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阴阳旧事 > 第三十章 拦路老鬼
  这声音不大,但对我而言,却像是在耳边响起个炸雷。

  顺着声音看去,就见一个精瘦的老头从阴暗处走了出来。

  这老头穿着倒是干净,衣着严整,像是早年间的村干部。只是一双细眼里神光闪烁不定,看上去十分的惹人讨厌。

  一见这老头,我心里先打了个突。

  最初遇到桑岚的时候,我曾因为避雨,到过一个叫做‘槐园村’的所在。

  过后得知,那却是在百年老槐树下的南柯一梦。

  因为这段经历,我对老头说的‘城河镇’倒不怎么觉得古怪,要知道那陵园本就是挨着护城河的。

  让我心里没底的是,这老头居然一语道破,我们三人是逾越阴阳前来的‘异乡人’!

  这让我不禁怀疑老头的身份,难道他也和我们一样,不属于这个世界?

  要知道活人到阴间办事,我绝非是头一个,诸多阴阳行当的前辈,都是有这样的神通的。

  很快,这个想法就被我否定了。

  因为,我发现鬼火的映照下,这老头脚边模模糊糊有着一个影子。

  按说在这种地方,如此昏暗混沌的情形下,是很少会在意影子的。我却因为先前在狄家老宅的经历知道,影子是可以作为一种评判事物的标准。在不属于活人的世界里,活人是没有影子的,有影子的倒是当地的‘土著’了。

  这老头不是人,是鬼。他能一语道破我们的来历,想来也绝不是普通的鬼魂,而是有一定年头的老鬼了。

  我平定了一下心神,朝老鬼抱了抱拳,“您好,请问老先生怎么称呼?”

  老鬼微微一笑,干脆的说:“我就是这城河镇的人,本地人。”

  见他没有追问的意思,我自然不会主动提起‘我们的来历’这种敏感话题。

  可不说这个,跟这像是凭空冒出来的老头之间,似乎也没旁的话题。

  孙屠子估摸是见这老鬼还算和善,忍不住脱口问:

  “老人家,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大胡子来这儿?”

  “大胡子?”老鬼眯起的细眼中,眼珠缓缓转了转,忽然叹了口气,“唉,原来你们是来找他的。那大胡子我倒还真见过,只是这会儿……唉,恐怕就算你们找到他,也不能带他回去了。”

  “老人家,你真的见过他?他人呢?去哪儿了?”孙禄急着问。

  老鬼摇着头又叹了口气,再开口,话却不是味儿了:

  “你们远道而来,为的是寻人,按说我是应该与人为善的,只是人活在世,要为生计奔波劳碌,做了鬼又何尝不是如此?我这实在是抽不开身啊。”

  孙屠子不是傻子,见他话里有话,边说还边往我们几个身上衣兜里些瞥,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小声对我抱怨:

  “这阴间的鬼,怎么比活人还现实?这摆明是要拿钱才肯办事啊。”

  “就你话多!”我狠瞪了他一眼。

  孙禄瘪了瘪嘴,有些没底气的问:“那现在咱咋办?不搭理他,自己找人?”

  我暗暗摇头,心说:这老鬼既然有本事一眼看破我们的来路,哪是能轻易打发的。我们在这里算是两眼一抹黑,就算不想让他‘帮忙’,也不敢轻易得罪了他,否则指不定会惹来怎样的麻烦呢。

  这时,白晶扯了扯我的衣角,小声对我说:“我包里还有两万块钱,要不先拿去用?这虽然不是……不是冥纸,但算起来,总要比冥币值钱吧?”

  “闭嘴吧你!”我心中暗骂,还以为多了个得力助手,没想到还是个猪一样的队友。

  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给这按不住钱袋的‘富婆’提个醒,于是低声对她说:

  “你以为这是出国旅游呢?还能给他们RM币,让他们自己去银行兑换?你给我捂紧了腰包,千万别遗漏什么在这儿,不然后果自负!”

  就在我们相互嘀咕的当口,老鬼再次开口,语调却变得冰冷起来:

  “年轻人,你们莫非都是空着手来的?这么说来,你们不是循法前来的阴阳先生,而是擅自逾越法度咯!”

  孙屠子暗叫不妙:“这特么又是个翻脸比翻书快的家伙。”

  和他不同,听老鬼口气中明显带着威胁,我心里倒是落定了一些。

  面前这老家伙,多半只是做鬼久了,又或是生前道听途说过一些阴阳先生到阴间行事的事迹。

  对于城河镇来说,我们三个自然是来的突兀,也就难怪他会一语道破我们是‘初到贵地’。

  他摆明了是想从我们身上得些好处,我倒还真不怕这样的角色,能惹出多大的乱子。

  见我们还没有‘表示’的意思,老鬼的脸色更加阴冷,就好像不给他好处,他就能把我们活吃了似的。

  我看的心里来气,正要发作,突然感觉一团毛茸茸的事物在我手上蹭了蹭。

  没等我低头看,手里竟一下多了一些东西。

  单是通过手感,我便摸出手里多的是什么了,当下心中大奇,低头一看,却见肉松正挨在我腿旁,抬着头巴巴的看着我。

  而我原本空无一物的手上,这会儿居然多出了厚厚一沓纸钞!

  孙禄并没有看到这‘钱’的来历,但见我手里有‘钱’,反应过来‘啧’一声:

  “你不说没钱了嘛,原来还留了一手。我真服你了,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动这小心眼干嘛啊。赶紧把钱给老丫的,先找到窦大胡子为重。”

  “这钱是哪儿来的?”

  我心里犹疑不定,但见那老鬼脸色越发阴森,老脸都变得青嘘嘘的露出了鬼相,当下一咬牙,勉强挤出个笑脸,把手里的纸钞递了过去。

  老鬼把钱接过去,脸色顿时缓和了许多,却又斜睨着我,不阴不阳的说:

  “即便是有钱能使鬼推磨,那也得看给多少啊。”

  我不由皱眉,老东西还真来劲了。

  我本来也不是什么好脾气,见老鬼贪得无厌,便懒得再和他纠缠。

  但就在这时,我忽然又觉得手掌边缘有些发痒。

  这次我忙低头查看,却是当场目瞪口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