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我在末世有块田 > 第十四章 夜感风寒
  “阿嚏!”,大清早的,张庆就打了好几个喷嚏,不过不是被人想的,而是感冒闹得。

  好在不是太严重,应该是小感冒,张庆没太在意。他知道这是自己昨天晚上作死,半夜跳溪里洗了个澡起来着凉导致的。

  意识散开,张庆在周围查探了一遍,还是没发现什么变异动物,安全得很,这也让他心底有些奇怪。

  奇怪的同时,他还有些不安,感觉自己像是忽略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难道这个地方是某只强大变异怪物的领地?

  张庆心底猜测到,他觉得只有这个解释能够说得通,但就算如此他也不会轻易离开这个地方。桃源山谷的地理位置相当不错,若是离开,很难找到这样适合他生存的地方。而且,农场种子都种下了,说什么都晚了。

  早上没吃多少,两颗烤野鸡蛋加几根马汉菜,肚子半饱,昨天晚上吃了个大亏,他现在可不敢再胡吃海塞了。

  拉肚子是小事,如果引起腹泻,那麻烦可就大了,能给人整得虚脱掉,站都站不起来。

  吃过早饭,张庆便开始处理起自己的农场,杂草太多,一时间也清不干净,他打算暂时先清出一小片空地,把手上这些蔬菜种下去,要是等时间长了,烂掉了就可惜了。

  不过有个问题,那就是张庆不知道杂草的生长速度,如果今天才拔掉,明天又冒出一大茬,那他这地可就没办法种了,作物分分钟就得被逼死,他先得试验一下。

  手上任何工具都没有,水果刀倒是能割断草茎,但效率慢,斩草不能除根,没太大作用。

  张庆只能自己亲自上阵,用手拔,他现在需要的地方也不大,也就一块一平米左右就够了。

  这些草的根系很发达,张庆拔起来很费劲,一平方大小的小土地,花费了他足足一个多小时。

  这要是能有个锄头,他分分钟就能清出这么一大块空地,这让他不由不感叹古人的智慧,就这么简单的工具,便能让事情变得完全不一样。

  大部分草都被张庆连根拔起,还有少部分,根茎有些脆弱,被拔断了,问题应该不大。

  张庆先种下的是西红柿种子,直接从西红柿里挖出来的,直接连同胶液一起种进了地里,一个小坑里放个三两颗,而后埋土掩好。

  因为空间有限,大概二三十厘米一个小坑,张庆总共种了大概十多个坑。

  挖坑埋土,他这种方法很粗糙,而且种子也不好,这种吃的番茄里的种子大都是杂交种子,遗传性状及品质发生了很大变化,不太适合种植。

  但张庆不在意,只需要能够长出一棵幼苗,他就心满意足了。

  种好西红柿种子后,张庆又试着往里面灌输了一点农场能量,这个东西是和农场一起出现的,他觉得应该对作物的生长有一些作用的。

  农场能量一接触到西红柿种子,便被贪婪的吸收了,似乎效果还不错,里面的生命力变得更加旺盛了一些。

  不过张庆也就只灌输了两个坑里的西红柿种子,这个东西现在用一点少一点,他也不知道如何恢复,只能省着点用。

  剩下的那个西红柿被挖的稀巴烂,张庆也没心情去吃了,直接扔掉了。

  张庆没急着种下其它的蔬菜,他现在无法确定农场的真正作用,也无法确定杂草的蔓延速度,这些西红柿种子是他拿来试验的,谁让他不喜欢吃西红柿呢。

  弄好这些,已经日上三竿,现在没钟表,也没个时间观念了,张庆根据太阳的高度,判断出大概在九到十点左右。

  这种完全没有一点时间观念的生活可不舒服,张庆决定记录下日期,不然再过个几个月,连自己多少岁都不知道了。

  他记录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刻正字,在小溪里选了一块尖锐点的石头,在他住所旁边的山壁上,刻下了三笔,同时在旁边加了个10,意味着今天是十月三号。

  刻完记号,张庆坐在小溪边的石头上发了一会儿呆,阵阵清风吹来,他不觉凉快,却感觉有些发冷。

  张庆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似乎自己的感冒有些加重了,不知道是不是冷风吹的,他感觉自己头有些发晕。

  头疼,一个感冒怎么都撑不过去,张庆觉得自己抵抗力一直很不错的,自从初中之后,后来就一直没得过感冒。当年读高三的时候,流感盛行,班上好多人都病回家了,他愣是没事。

  别告诉我现在这个世界,就连病毒这玩意儿都变异了?

  张庆很难受,他趴回了自己的住所,准备再睡会,希望一觉睡醒能够好点。

  睡了大概两个时辰,张庆便醒过来了,感冒非但没好,似乎变得更加严重起来了,他摸摸自己的额头,发现自己开始发烧了。

  张庆感觉浑身无力,动弹不得,他很想喝点热水,可现在上哪去弄去。

  发烧不适合吃鸡蛋了,张庆也没力气出去找吃的,费劲的从背包里掏出压缩饼干,嚼了一小口,和着矿泉水瓶里的水喝下去了,溪水他不敢喝了,现在这个情况,要是再闹场腹泻,能直接要去他的小命。

  只吃了小半块,张庆就没胃口了,躺在木架的青草上,意识开始有些模模糊糊了。

  张庆迷迷糊糊想起了一个词,叫做‘偶感风寒’,当时他觉得这病厉害啊,一言不合就看到古人偶感风寒病死了,比癌症都厉害。

  后来他才知道,这个东西就是感冒,只是因为古人的医疗条件太差,并没有什么很好的药物去治理,所以才这么容易死人。

  事实上,现在的他比古人偶感风寒更加凄惨,身边没人照顾,也没药吃,甚至连动弹的力气都没什么了。

  他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下午,外面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和他无关了,晚饭没吃,在傍晚的时候,天空电闪雷鸣,开始下雨了。

  如果这会儿张庆还清醒着,一定会大呼屋漏偏逢连夜雨,你这个贼老天。

  小住所的质量不错,遮风挡雨没问题,他这的位置也稍稍偏高,雨水没往这边积蓄。

  只是,张庆在里面冷得发虚,他现在已经烧糊涂了,意识都有些不清醒了,他感觉自己需要一床被子,抓来抓去却没有抓到。

  他知道外面在下雨,可除了下意识的抱紧身子,却毫无办法。

  他渐渐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个什么东西盖在了他身上,很暖和。

  张庆在梦中感觉自己热得好难受,全身汗流浃背,他想要擦汗,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身子。

  好热,为什么会这么热呢?

  对了,外面下雨了,我的西红柿种子被水淹了,还能不能发起芽来,张庆在梦中忽然想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