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ABO)军校生 > 第84章 军校生-084
  第084章.前兆

  陵雨当年还是个先锋营士兵的时候,在前线驾驶机甲冲锋杀敌受过无数次伤,受伤对他来说早已成为家常便饭,他曾经在战场上差点丢掉过性命,对于今天这样的小伤陵雨一点也不担心,可对于罗森来说却完全不一样——

  因为,这是陵雨第一次在他的面前受伤。

  过去的那些年里,每次知道陵雨受伤时虽然都很担心,可从来没有这一刻般,心疼得几近窒息。

  密密麻麻的刺扎在陵雨的脚上,血肉一片模糊,就仿佛用尖锐的针扎在罗森的心上一般。

  罗森抬头看着陵雨,低沉的声音温柔无比,“你的脚还能动吗?”

  陵雨轻轻活动了一下脚踝,对自己的伤势冷静地做出了判断:“可以活动。应该不严重,没有骨折,只是些皮肉伤。”

  罗森沉默了片刻,低声说:“我来替你包扎一下。”

  说着便起身从机甲休息室里找出治疗箱,走过去蹲在陵雨的面前,左手轻轻握住他的脚,右手拿起一只镊子,开始一根一根仔细拔掉留在血肉里的刺。

  那些刺颜色发黑,如同生锈的铁钉一般狰狞,几十根刺密密麻麻地扎入皮肉里,看上去触目惊心,更可怕的是,那些刺上还带着细小的倒钩。

  罗森的手停顿了一下,狠下心来用力一拔——原本血肉模糊的脚踝随着倒刺的拔出,被带出一片血肉,血迹瞬间就将脚下的地面染得鲜红。

  “……”陵雨全身猛然一颤,立即紧紧地咬住下唇,以免痛呼出声。

  罗森抬头看着陵雨,心疼地问道:“是不是很疼……?”

  “……”陵雨深吸口气,低声道,“我没事。”

  罗森的手放轻了动作,低下头来,小心翼翼地替陵雨取出脚上的一根根倒刺。

  陵雨的身体僵如雕像,每取出一根刺,被倒刺勾出来的皮肉就让陵雨疼得浑身发颤,骄傲如陵雨,哪怕到了现在,都死咬着嘴唇不发一言。

  他没说过一个疼字,只是咬牙忍耐着,可罗森却知道陵雨有多痛苦……

  这种植物的刺粗而坚硬,张牙舞爪的倒钩在皮肉里扣得十分牢固,每次拿着镊子夹出倒刺的时候,就仿佛亲手撕开他的血肉一般……

  鲜血涌出的那一刻,罗森甚至觉得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

  看着他的脚踝和小腿血肉模糊的样子,罗森心疼快要疯了,却只能深呼吸拼命维持着冷静,保持自己的手尽量不会颤抖。

  盘里的倒刺越来越多,被血染红的棉花很快就散落了一地……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最后一根刺成功拔出的时候,罗森的脊背早已被汗水浸得湿透,手心里也早已渗出了一层的冷汗。

  罗森尽量放柔动作,替陵雨仔细消毒好伤口,再小心地在伤口上涂上一层药膏,仔细用纱布包扎好他的双脚。

  罗森低声说:“黑龙,来测试一下,看看这种刺有没有毒素。”

  黑龙立即进行了测试,很快就报告结果说:“主人,没有发现有害的成分。”

  罗森这才放下心来,抬头看向陵雨。

  陵雨的脸色有些苍白,下唇被咬出了深深的齿印,额头上还在不断地渗出冷汗,显然是痛到了极点……罗森赶忙起身倒了杯水,坐到陵雨身旁,柔声说道:“来,先喝点水。”

  陵雨接过他手里的水喝了口气,忍耐着脚踝处传来的钻心痛楚,故作平静地转移话题道:“对了,今天攻击我的那种植物,你觉不觉得它们好像有自己的意识?”

  罗森对此也很是疑惑,回头看向陵雨说:“是的,主动攻击人类的植物,我也是第一次见。”

  陵雨若有所思地说:“传说中,有一种食人花,可以将人类作为自己的食物,我想,我们今天遇到的树也是如此。照理说,星球上既然有生命存活,有植物,也该有动物才对,可这片森林里却没有任何的动物,会不会是因为这种肉食性树木的存在,其他动物根本不敢到这片森林里来?”

  罗森的想法正好跟陵雨不谋而合,点头道:“的确有这个可能。这片森林的树木如此茂密,如果这种树真的能够以血肉为食,动物们自然不敢靠近。”

  联想到刚才砍断树藤时树藤伤口冒出的大量鲜血,两人对视一眼,顿时面面相觑。

  陵雨微微皱了皱眉,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不能再去森林里冒险了,你带的储备饼干看来也坚持不了两天……接下来怎么办?”

  罗森微笑着说:“不用担心,我们还有黑龙在,那些树木爱吃肉类,应该不爱吃金属吧?”

  被点名的黑龙金色的眼瞳轻轻闪了闪,走上前来,平静地说:“是的,主人,它们对我这一身金属似乎完全没有食用的兴趣。”

  罗森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那就交给你一个任务。你去森林里转一圈,扫描这片森林的3D全景模拟图,把那些植物的详细资料都记录下来,顺便再看看有没有吃的。”

  黑龙低声应道:“是。”

  看着黑龙干脆地飞出山洞,陵雨顿时无话可说。

  这台机甲的智能已经不输于人类了,主人不驾驶它,它居然还可以自主行动。

  ***

  陵枫这几天一直睡不安稳,弟弟出事的预感以及双胞胎之间感应的中断让他的情绪极度不安。曾有一种理论说,双胞胎之间相互影响且生命相连,如果一个死了,另一个也活不了多久,陵枫不知道这种传说是不是真的。他只知道,自从跟弟弟的感应中断之后,他没有一天能够睡好觉。

  再次半夜从梦中惊醒,陵枫从床上坐起来,后背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梦见一副非常可怕的画面——陵雨被一种奇怪的树藤卷走,那棵树的藤蔓如同张牙舞爪的触手一般疯狂舞动着,藤蔓上密密麻麻的刺直接扎进陵雨的身体里,扎得他血肉模糊。

  大片的鲜血染红了地面,陵雨的整个身体被藤蔓紧紧地缠绕、包裹……

  直到完全被吞噬。

  “不——!”

  陵枫用手按住胸口,剧烈地喘-息起来。梦里的画面太过逼真,仿佛是自己亲眼目睹、感同身受一般,他总觉得陵雨还没有死,很可能是陷入了可怕的困境。

  他们是双生子,不管在任何情况下,作为哥哥的他,都不能丢下陵雨不管。

  陵枫下定决心,立即起身换上一套衣服,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偷偷离开了住处。

  此刻,乌迪尔正在上将军的寝室内,跟一位老朋友秘密对话——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