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大明海殇 > 104.【爆2】为难明神宗
  有些事,你想面对,得面对;不想面对,也得面对。这可能就是命运。

  明神宗朱翊钧听了我的话,心里翻江倒海。这次首辅张居正病危,自己心里正在纠结,为今后的朝政担忧——虽然自己也承认,之前确实有过一丝欣喜,觉得自己大展身手的机会终于来了。

  可是,近一段时间以来,接连不断的事情,难以处理的棘手问题,已经弄得自己焦头烂额。情急之下,才再次记起了张居正的好。

  被推到一线,朱翊钧深深的感受到自己仍然稚嫩,有些事不是凭着一腔热血就能搞定的,而是更需要经验、阅历、气度和胸怀。

  但是很遗憾,这四样东西,前两样他知道自己没有,后两样他认为自己有,但事实上没有。而这就是他感觉到事情难办的根本原因所在。

  真正遇到事情,才知道这么多年了,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今天这个事,摆明了就是张四维看着张居正病危,准备清洗他的势力。文臣自不必提,今后可以慢慢来,反正几个秀才,也跑不到哪里去;武将里面,戚继光暂时还动不了,那么首当其冲、顶在最前面的第一个目标,便是最近风头最劲的孙启蓝!

  只不过,张四维这一次做的确实有些难看,当然,这件事自己也是默许了的——并不是希望真的把张居正的势力怎么样,而是借着张四维的手,好好出一口恶气。

  这么多年了,张居正,张首辅,张先生,这个瘦削却无所不能的男人一直死死的压在我头上,让我一刻都透不过气来,直到今天。有他在,自己就永远是皓月旁边的小星星。我好生不甘啊!

  可是......可是话说回来,唉,今天这破事儿该怎么处理呢?

  良好的休养,令朱翊钧脸上仍保持着帝王的镇静,心里却是翻江倒海。此刻他真希望张居正能出现在自己面前,用他特有的、别人不具备的铁腕来解决这件事,可是,这本来不就是自相矛盾的事么?

  如果他在,张四维又哪里敢跳的这么高呢?

  于是,朱翊钧不说话,别人也不说话。他是不知道说什么,别人是知道说什么却不说。

  谁都知道这位小皇帝在为难。这也是难以避免的。这么多年,这样的事都是张居正替他解决,那个人就像一堵防火墙,死死的堵在朱翊钧的身前,替他遮挡这些缠人烦心的事,所以,谁也不开口去触这个霉头。

  就拿前几年闹得沸沸扬扬的胡椒苏木折俸一事来说,这件事发在万历,根子却在前朝。

  从英宗“土木堡”之变后,大明朝的国势就日渐衰弱,纵使期间有“弘治中兴”、“嘉靖中兴”等励精图治,然吏治瘫坏很久,国家经济已经到了积重难返、百姓民不聊生的地步。

  特别是嘉靖后期,由于严嵩专权,官吏贪墨成性,老百姓怨声载道。到隆庆皇帝即位时,国家的财政已经扛着十分严重的赤字,这也成了隆庆皇帝挥之不去、避之不及的心病。

  这位倒霉的皇帝在接手父亲留下的烂摊子时,他治下的大明朝就已经破败不堪,性善的隆庆帝于即位初决定奋发图强,在保守改革派的领袖人物高拱的引导下,试图改革吏治、发展经济。

  但由于隆庆帝的性格犹豫不决,再加上身体有疾,力不从心,便逐渐丧失了对改革的信心,慢慢变得开始沉迷女色,最终皇位只坐了6年就驾崩了。

  隆庆皇帝驾崩后,年不到十岁的万历皇帝明神宗朱翊钧登基为帝,在高拱、张居正、冯保等人的簇拥下开始了万历新朝。

  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原本被前任皇帝隆庆爱戴的高拱由于与内阁太监关系不清不楚,在冯保、张居正、李太后的利益交换大前提下,最终高拱被迫出局。

  从此,大明朝便在张居正这个强力引擎的带动下,开始了长达十年的“万历大改革”。阵痛过后,大明朝的气象节节走高!呈现出中兴之势!

  当然后话说,这也是大明朝最后一次中兴,甚至是可以完全走向世界、并且领导世界发展步伐的一次中兴,可惜后来的万历皇帝萎了,实在不成气候,糟蹋了张居正的贡献。

  在胡椒苏木折俸之前,当时的情况是戚继光等将领还在沿海抗倭,光是这件重大事项就需要大笔银子,且不谈天灾人祸。大明朝的国库确实吃紧,据说年度盘点,存银不足千两。户部尚书恨不得跳楼——因为他已经无钱发放官员俸禄。

  稍微有一点从政经历的人都知道,基本运行经费——当然,只要是指财政供养人员支出和机关运行经费,这个是不能停的。因为他们是国家的动力、血脉和支撑。

  就好比,一个地方的财政部门不发工资,财政工作人员不上班了,可能明天这个地方的各个部门就要瘫痪,因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当时遇到这个问题,十来岁的明神宗朱翊钧已经完全傻眼了,抖着手就知道问如之奈何?如之奈何?当时的朝堂之上就是张居正不顾个人安危站了出来,提出由自己作起,全京城的官员实行一定周期的胡椒苏木折俸,缓解国家财政困难。

