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我在末世有块田 > 第八章 榕嬷嬷
  郁郁葱葱的丛林中,枝叶交错,一株有着四五十米高的巨大榕树显得尤为醒目,远远的超出了周围树木。

  在植物的竞争法则,长的越高,就能享受越多的阳光和雨水,这株榕树毫无疑问便是这群丛林中的王者。

  榕树下,一个青年闭眼站着,两手在虚空中不住的摸索,看上去煞是怪异,这个奇怪的青年,正是张庆。

  张庆闭上眼,发现以他为中心,出现了许多绿色的能量,这样的能量他体内也有,不过是金色的,金灿灿,丰收的颜色。

  经过反复对比,他确定这些能量就是周围的植物,他能够隐约从这些绿色的能量中感受到植物们或喜悦或悲伤的简单情绪。

  其中以他身前这团绿色能量最大,也就是这棵老榕树,奇怪的是,张庆从它身上感到了一丝善意,对自己的善意。

  这让张庆有点摸不着头脑,他和这榕树又不沾亲带故,而且这家伙也并非善类,该不是想装慈祥拐骗自己当点心吧!

  “我,你,人类。”

  张庆瞬间就炸毛了,卧槽,这是千年老树精啊!这还得了,劳资得赶紧跑路。

  榕树断断续续传来的意识张庆根本无法理解,但他能肯定一点,这棵大榕树是个有意识的老树精,既然弄死那么多怪鸟,怎么可能放过自己,妖怪的世界,不是都说人类是最鲜嫩可口么。

  我,你,人类,不就是我想吃你,人类吗?你这点小心思我还不明白,张庆解读出老树精想表达的意思。

  张庆转身就欲逃跑,但两根如同蛇一般的藤条突然从张庆背后环绕而出,将他捆住,提了起来。

  OMG!张庆心中一万个***奔腾而过,这老树精真是太阴险了,竟然趁他没防备直接捆住了,完蛋鸟,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老树精还在断断续续的传递一些意识过来,但这会儿张庆怎么安静得下来听它说什么,只管甩着脑袋,大呼救命。

  老榕树有些焦急,它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么慈祥的自己将这人类吓成这样,难道真的长太丑了,老榕树很沮丧。

  张庆等了好一会儿,没见老树精动手,心里有些骇然,又冒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难道这老树精准备将自己风干了再想用?

  两根藤条还在提着张庆不断升高,不,应该说是抱着,反正老榕树是这么认为的。

  最后,张庆被放在了树顶上一根巨大的树枝上,足有四五米宽,藤条将他放上去后便离开了。

  脚落实地,张庆总算平静了下来,老榕树的意识如同牙牙学语的稚童一般,费了好大的劲,才和张庆解释清楚,它是在对张庆表达善意,只是没想到张庆竟然这么大反应。

  老榕树的心智已经成熟,只是并不太熟悉交流,在多次尝试之后,它的话语渐渐的流利了起来。

  从老榕树的口中,张庆知道,它很早就存在于这里了,那时的意识模模糊糊,只隐约记得这儿住着一个不小的部落陪伴着它,后来因为生存环境的变化,那个部落也迁徙走了,这些年让它很寂寞。

  这是这辈子第一次能够和人交流,它很开心,竹筒倒豆子一般,给张庆说了很多东西。这是一个寿命有数千年之久的老者,虽然很多东西张庆只是听个新鲜,他也从中获得了很多东西。

  老榕树还说到,张庆身上有一股令它亲近的能量,这也是为什么最开始它愿意向他表达善意的原因。

  张庆知道老榕树所说的能量是什么,就是自己体内那一小撮金色能量,他管这个叫做农场能量,是农场系统激活之后在他突然出现的,他也搞不明白这个能量究竟有什么作用。

  “榕嬷嬷,你为什么要杀死那些鸟类,它们不是能替你将种子带向远方吗?”

  榕嬷嬷是张庆给这棵老榕树起的名字,算是他的一点恶趣味,老榕树也不知道嬷嬷究竟是个什么意思,也就随张庆这么叫了。

  “我知道。”老榕树的回答让张庆大吃一惊,他原本以为老榕树不知道这才特意提醒的,没想到它竟然知道,那为什么还要杀死它们呢?

  老榕树看出了张庆的疑惑,叹息一声,“过去这些鸟儿能传递,但现在不能了。这些鸟儿变了,我的孩子能够轻松被它们消化掉,所以我必须做点什么。”

  这个结果让张庆有些意外,没想到还有这样一层原因,不过想想也是,老榕树给他的感觉并不凶残,如果没有原因,也不会弄出这些毒果实。

  “对了,榕嬷嬷,像你这样的植物会不会很多。”张庆有些忧心忡忡的问道,如果植物都出现了灵智,那么人类的生存环境就更加恶劣了。

  “应该很少,因为我的寿命足够漫长,在很久以前我就存在浑浑噩噩的意识了,并不是因为这次变化而产生的,只是一直没办法和你们人类交流而已。”

  老榕树顿了顿,继续说道:“那些植物虽然不会产生意识,可它们会本能的进化,朝着保全自己的方向进化,也许会变得更加坚硬锋利有进攻性,也许会产生剧毒,来阻止其它的生物吃掉自己。”

  它知道张庆在担心些什么,不过它还是将这个可怕的事实告诉他了。

  张庆眉头紧皱,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原本他以为只要有一片安稳的基地,就可以再次恢复农耕生产,现在看起来并不是这样。

  如果植物会朝着本能进化生长,很可能到时候种出来的植物都会异化成各种奇怪的东西,这次灾难比想象中的更为严重啊!

  种不出来稻谷,种不出来小麦,很多东西都无法生产出来,人类在没有找到新的粮食代替前,有着一段很艰难的时期要熬。

  哪怕是找到代替的作物,在如今这个环境下,难保这些作物不会继续变异下去。

  张庆忽然想起了农场种子,不知道自己这个农场有什么奇异之处,能够种出来正常的粮食吗?他的心里多出了几分期待。

  想到农场种子,张庆决定要尽快的找个地方将它放下去,试验一下他心中的想法。

  不过地方不太好找,张庆想找个隐蔽安全的地方,可这莽莽丛林,想要找到这样一个地方谈何容易。

  好在还有榕嬷嬷这个老古董,张庆从它口中知道,西南方向,大概五里远,有个大山谷,可以去那看看。

  其实真要说,老榕树这块地方也是不错的选择,两人能够做个不错的邻居。可惜榕嬷嬷并不具备什么进攻性,它的藤条控制起来很费劲,根本不是张庆想象中黑山老妖那种张牙舞爪的形势。

  而且这个地方阳光很难照射下来,作物的生长可能会受到一些阻碍,张庆决定还是先去那处山谷看看。

  张庆在确定好方向后,便和榕嬷嬷告别出发了,他的内心在期待着,这个农场种子,能给自己带来怎样的变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