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 > 生日宴,谁在给谁玩难堪
  开会之前,其实董事会已经获得了风声,听说明伦集团机密策划案被人偷偷卖了出去,导致明伦损失严重。

  萧潇进来时,会议厅里还是一片议论纷纷,直到秘书推开门,萧潇迈步走进来,会议室这才彻底的安静下来。

  自从入主唐氏,萧潇的脸色一直都很寡淡,很少见她神情凝重过,但这次却是真的寒到了极点,唐伊诺离她那么远,甚至还能感受到萧潇周身散发而出的冷意。

  明伦重大企划案一般在运行前都会经过高层人员一致裁决,所以泄密者,若不是高层团队,就必定是董事会植。

  这本是明伦家务事,但问题的关键是,唐氏新做出的企划案竟然和明伦极其相似,甚至在报价单上只比明伦低了一个百分点。

  早晨,明伦时任董事长贺连擎亲自给萧潇打了一通电话,指责唐氏涉嫌恶意剽窃企划案,明伦对此绝对不会听之任之。

  董事会对于唐氏剽窃企划案议论纷纷,因为一时半刻也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所以谈话焦点全都围绕在了如何善后的问题上。

  萧潇责令相关部门立刻重做企划案,时间压缩到四天,另外绝不姑息剽窃参与者堕。

  在那间偌大的会议室里,萧潇坐在主位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董事会成员,抬起手指敲了敲桌面:“都说说吧,这事准备怎么解决?”

  有人说:“目前最要紧的,还是先跟明伦董事长见一面,这事不宜闹的人尽皆知,否则只会让唐氏声名扫地。”

  亦有人说:“这事要彻查,绝对不能姑息养奸,放任这种人在公司里,只会后患无穷。”

  萧潇思忖片刻,目光扫向一直不发话的唐二爷:“副董怎么看?”

  唐二爷语气平平:“想必董事长心里已经有主意了,我就不班门弄斧,瞎掺合了,一切由董事长说了算,我没想法,也没任何意见。”

  唐二爷有情绪,所有人都听出来了,自从萧潇查办他的亲信,唐二爷心里自此就埋下了一根刺,近段时间召开会议,唐二爷多是这样的神态和语气,明显是心结已生。

  萧潇笑了笑:“既然副董没意见,那就会议结束请监察部门过来一趟吧,所有参与企划案的员工和高层全都要予以配合,接受盘问和调查。”

  闻言,不仅唐二爷愣了,就连唐婉和唐伊诺也是皱了眉,已有唐家成员率先开口问:“我们也要接受调查?”

  萧潇直视那名唐家成员,对方对视不到几秒钟,就在萧潇的眼睛逼视下移开了眸子,是畏惧,也是不敢。

  唐婉敢。

  “你连我们也怀疑?”唐婉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

  萧潇扫了一眼唐婉,声调淡的不能再淡了:“不是怀疑,是为了尽快查明事实真相。”

  也就是这天上午,监察部彻查此事,搬走了多位高层的电脑和相关文件,唐二爷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眼神冰冷的注视着监察部到访,他在心里接连斥骂了好几声“唐妫”,实在是太气了,以至于手指直发颤。

  简直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唐婉的电脑更是被送到了专业人士那里,检查历史邮件记录,不仅仅是她一个人,其中还包括唐伊诺和企划案高层团队。

  办公室里,黄宛之问萧潇:“如果监察部也查不出来呢?”

  “那就请公安部门介入。”萧潇淡漠的说。

  公司有老鼠打洞,总要先找到那只老鼠,或消灭老鼠,或直接堵死老鼠洞,断了它所有的活路,生生饿死它,否则公司只会被越掏越空。

  这是唐氏最兵荒马乱的一天,唐氏理亏在先,萧潇让秘书联系贺连擎,原本打算中午请他吃饭赔罪,但被贺连擎的秘书给婉拒了,说他们董事长中午已经约了客户一起吃饭。

  萧潇下午亲自打了一通电话给贺连擎,话语不多,只有寥寥数语,这通电话直接打给贺连擎,贺连擎是不能不给面子的,于是同意晚上一起吃饭,萧潇那时候又怎会知道,这天晚上她的处境并不好过。

  是在楽府设的宴,萧潇去了之后,看到满堂宾客,看到那块几层高的大蛋糕,眉头尚未皱起,已让张婧去查:“谁的生日?”

  张婧的回复来的很快:“江安琪。”

  楽府是博达旗下最出名的餐饮食府,来这里的人多是达官显贵,或是名流高管,贺连擎在博达的地盘上,设宴给傅寒声的“前女友”过生日,昭显恩爱,无疑是在给傅寒声玩难堪,可问题的关键是,傅寒声不在这里,所谓眼不见为净,傅寒声又哪里来的难堪可言?