  这个消息一出,那些被损害利益的官员立马站出来弹劾张居正,说他贪墨、纵容手下贪墨、人品不好,反正说什么的都有。这中间,更多的只怕是对张居正考成法等一系列管理制度的憎恨居多。

  但是,在皇太后的支持和皇帝的信任下,张居正还是通过铁腕打赢了这一仗。

  其实,当时胡椒苏木可是上等货,如果不是灾年,这货比黄金白银还值钱,但在灾年,这货就难以销售,特别是胡椒,保存周期短,又不是寻常百姓家的必需品,所以很多官员纷纷反抗朝廷这一政策。

  闹事的官员里,有一些有钱有势的官员,他们其实根本不在乎这一点俸禄,他们闹事只是因为张居正有损他们的利益,而那些真正清贫的官员则是真的揭不开锅,最终酿成少部分官员被饿死,或者家里人被饿死的情况发生。

  从结果上看,这件大事虽然最终还是被张居正镇压下来了,按照他的想法走了,但事实上也逐渐使国家和张居正与这些官员渐行渐远。

  张居正死后,这些官员迅速迎合皇帝的自我表现、自我认同心理,清算了张居正包括胡椒苏木折俸在内的一系列“错误”。是的,他们报复了张居正,但也让大明朝迅速的朝完蛋滑落下去,而且万劫不复。

  我们可以说,如果不是张居正这样死死顶住压力、竭尽全力去力推此事,那么其他官员最多是个高拱的成色,而朱翊钧则绝对搞不赢他老爹隆庆皇帝——毕竟当时他才十岁。

  而今天,张居正病危,再没有人那样站出来替朱翊钧挡风挡雨。此刻的朱翊钧其实是满怀着期望在等,等一个人像张居正一样站出来,勇敢的说出自己的见解,最好别人都不敢反对,这个事情就这么解决了。

  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一个人吭气,于是他心里暗暗叹了口气,问道:“张爱卿,此事你有何说法?”

  这一脚,却是将皮球踢给了张四维。张四维心里打鼓,圣上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问我?他是心知肚明的,这样问我,是要我怎么说?我不得回避吗?算了!管他呢,先抵赖吧!

  于是,张四维满脸委屈的道:“启禀圣上,此事实为无稽之谈!乃是孙启蓝伙同这些个锦衣卫,合伙来玷污于为臣!还望圣上为臣做主!”

  朱翊钧听了这话,知道张四维存心抵赖,却也是没有办法,总不能指着他的鼻子说——就是你!我知道是你!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那也太不成体统了。而且,自己颜面何存呢!

  想了想,继续踢吧。便转头又看向我,问道:“孙爱卿,张爱卿说此事有冤屈,你怎么看?”

  我冷笑道:“启禀圣上,此事其实也简单,要证明张大人是不是冤屈,只需交给督察院,嗯,海瑞大人严格审问,届时自会水落石出!还张大人一个公道!”

  海瑞站在一边,听见我的话,激动的白胡子乱颤!哈哈!原谅我这一生放荡不羁爱热闹!说实话,这样整大事儿、千古留名的事情就是我的最爱啊!这孙启蓝真是我的知己啊知己!

  于是海瑞再不犹豫,呼的前踏一步,举着玉圭朗声道:“启禀圣上,若由臣办理此事,必当严查到底,绝不冤枉忠良,也绝不让奸佞之人走漏!臣特请旨!”

  朱翊钧还没说话,张四维却道:“此事,我看还是交由刑部去办吧!”他知道,若是交给海瑞,只怕连自己几辈子做的孽都查清了!而且自己心知肚明,恐怕海瑞正愁着找不到借口来查自己呢吧!

  双方的意见一顶牛,朱翊钧一下子没了主意,海瑞就那么挺挺的杵着,弯着老腰,一副忠诚请旨的样子。张四维必然是慌了的,所以急不可待要甩锅。唉,还是踢皮球吧!

  于是朱翊钧又看着我道:“孙爱卿,此事由刑部办理也是有理的,你怎么看?”语气甚是和蔼可亲,但心里其实是想让我别再闹了,或者拿出个办法来。

  我拱手正色道:“启禀圣上,方才臣的参奏里,也有刑部左侍郎万彭飞的罪过,这锦衣卫贼人的供词里也有严重涉及此人,故刑部当回避才是!”

  朱翊钧心道:“你倒是把事情拿捏的很准!”口中却问到:“也是有理。那依你看,此事当由谁办理?”

  我拱手道:“启禀圣上,依臣愚见,此事或可由大理寺与督察院联合办理,并请指派东厂介入侦查,必可报万无一失!”

  朱翊钧心想,这倒是一个无可挑剔的办法。本来三堂会审,涉及刑部回避,那便剩了大理寺和督察院两家,也可以说更加公允。此事又涉及锦衣卫,那么由东厂来参与调查,确是不二只选。忽然,朱翊钧眼里的我仿佛张居正附体,这正是他要的答案。

  于是朱翊钧开口道:“程爱卿何在?”

