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太子妃上位攻略 > 45,
  不是因为家世,不是因为样貌,就是看上了顾翩。

  “是从琼山书院开始的?”顾茜声音颤抖,袖中拳头紧攥,即便是自欺欺人却架不住事实。

  李谦抿了抿唇,许久之后点了点头。

  顾茜轻轻擦拭眼眶,叹了口气,“谦表哥喜欢二妹妹直接上门提亲,可有问过二妹妹心思?”

  “这.......”李谦摇头,这种男女之情顾翩未必想得到,女子脸皮薄,会惊了佳人。

  “二妹妹早已经不是当初的顾二姑娘,如今身份尊贵,怕也未必瞧得上李国公府。”

  顾茜的语气忽然冷了,李谦脸色微变,“翩表妹不会的。”

  “那就恭祝谦表哥和二妹妹早日成婚。”

  顾茜紧咬着唇才不让眼泪掉下来,面上故作镇定,转身翩然离开。

  李谦呆愣片刻,神色有些复杂。

  “世子,夫人在等您。”小厮喊。

  李谦点头,跟上了李国公夫人的步伐。

  “今日咱们失算了,不该来顾家。”李国公夫人叹息摇头,一想到陶氏竟把顾翩许给了南安侯府嫡子,心里对顾家越发瞧不上。

  “母亲,翩表妹年纪还小,若是贸然提亲会不会惊扰了翩表妹?”

  李国公夫人蹙眉,“顾二姑娘虽得了太子照拂,身后有无娘家依靠,咱们李国公府配她还是绰绰有余的,若不是你看中了顾二姑娘,依着国公府的门楣,就是公主也娶得!”

  听李国公夫人这么说,李谦才放下心。

  “殿下,李国公夫人带着李世子上门求见。”卫一道。

  太子淡淡的嗯了一声,并未表态,胳膊肘搭在桌沿上撑着大半个身子,指尖翻阅一本画册。

  上面画着花鸟鱼虫,从歪歪斜斜到栩栩如生,循序渐进,一日日的看着顾翩成长。

  太子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不言不语,卫一见状识趣的退。

  莫约一个时辰后太子合上了画册。

  “宣!”

  片刻后,李国公夫人领着李谦上前请安。

  “臣妇给殿下请安。”

  太子挥手,“夫人不必多礼,赐坐。”

  李国公夫人道谢,坐在一旁并说明来意,“小儿心仪县主,想结两姓之好.......”

  “除了家族功勋之外,令公子拿什么配孤的侄女?”

  太子出声打断了李国公夫人,撇向了李谦,“李世子是文是武,可有何功绩?”

  李国公夫人讪讪住了嘴,一旁的李谦也愣了愣,“我......”

  “男子汉大丈夫先是报效国再成家立业,李世子若真有心,闯出一番名堂让孤瞧瞧,再来太子府提亲!”

  太子扬声,“卫一,送客!”

  “国公夫人,李世子,这边请。”卫一拱手请人。

  李国公夫人眼看着太子离开,无端憋了一肚子火,却在太子府不敢发泄,面上还要笑着离开。

  李谦来之前想好了无数说辞,还没有机会开口就被太子噎了回去。

  临上马车,李国公夫人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恢宏的太子府,巍峨壮观,气势威严。

  “从今儿起顾翩的事你就不要再想了,各家名门贵女也不在少数,母亲会替你细心筛选一二。”

  “母亲!”李谦一愣,心思复杂。

  “太子并不看好李国公府,你又何必和太子做对,是你和顾翩没这个缘分。”

  “母亲,殿下只是想考验儿子,太子十三岁从军打仗,十五岁率军攻城,十八岁灭了一国,二十一岁名扬天下万人敬仰,儿子比起殿下的确自愧不如。”

  李国公夫人蹙眉,“谦儿,你生来就是国公府嫡长子,何须这般?”

  “母亲,儿子再尊贵又如何越的过太子,太子尚且如此,儿子也不该整日浑浑噩噩。”

  李谦仿佛是被太子一盆凉水泼醒了,一字一句道,“儿子要投军。”

  “你疯了!”李国公夫人瞪着李谦,“为了一个顾翩你要去战场,战场上刀剑无眼,若是有个什么好歹,你让母亲怎么活,不成,就对不成,这件事就不必再啰嗦了。”

  李国公夫人忿忿的放下了帘子,大喊了一声回府。

  ......

  景王府

  “这些账目错综复杂,一时半会理不清,牵扯的人也多,就好比大厨房是二房管辖,西院又是三房的领地,东南才是咱们景王府的地盘。”

  老景王妃一共三子,继承的是大房,也就是如今的景王,老景王妃虽不管事,却也下命令,在有生之年景王府绝不分家。

  “厨房一年要花五十万两银子置办?”顾翩惊讶的合不拢嘴,这些银子足够太子府三年内所有花销了。

  想不到一个景王府水这么深。

  “表面上是大房继承了王府,占了便宜,实际二房三房也不亏,二房银钱最多,三房田契最多,大房只不过是表面上光鲜亮丽罢了。”

  景王妃直言不讳,当着顾翩的面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景王府单是主子就有三十多个,还不算姨娘小妾.......”

  听了一整日,顾翩大致了解景王府,一个百年世家,家底蕴厚,所积攒的财富和人脉也是深不可见的,要想立足,单凭身份是远远不够的。

  “县主,今儿李国公夫人带着李世子去了太子府,在门口候了一个多时辰,呆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出来了,临走前李国公夫人的脸色不太好看。”锦玉一边替顾翩洗漱一边小声禀告。

  “去了太子府,不是说去了顾家呐?”顾翩疑惑。

  “南安侯夫人亲自去顾家退了婚事,之后李国公夫人便去了太子府。”

  顾翩略沉思片刻,又听锦玉说,“李世子回府之后便被罚跪祠堂,这会子还跪着呢。”

  这事儿顾翩一点也不好奇,只要别把她扯进去就行了,李谦虽是嫡长子,人又温文儒雅,可接触几年顾翩就摸透了李谦的性格。

  说的好听是儒雅,实际就是耳根子软,人又极其孝顺,根本不懂的拒绝旁人。

  锦玉最会察言观色见顾翩没了耐心,立即收住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