  萧潇忍住皱眉的冲动,低声吩咐张婧:“找最近的珠宝行,立刻买一套首饰过来。”既然来了,总不能空手入场。

  若是以往,张婧或许会心有不甘,直言她们是来见贺连擎,何必讨好江安琪。但现在不一样了,张婧打了四个月交际应酬,早已心思玲珑,对于一个商人来说,当你有求于人时,就必须率先放下自己,如今只是讨好......

  张婧是这么想的,出门时,却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到底,任她怎么想,也绝对想不到有一天她竟然会出门给江安琪买礼物,而理由只是为了间接示好贺连擎。

  这边张婧前脚刚离开,楽府负责人就带着几个人从设宴厅里走了出来,离远看到萧潇,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太太,您怎么来了?”

  还不等萧潇说话,贺连擎的声音已从宴厅门口传了过来,他笑着叫:“萧董——”

  楽府负责人眼见萧潇跟贺连擎一起走进了设宴听,皱着眉走回办公室,直接打了一通电话给傅寒声:“傅董,贺连擎在楽府设宴,已经听从您的吩咐,一切按最高规格置办,想不风光无限都难。”

  楽府负责人想的是,反正贺连擎花钱,楽府收钱,至于他们老板丢人难堪倒也称不上,赚钱倒是真的。

  傅寒声还在办公室里办公,实在是忙,“嗯”了一声,正准备挂电话,下属又有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傅董,我刚才在楽府见到了太太,眼见太太和贺连擎一起进了设宴厅,觉得有必要把这事报给您知道。”

  傅寒声停了笔,也皱了眉:“太太在楽府?”还和贺连擎在一起?这话傅寒声没问,但已经下意识起身了。

  “在。”

  下属声音终止在傅寒声的挂机声里,傅寒声挂断电话后,一边往外走,一边打电话给高彦:“太太去哪儿了?”

  “楽府。”高彦还有些稀里糊涂的,他听出老板言语不善,但却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马上去设宴厅,我没到之前不许离开。”说完这话,周毅迎面走来,手里还拿着文件,见傅寒声似是要外出,讶异道:“傅董,您这是......”

  声音已被傅寒声不耐烦打断:“备车。”

  是一种默契,周毅虽摸不懂傅寒声的心思,却习惯接受并在第一时间内执行任务,听了傅寒声的话,已掏出手机在最快的时间内安排好了车辆,直到周毅跟随傅寒声一起坐上车,听到老板道出“楽府”两个字,这才知道老板的目的地。

  作为一个事事通,周毅自然知道今夜贺连擎会在楽府设宴,女主角比较特别,是老板之前的绯闻女友。贺连擎想给老板难堪,偏偏老板不以为意,甚至让楽府全力配合贺连擎置办生日宴,有钱砸进门,楽府也好,博达也罢,没有拒钱不收的道理。

  直到走进楽府设宴厅,周毅才知道自己想错了,原来......原来老板抛下工作来这里,仅是因为他们傅太太在这里,难怪——

  傅寒声来的正是时候,若是再差上几分钟,他怕是要暴跳如雷,怕是要大发雷霆。

  贺连擎在为难萧潇,当着所有宾客的面,正在给萧潇难堪。

  这晚,还不等张婧买礼物回来,贺连擎就已经开始发难了,他搂着强撑微笑,明显面对萧潇有点尴尬的江安琪,对萧潇笑着说:“萧董,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今天安琪过生日,你总要有所表示才行。”

  “我也是今晚才知道江小姐过生日,下属已经去买礼物了......”

  贺连擎摆手打断了萧潇的话:“诶,礼物多俗气啊!听说萧董谈得一手好钢琴,如果萧董肯赏光助助兴,我们安琪也算是锦上添花了。”

  萧潇嘴角有笑,但眼眸却是冰冷一片。

  贺连擎拿准唐氏“有错在先”,所以才敢这么贬低萧潇。人前助兴弹钢琴,本不算什么,就算萧潇是唐氏董事长也没什么,可问题的关键是萧潇要助兴的那个人可不是别人,而是江安琪。

  她是傅寒声的妻,江安琪好歹当过傅寒声的绯闻女友,哪有妻子给“前女友”表演节目助兴的?

  围观宾客都做好了看笑话的准备,本来萧潇参加江安琪生日宴就已经让他们感到惊讶了,现如今贺连擎竟丝毫不给唐氏董事长面子,场面似乎越来越精彩了。

  确实是很精彩,因为一片喧哗声起,萧潇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身体已经被一具温暖的怀抱所接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