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重生之将后 > 7第六章
  @$!6*&^*5*^%#6*@$5^%$#!@#$

  赵恒煦本以为自己会彻夜无眠,也许是兴奋、也许是不安,种种情绪纷至沓来,总会影响自己睡眠。但是,当他躺杜堇容身边,鼻尖萦绕着对方清自然味道,手环绕他腰上,指尖能够清晰触碰到他细腻肌肤,*不释手**,让赵恒煦安睡到天明。

  睁开眼,瞬间从迷蒙睡意中清醒,帐子内还是昏暗,眼前如同隔着一层纱,朦胧看着杜堇容,敞开领口露出胸膛上细腻柔韧肌肤,诱人红豆白色里衣里若隐若现,喉头不自觉动了一下,赵恒煦强迫自己挪开眼睛。他发过誓,不能够做违背杜堇容意志事情,不强迫他做任何事,杜堇容没有真心接纳他之前,赵恒煦决定还是忍忍,得了一时意、失了一辈子幸福,不值得,何况……赵恒煦眼神温柔挪到杜堇容腹部,那儿孕育着连接二人血脉生命,他还那么弱小,禁不起任何折腾,包括他父母亲密接触。

  深呼吸,赵恒煦闭着眼,对自己说再等等,再等等。

  殿内传来细微声音,候殿外采薇等人已经做好了准备,等赵恒煦小幅度掀开帷幔、轻手轻脚到了外殿时候,采薇已经带着人小心翼翼、量不发出任何动静走了进来。

  主子变化,做贴身奴才看得是清楚,他们不敢妄加猜测主子心意,可是可以根据一举一动变化来安排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做。采薇这点就做得很好,她看出了赵恒煦对杜堇容不同,和以前不一样了,主子动作间带出来*护、宠溺是骗不了人。看,主子醒了,那么小心翼翼,主子身后帷幔根本就看不出掀动痕迹,内殿静静,显然另外一人还睡。

  主子如此珍而重之,做侍婢就格外小心,安静得连呼吸仿佛都不存了。

  赵恒煦身边有四个大宫女,采薇、采撷、采芹、采桑,采薇和采撷是四人中得力,尤以采薇好。

  “采薇、采撷。”

  “喏。”一模一样动作、一模一样神情,只是采薇做起来加端庄大方,采撷就显得有些木讷、空乏,别看采撷做什么都是中规中矩,失了灵性,但是中规中矩人做起事来好,心思简单,以目标为目标。

  “以后你们就跟着杜公子。”

  “喏。”

  看不出二人有任何不满和疑惑,倒是四采带着二等宫女中有人露出了异样神情,她们赵恒煦眼中毫无存感,有和无没有什么区别,帝王还没有事事都要顾及到、为了小人物一个神情而重视地步,倒是性子活泼些采桑看到了,偷偷瞪了眼那个二等宫女,二等宫女八人中有四人是太后送,就是没有规矩。

  一只脚刚跨出殿门,赵恒煦招手,“采薇,点一些安神舒缓香,让白芷殿外候着。”

  “喏。”采薇趋步上前,垂首应诺。

  出了福宁殿正殿,赵恒煦带着元宝去了福宁殿偏殿也是赵恒煦内书房,殿外早有一个看起来文质彬彬却穿着侍卫服装二十七八岁瘦弱青年等着。

  “微臣武善终参见陛下,陛下万岁。”瘦弱青年看到赵恒煦前来,低头弯腰、小步走到赵恒煦身前恭敬行礼。

  “平身。”

  “谢陛下。”

  武善终并不是他本来姓名,只使用时间长了,连他原本名字是什么都忘记了。诸王混战时候,武善终一家就活了他一个,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书生勒紧裤腰带带着一把破菜刀投靠了赵恒煦,改名字善终,连着姓听起来也就成了无善终,他走这条路就没有想过自己能够活到老死。

  书房是元宝和银宝带着人按照赵恒煦喜好收拾出来,西边靠窗地方放置着一张琴,琴旁边是个大肚白瓷鱼缸,鱼缸内几尾红色金鱼优哉游哉游着,窗户开着,可以看到廊檐外高大石榴树,现正值石榴挂果时候,肚儿圆圆石榴朴素但是饱满挂枝头,沉甸甸压弯了枝头。

  现还留枝头上,也就是给皇帝看个热闹,挑出来都是饱满红艳。

  “火光霞焰榴实繁,婀娜俏姿枝上悬。红腮笑破月满,疑是仙境现人间。”赵恒煦兴之所至纸上写了这么四句,笔画流畅潇洒、横平竖直间又带着杀伐果断,将婀娜石榴红腮弄得和要上战场巾帼女将一般,少了那份柔美,多了一份豪气,赵恒煦自嘲摇摇头,扔掉了笔,他果然做不了无病□强说愁文人。

  掀起下摆盘腿坐到琴后,拿出鱼食往鱼缸里扔了一些,金鱼就跟饿疯了一样扑向鱼食,衬着红色身躯清澈水中显得杀气腾腾,果然是什么样主人养什么样宠物。

  “善终,坐。”

  赵恒煦心情显得很好,升官发财死老婆,三个月来赵恒煦算是经历个遍,死了“老婆”皇帝有资格悲伤,所以未来三天早朝都免了。摆摆手,示意武善终坐,赵恒煦还好心情拨动了一下琴弦,发出一个单调乏味音节,他并不会弹琴,摆出来只是附庸一下风雅罢了。

  元宝动作迅速拿来一张小杌子,武善终激动屈膝跪地,双手拱于地,左手按右手上,用着这段时间刚学会礼节恭敬行了一个大礼,能够得到帝王赐座,是多么大荣耀,他拿着把菜刀离开家乡时候就没有想到自己还有这么风光一天,感激涕零虚坐小杌子上,武善终一脸激动遮都遮不住。

  “密卫人多手杂,办事不够严密,信息过于混杂,很容易被有心人利用。有心人密折都送到朕案头上了,你这个密卫首领都做了些什么?被京城繁华迷昏了眼?”赵恒煦随意拨动了一下琴弦,平淡音调这个时候显得格外撼人。

  武善终一下子额头冒汗,背上一片寒凉,双腿一曲人就跪地上,额头触地,“微臣该死,未料到密卫会被人利用,请陛下责罚。”咬着牙,力把一句话完整说出来,武善终屏住呼吸,后脖子凉飕飕,眼前一阵一阵发黑,脑海中浮现陛下对做事不力者惩罚,武善终就害怕不已。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