  大理寺卿程平前踏一步,举着玉圭道:“为臣在此!”

  朱翊钧朗声问道:“方才孙爱卿之议,你可认同?”

  这程平确实人如其名,为人方正刻板,官途也是平平正正,不比谁快,也不比谁慢,但却是一路平平稳稳,从来不出差错。

  此时听朱翊钧问起自己,程平正色道:“孙大人之提议于理甚合,绝无问题!只是......”

  朱翊钧心道又有什么幺蛾子?便皱眉大声道:“只是什么?但说无妨!”

  程平又是一躬身,答道:“只是,臣担心此事涉及朝廷重臣,恐怕查办时阻力不小,故特向圣上请旨!”

  朱翊钧心里哼了一声,心道老狐狸,你东也请旨,西也请旨。朕都有了旨意,还要你作甚?

  但转念又一想,也对,他大理寺卿是正三品,要去查的张四维是正二品,万彭飞是从二品,若是朕没有个话儿,只怕他是真查不下去。

  想到这里,瞟了张四维一眼,心道谁叫你自己办事不谨慎?怎么这会儿不吭声了?却又怪得了谁?想着自保吧亲!

  于是心中再不虞有他,朗声道:“拟旨!”

  冯保立即走上一步,拿笔记着,同时微微偏头,看了我一眼。这一眼明明无悲无喜,但我却分明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惊喜。

  “一等子爵、蓟州大营副都指挥使孙启蓝,参奏中极殿大学士张四维、刑部左侍郎万彭飞一事,钦定由大理寺卿程平、督察院左副都御史海瑞协同办理,东厂听调配合查办。望深挖细究、严查到底,并望公平正直、惩恶扬善!钦此!”

  朱翊钧的声音落下,大殿里先是落针可闻,继而程平、海瑞一同拱手道:“臣遵旨!”

  作为东厂首领的冯保记录完之后也道:“遵旨!”

  此时的张四维,脸色铁青,恨恨的说不出话来。朱翊钧看在眼里,心中冷笑,心道你张四维乃是张居正保举入朝,这么多年,越干越不入张居正法眼。结果你恩人一病危,第一个跳出来的倒是你!

  口中却道:“张爱卿,不必惊慌,若真如你所说,清者自清,朕必严惩造谣之人就是了!”

  张四维还能说什么?只能拱手谢恩。

  这件事就算有了下一步的方向,暂且不提。朱翊钧又问了我辽东战事,我如实说了,待说到命投降的近万女真人自断右臂方可离去时,大殿里一片倒抽凉气之声。

  朱翊钧稳了稳心神,问道:“此事朕倒尚未得到奏报。正好孙爱卿本人在此,你且说说,此举何意?”

  我坦坦荡荡的道:“前宋朝之时,忒没真兴兵以攻,五十余年方克下。一则忒没真低估了中原韧性,反之,赵宋也未正视忒没真的侵略之实”。

  朱翊钧饶有兴趣的道:“哦!那与你的作为有何关系?”

  我拱手道:“启禀圣上!而今不同于赵宋时,鞑靼人没有了忒没真那样的盖世英豪。却又同于赵宋时,盖因女真人已取而代之,成为草原最大隐患!”

  张四维接口叫道:“大胆孙启蓝!你是借赵宋暗讽我大明要亡国么?”

  我冷笑一声,斜睨着张四维道:“我在前线杀尽十数万外寇时,你却在家里暗算功臣,若我这算是暗讽,那你岂不是公然作乱造反么?”

  张四维气道:“你!血口喷人!是何居心?”

  朱翊钧心烦,连声道:“张爱卿,你且住口,让孙爱卿继续说。是非曲直,朕心里有数。”

  张四维无语,只能拱手领旨,却是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心道,如果瞪人就能杀死对方的话,我马上去练一双火眼金睛!

  却是不理会他,继续说道:“如今女真人在关外,渐成气候,日益强大,臣此次前出征战,多曾派人深入女真人内部调研。发现近年来,女真人内部多曾涌现年轻俊杰,臣分外惊心!”

  说着,前踏一步,抬头道:“臣之所以出恶招,主要考虑,要从心理、从根子上遏制女真人。为臣此举,是要在女真人心理扎下一根刺,让他们看见断臂者,就想到大明朝!”

  这句话可谓振聋发聩,我清晰的听到旁边官员咽口水的声音。我却不管这个,继续朗声道:“变勇士为废人,也是挫败地方锐气。同时,臣也是为边疆百姓平气。女真人劫掠之后,寸草不留,臣此举,也是在百姓心中壮我大明国威!”

  最后,我拱手道:“臣以上所言,句句肺腑,请圣上明察!”

  朱翊钧坐在龙椅上,望向下面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同龄的年轻人,忽然心中有一丝嫉妒,是的,就是嫉妒!

  如果......如果我也能这样做自己想做的事,那该多好啊!

  朱翊钧在心里如是说道,可是如果,终归是如果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