼻尖,元宝心中是一紧,脑海中浮现出武善终的身影来,无奈的叹息,可惜武善终留在了京城,不然一起出来那该多好。

  收拾妥当后,赵恒煦抱着杜堇容软在床上,身体已经累得无法动弹,但赵恒煦的手指还在杜堇容的身上作怪,一会儿重、一会儿轻的,弄得那一小块儿肌肤痒痒的难受。

  “别动。”杜堇容嘟哝着抱怨。

  赵恒煦“嘿嘿”一笑,心里面酝酿的想法一下子让他有了力气,手指顺着杜堇容的腰线不断的往下,直到因为过度使用而微张的小嘴处停下,“小赵挺冷的,堇容给它穿件衣衫吧。”

  “嗯——”杜堇容皱着眉,忍着开拓的难受,“小杜也冷……”

  赵恒煦不打招呼的就进去了,自知理亏,于是贡献出温热的手掌,“那让我抱着小杜睡吧。”蹭了蹭杜堇容,“好不好。”

  杜堇容实在是没有力气与之纠缠,闭上眼就沉入了梦乡。第二天睡醒,杜堇容就感觉到身体的异样,含在身体里一夜的小赵竟然精神头十足的硬着,没好气的狠狠的瞪了赵恒煦一眼,“别动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