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孕气来袭:总裁强势宠 > 第94章 这叫识趣吗
  去到床旁,她首先躲进被窝里,利索地让自己变得光溜溜的,然后看向他,一副快来蹂、躏吧的样子。

  他想发笑,“你这样叫识趣吗?”

  “不是吗,难道我被你五花大绑地扔上来,才算是识趣。”

  他勾了勾唇,然后张开手臂,“帮我解衣物。”

  “全部?”

  “你有本事不解衣服,也能做这种事情的话,那也可以不解。”

  陌漓脸额有点发热,解依物还可以,可裤子……?

  但是她还是没有多想,一个扑倒,就把他压了下去,然后快速地拉过被子,把两个人都蒙住了。

  被窝顿时变化出各种古怪形状,而且还传来古怪的声音。

  “啊,严浚远,这是什么!”

  “我全身上下只有那么丁点地方,你说是什么”

  “啊,你别乱动!”

  某男人的声音有些压抑,“我不动,天亮你都还没脱完。”

  很快,被窝里没有声音了。

  因为陌漓被反扑了。而她又躺得直直的,像看报纸一样。

  看见她这种千篇一律的模样,他变得像泄气的气球,“你都成别人妻子了,难道就不能学习一下如何取悦丈夫?”

  “我和你签协议的时候,明明是没写这一条的。”

  “可在那次奶奶摔跤的打赌中你输了,你答应无条件服从丈夫的一切要求……一切要求,你懂的,不是吗?”

  陌漓顿时无话可说,“行,下次一定改正,行了不?”

  “不行!”某人的声音不可置疑,“现在就改。”

  她羞涩中带着无奈,“可我真不懂呀!”

  “我教你……”被窝的形状被乱动着,“这样……这样,懂了不?”

  “啊……”陌漓的声音更加尖了,“你不能这么坏!”

  严浚远压着声音,“别叫!你是不是想楼上楼下的人都来拍门?”

  她顿时闭嘴了,但还是小声问,“你到底是不是有过很多女人?为什么这么会?”

  “这个时候你怎么玩这种游戏?这跟‘我和你妈掉下水救谁’的问题不是差不多吗,无论男人答什么女人都会认为是假的。”

  “好吧,不问。”

  “那赶紧实践。”

  被窝里的陌漓深吸了口气,然后豁出去了。行,做事做重点,这个时候也来重点。

  她在被窝里对着严浚远上下其手,胡乱摸一通。

  “你……”严浚远闷了一声,“你能不能别乱来。”

  “你怎么这么难侍候?不是让我好好取悦你吗?”

  “那也不是这样来的。”

  “我觉得直接来重点,可以让你少废话。”

  接着严浚远某个地方又被被窝里的人胡乱抓了一下。

  他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一个翻身,紧紧地将她压下,“这么笨,还是我来吧!”

  接着被窝里开始传来各种声音,爱昧的、求饶的、抗-议的,在温馨的卧室里显得搞笑又爱昧。

  ……

  办公室里。

  严浚远和严琴在通话,“姑姑,想请你帮个忙。”

  严琴声音慈和,“家人之间说什么帮忙的,什么事尽管说就是了。”

  “姑姑新开的子公司应该还没有给职员买团体险吧,我想姑姑通过阿璃来买。”

  “可以。”

  “但希望姑姑不要亲自出面,吩咐下面的人去办这事就行。”

  严琴笑了,“看来我的侄子还真是懂得体贴老婆,为了避免她不高兴,做事都是瞒着她。”

  “这个时代,疼老婆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那说明她想做自立更新的女人,是好事。”

  “姑姑你也觉得她好吗?”

  严琴很喜欢的样子,“好,当然很好。只是妈的思想比较固执而已。”

  “谢谢姑姑支持我们。”

  “姑姑也希望你能找到好妻子。”

  “感谢您。那这事就摆脱你了。”严浚远放下电话,觉得心情舒畅。

  姑姑的子公司这么多员工,陌漓做成了这个大单子,肯定得最优秀新人奖,这样她会晋升得特别快。

  而且这个姑姑做事,他也放心。因为姑姑是他从小就很尊重的人,也是他一家的恩人。

  他记得父亲说过,在父亲才10多岁的时候,有一次遇上一件突发事故,一个花盆不知怎么就掉下来了,当时父亲毫不不知情。幸亏当时在旁边的姑姑一把就将父亲推开了,而花盆掉在了姑姑的头部上,姑姑住院了好些天。

  而那时候姑姑还不是严家的人,她只是一个孤儿而已。碰巧出现在那里。

  奶奶和爷爷很欣赏姑姑的人格品质,也感谢她的救子之恩,而且因为严家没有女儿,所以就把姑姑收为了义女,姑姑从此在严家生活。

  姑姑进了严家后一直很乖巧,对奶奶爷爷很尊重,对他的父亲也很好。而且还很上进,很努力。长大以后还进了爷爷奶奶一手创办的公司帮忙。

  这几年来,父亲和母亲在国外,而老夫人又老了,姑姑一手把整个集团的事情都接了下来,整治得十分好。

  姑姑也嫁了个好丈夫,就是可惜夫妻俩没能剩下孩子。没有孩子的他们更是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事业上,这不,最近又开子公司了。

  所以严浚远才不用接手家族事业,而是从开创了自己的新事业。

  一直以来他都感谢姑姑对父亲的救命之恩,也感谢姑姑夫妻对家族事业的付出。从而对这位姑姑很尊敬也很信任。

  而严琴放下电话后,握着笔的手在桌面上深沉地敲了几下,彷佛在思虑着什么。

  然后她给陌漓打了个电话,“阿璃,今晚有空吗,我想和你见个面。”

  “好的。”

  …

  晚上,陌漓和严琴一起吃饭。

  “姑姑,你找我有事吗?”

  严琴给她盛了一勺汤,笑着,“的确是有点事。”

  陌漓赶紧接过她的汤勺,“姑姑,这种事情应该是晚辈为长辈做才对。”

  “别这么客气。”严琴不在乎一笑,“我从来不讲究这些的,我离汤比较近,就由我来了。”

  陌漓觉得这个姑姑这是太亲切,太好相处了。

  “阿璃呀,浚远拜托了我一件事。还不让我我告诉你。”

  “什么事?”

  “他呀,让我新开的子公司全体职员在你那买保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