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南禅 > 15.灵海
  凡具修为者,皆生灵海。灵海或呈惊涛骇浪,或呈潺缓平静,都是修行者脾性所示。故而醉山僧的灵气在苍霁体内狼奔豸突,正是应了醉山僧嫉恶如仇的霹雳火性。

  净霖不醒,苍霁便不肯入定。醉山僧的灵气犹如鱼刺卡喉,扎得他不能内自消融。灵海之间被激得阵阵刺痛,让苍霁眉间紧皱。他坐在床边,腿伸展不出,只得委屈蜷缩。人熬得眼底发青,靠在椅背上盯着净霖不放。

  花娣昨晚请了大夫来,可是寻常大夫岂能洞察净霖的伤势?不过是粗略包扎,收拾了伤口。今日一早,苍霁便摸得净霖竟起了热。

  苍霁两指拨开净霖的发,见净霖边鬓濡湿,汗都浸透了。他指腹触到净霖的耳廓,再顺滑到净霖侧颈,终于摸到了那一处滑腻。苍霁的手指在此停留许久,面色晦暗。

  他只需再用点力气,便能让净霖死。净霖一死,他就能将这冰雕一般的皮囊撕裂来看,好好探查一番净霖的心到底有多深不可测。

  “你到底是人是鬼。”苍霁低声说,“他们将你夸得那般厉害,不过是哄骗我的么?”

  他声音越说越低,指尖抵过净霖的皮肉,轻轻划出红痕。那红痕在他指腹下若隐若现,沿着净霖的白颈缓慢拉长,好似一道线绳,将净霖套拴在他的鼓掌间。

  花娣挤进门,染了蔻丹的纤手拎着只五彩肥鸟。她一边解着大袄扣,一边看向床。

  “人既然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便不要死守。好弟弟,屋就这么大,不必目不转睛,他也跑不了。”花娣说着用食指挑起钱袋,在半空中摇晃,又喜又得意地说,“药房那些抠门儿鬼!可叫我费了一番力气说价钱,顺路还买了只鸡,晚上炖了来补补。”

  苍霁困倦偏头,还不及道谢,就先与那五彩“鸡”目光撞了个正着。那鸡也是一怔,继而愤怒蹬爪,火冒三丈。

  “你们这些卑鄙无耻的蠢物!”阿乙气得打嗝,“害得小爷好惨!”

  阿乙本被盗贼卖了出去,最初因为毛色难得引人围观,谁知过了几日,新奇一散,迟迟不见人来买。他又对吃食挑肥拣瘦,整日神情恹恹,人怕养不活,便匆匆与野鸡一块卖了。可怜阿乙堂堂参离树小彩鸟,竟在笼中险些被野鸡啄秃了。阿乙泪水犹如大雨滂沱,边哭边扑翅膀,仰头恨不得淹死这一屋的人。

  苍霁陡然起身,将阿乙接了,对花娣微微一笑:“此等粗鲁杂事岂敢劳烦姐姐?我来。”

  阿乙脖边一凉,顿时作鹌鹑状,口中还要强撑道:“我才不怕你!你还真敢宰了爷爷不成!”

  苍霁提刀拎着阿乙出了门,深巷无人,冬寒都凝在檐边。他将阿乙丢在地上,面墙而蹲,不待阿乙说话,先一刀插在阿乙爪边。那锋刃就贴着阿乙的爪,覆起一身颤栗。

  阿乙说:“刀架小爷脖子上也休想我低头!”

  “叫你阿姐来。”苍霁说道。

  “我阿姐岂是你想见就见的?让净霖来说这句话我尚能考虑,你凭什么?”阿乙不敢踱步,只能重哼几声。

  “你今日的用途只有两个。”苍霁说,“叫你阿姐,宰了炖汤。”

  阿乙本想出言不逊,却见苍霁双眸阴晦。他在这胁迫中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谨小慎微地收回欲跑的爪。

  “你求……你、你要见我阿姐干什么?总得给我个缘由!”

  “净霖昏睡不醒。”苍霁声音一顿。

  阿乙见他面色愈沉,像是压着什么劲。过了片刻才道:“我要你阿姐。”

  “病秧子不是三天两头便要睡一睡,有什么稀奇。”阿乙揣摩着,“噢,我知道了。你们必是遇着了醉山僧,我说前夜怎地那般大的动静。如何?他见着了净霖,必是吓破了胆吧。既然已被他看到,你怎还不带着净霖快跑?不对,九天境若知道净霖还活着,你跑也跑不掉的,叫我阿姐也无用。可我不见分界司动作,想必是没认出来。怎么,净霖受伤了吗?”

  苍霁心中一动:“你阿姐提过什么吗?”

  阿乙却道:“你想我叫阿姐也行,但你须得与我阿姐说,叫她解了我这原形!”

  苍霁温柔地拔回刀:“好说。”

  净霖如沉深海,身躯化作萤光星点,泯灭在无望血海。他神思被铜铃声牵动,逐渐离开原位,飘向氤氲胧光中。他似乎见得什么人,正晃着铜铃嬉闹奔跑,乌黑的小辫甩动飞扬,最终从雾气间露出一双真诚净澈的眼来。

  这是谁?

  净霖不认得也未见过,他正欲细看,便听得后方人轻唤着“九哥”。他灵海波动,迅猛团聚浩瀚灵气,将他飘远的神思生生拽了回去。

  净霖陡然睁开眼,察觉自己正趴在陌生枕席间。他神思复位,用了片刻恢复精神,忆起事情来。

  “九哥。”浮梨身化小彩鸟,跳动在枕边,“好险!若非你关键时刻闭神合灵,他那一杖,只怕等不到我来了。”

  净霖撑身而起:“你喂了什么与我?”

  浮梨道:“参离树果滋补灵海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