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重生之将后 > 36第三十六章
  大齐,钦天监是个很尴尬存,只有天生异象、推算节气时候用上他们,平时也就干坐着拿拿俸禄。其中钦天监监正,十分神秘,上辈子赵恒煦位时就见过他三次,第一次大雨降后那人站出来,让他仁德;第二次,那东西出来后,那人说皇帝不仁,才会降下天罚;第三次,永平十年年初,那人站出来说赵恒煦会后悔一生。

  头两次成为了世家公侯藩王攻讦赵恒煦借口,后面一次就成为了赵恒煦一生箴言,所以赵恒煦讨厌见到那个人,如果不是那个人身份地位超然,赵恒煦一定要了那人命。

  按捺下浮躁情绪,赵恒煦提步走了进去,就看到布置得如同道观厢房一般室内,左侧抬高榻上方方正正摆了一个蒲团,蒲团上坐着一位面色红润、鹤发延年老者。老者身前摆放着茶具,他正持着小壶轻点着饮杯,凤凰三点头后身前四个小饮杯已经注满了清透茶水。

  “喝上一杯吧,味道尚可。”老者抬头笑着请赵恒煦上座,面容慈祥、笑容和蔼,一双眼睛深邃而睿智,仿佛能够看透一切,却又显得十分平静,有着悠悠茶香简单房间显得十分舒缓,让赵恒煦彻底放松,而不是强压平静。

  掀起下摆坐老者对面位置,拿起饮杯轻轻一嗅,一股悠然香味慢慢从鼻中进入心中,让人从内到外放松下来,抿了一口,味道十分醇厚,进入口中猛然一股苦涩流淌舌头上,顺着舌头一直蔓延到喉咙,苦到人心底。赵恒煦皱眉,又喝了一口咽下,感觉和刚才明显不同,苦涩过后甘甜味道一点一点口腔中蔓延,配合着残留嘴中苦涩形成了一种独特味道,怪异说不上,但是要强加一个形容词只能是奇怪复杂。

  “皇叔公一向可好,朕登基祭祖后未过来看望皇叔公,还请皇叔公莫要怪罪。”

  赵恒煦对面老者是赵恒煦爷爷同胞兄弟,即是赵恒煦皇叔公,年轻时说是因情所困出家当了道士,彻底族谱中成了死人,出家十年后进入钦天监当了监正直到现,老者身份皇族中算是公开秘密

  可让赵恒煦疑惑是,为什么老者要和他作对,他扪心自问,自己对待老头还是很仁和,老头指着他鼻子骂他不仁他都忍了,宣帝荒淫无道至此,老头都没有对此说什么。

  老者笑了笑,指了指茶水,“陛下有心了,陛下不来,老朽却天天看着陛下呢!”

  赵恒煦看了眼茶水,挑眉一笑,“用茶水看朕?”

  “不是,用人生。”

  赵恒煦静默,转动着饮杯,突然他不想和老者打机锋,心中有个声音拼命催促他,你不是一直疑惑吗,人就你面前,你问啊!

  这么想了,赵恒煦也这么问了,“皇叔公认为朕仁德吗?”

  老者笑着摇摇头,仰头喝了一杯茶咂咂嘴,“老朽不敢说。”

  “朕一直以为皇叔公是个雅人。”赵恒煦嗤笑,你不敢,世界上就没有人敢了。“皇叔公地位超然,就算是说什么,朕也拿皇叔公无法。”所以大胆说吧。

  “老朽一直是俗人。”说话间又端了一杯仰头咕咚喝了下去,咧着嘴吹着胡子就差把舌头伸出来缓缓,结结巴巴说了一句话,“太苦了,老子再也不喝了。”

  “……”赵恒煦默默把饮杯放了下去。

  “呵呵,老朽太俗,这茶是大相国寺那老和尚给老朽,真是弄不懂苦巴巴东西那老和尚怎么就喜欢得紧,当宝贝供着。”

  “……”

  “呵呵,老朽话多了,其实陛下挺好,只是当皇帝必定掀起杀伐,戾气太重,对天下苍生并不是好事,但……”老者意味深长看了赵恒煦一眼,“有些事情重来了一遍并不会有太多变化,却会多出很多变数,陛下会有一个好儿子。”

  赵恒煦心中一跳,老者眼睛深邃悠长,仿佛这双眼睛下藏不住任何东西。

  “陛下何不从它来处找寻心中答案,老朽可帮不了陛下多少。”老者习惯性端起饮杯喝了一口茶,随后咧着嘴苦大仇深般咽下。

  赵恒煦一拱手,下滑衣袖露出手腕上那串莹润手串,老者眼睛微不可查眯了一下,闪过一道意味不明光。“朕明白了,还请皇叔公多多为江山社稷着想。”不要跳出来说什么仁义道德了,“过几日是吉日,朕将请先父先母牌位进麒麟殿,到时候请皇叔公主持。”

  皇叔公是目前皇族中辈分高,声望也大,得到他肯定,对赵恒煦来说极为重要,上辈子那些个世家门阀能够站出来就差指着赵恒煦鼻子说他不仁,就是因为有皇叔公一席话。他已经很少出来主持祭典,赵恒煦父母牌位进麒麟殿能够请他出马,那就表示皇叔公愿意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