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灵气逼人 > 第一百零五章 头太铁
  “傻瓜”二字出口,九号训练场陷入一片诡异的死寂。

  只有角落里不知从哪飞来几只乌鸦,“呱啦,呱啦”地叫着。

  云从虎面无表情,一副非常冷静的模样。

  却无法遏制自己脑门上,一股金色的泉水喷涌而出。

  “啥情况?”

  楚歌微微皱眉,心里说,“这年头的强者都不行啊,心理素质这么差,一言不和,就震惊个什么劲儿?”

  略显尴尬的气氛,足足僵持了半分钟,云从虎才深吸一口气,向楚歌招手:“楚歌同学,借一步说话。”

  在雷三炮略显诧异的注视下,云从虎也像刚才的关山重一样,把楚歌拉到角落里,促膝谈心。

  “所以说,楚歌同学,你就是猥琐?”云从虎很和蔼地问道。

  “不是,怎么连您都问这样奇怪的问题,我哪里猥琐了?”楚歌哭笑不得。

  “我是说,你是否在天骄争霸战的虚拟战斗中,练了好几个账号,而且表现都非常不错?”

  云从虎自知失言,换了个问法,问题一出口,就自己打断,“算了算了,关山重那个山大王最狡猾,连他都对你发出邀请,这个问题根本多余,楚歌同学,你该不会已经答应他了吧?”

  云从虎有些紧张地看着楚歌。

  “当然不会,我和虎哥有言在先,当然要先看看您这边的情况再说,而且这么重要的事情,决定我的前途命运,肯定要反复斟酌,好好考虑一下啊!”

  说起来,楚歌还真是挺纠结的。

  当王牌红头盔,可以奋战在各种灾难现场,从熊熊燃烧的学校中拯救女学生和女老师,从即将崩塌的大厦中拯救女职员,整天呼啸于大街小巷之间,被万千女市民爱慕和崇拜。

  成为地球军的一员,有朝一日去异界开疆辟土,却可以第一时间吞噬大把修仙者和魔法师的震惊当这些家伙看到自己驾驭着万千钢铁巨兽隆隆冲过去,肯定很震惊的吧?

  所以说,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还真是艰难的抉择。

  “没答应就好。”

  云从虎稍稍松了口气,沉吟片刻,也不急着纠缠楚歌怎么选择这件事,先从怀中摸出一张金卡递过去,“首先,这是有人托我转交给你,先说明白,我只是当个中间人,连和事佬都不算,你愿意收就收,不愿意就还给我,怎么样都可以;其次,我要代表红盔部队,为我们的反应迟钝,向你郑重道歉,希望这件事不会影响你对红盔部队的观感,导致你做出冲动的选择,我可以保证,当事人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银行的不记名现金卡?”

  楚歌接过卡片,翻来覆去看了半天,虽然不知道里面的金额,但从沉甸甸的材质和仿佛镶嵌在卡片中央的华丽图案就能看出,这张金卡价值不菲。

  这令他愈发糊涂,“您为什么要代表红盔部队道歉,什么叫反应迟钝?”

  “还不就是你在金昌大厦崩塌事故中,痛殴异火少年的事情,我还以为这件事早就解决,没想到对方如此疯狂又如此愚蠢,竟然死缠烂打到这种程度!”

  云从虎把脸一沉,压抑怒火道,“这张金卡里有随时可以提取的现金五十万元,是鑫隆长途运输集团的董事长宁大虎送给你的赔偿金,他当然知道光凭这点小钱,不足以弥补你在金昌大厦崩塌事故中受到身体和心灵的一切伤害,只是表明自己的诚意,无论你还有什么条件,随便提。

  “哦,对了,宁大虎就是那个异火少年的父亲,这家鑫隆长途运输集团的规模不小,在灵山市,他也算是一号人物。”

  云从虎还以为楚歌对当天的事情仍旧稀里糊涂,所以耐心解释。

  “等等”

  楚歌的确糊涂,却是因为事情太诡异了,“这个宁大虎……他的儿子被我揍得爹妈都不认识,他都不怀恨在心,想办法报复,反而送我五十万赔偿金,为什么?”

  “因为,他想要你签署谅解协议书啊!”

  云从虎冷笑道,“他的儿子宁追云,就是那个异火少年,小命还悬在半空中,非法修炼引发大楼崩塌,导致严重伤亡这种事可大可小,往小里说,这小子事先的确不知情,而且灵脉爆发是不可预测的随机事件,即便他没有选择金昌大厦修炼,说不定过几天灵气积郁,大厦仍会崩塌,所以,往意外事故上靠也行,判个七八年,不超过十年,再上下运作一下,坐个三五年牢出来,这种可能性是存在。

  “但往大里说,灵气复苏初期,联盟对于失控觉醒者非常警惕,特别是灵山市这种灵潮爆发的地方,杀一儆百,按照危害公共安全来判,那就严重了,判个二三十年甚至无期徒刑,一辈子都毁了。

  “说到底,灵气复苏是个新生事物,法律界还没有太多先例,活动空间很大,从几年到无期徒刑,这么大的差距,方方面面的因素,都会成为影响判决的重要砝码,特别是受害者是否谅解,你说,宁家人能不上下活动吗?”

  楚歌听得连连点头,

  但又隐隐觉得,越来越不对了。

  “不单是你,包括所有受害者,无论是死伤的还是房屋被毁的,都得到了宁家的补偿,绝大多数没有闹出人命的家庭,在满足了条件之后,都签了谅解书。”

  云从虎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楚歌同学,你别怪我市侩,这种事我见得多了,虽然俗话都说人命关天,生命无价,但我们搞灾害救援的再清楚不过,每一条生命都有相应的价码,很多时候,只是价格高低的问题。

  “特别是那些只受了轻伤,房屋被毁的家庭,宁大虎高价赔偿他们,承诺到时候给他们安排新的,更大更豪华的住宅,他们也就选择了谅解。

  “当然,每个人都应该遵从本心,做出自己的选择,我和这个宁大虎原先根本不认识,只是朋友托朋友,吃了他一顿饭,帮他带这张卡而已,我绝不会干扰你的决定,你不愿意原谅那个人渣,我把金卡还给宁大虎,就这么简单。”

  楚歌不是生活在童话故事里的王子,当然知道社会的无奈和人性的复杂,生命无价,呵呵,这种话也只能写在故事里,骗骗小孩子。

  所以,他很能理解那些受害者选择谅解的立场,比方说燕子和燕子妈妈,如果选择谅解就能得到一个新家和一大笔赔偿金,楚歌又有什么立场反对?

  不过,现在根本不是谅解不谅解的问题,而是,整件事,根本说不通啊!

  “虎哥,我谅解不谅解那小子先不提,就是说,那小子的父亲姿态放得很低,已经举手投降,是真心实意要解决问题?”楚歌挠头,脑中乱作一团,发现整件事矛盾重重。

  “当然,这件事不但关系到他儿子的小命,还关系到他家奋斗了三代的鑫隆长途运输集团,倘若他不愿意妥善解决,给受害者一个满意的赔偿,你以为,这个长途运输集团还开得下去?”

  云从虎眼底精芒一闪,冷冷道,“开长途运输公司,少不了有大量货仓,要格外注意防火防灾工作,上路的车辆里,也有可能夹带易燃易爆的危险品这些都是我们红盔部队的管辖范围,子不教,父之过,他儿子这样侮辱红盔部队的英雄,难道他这个当爹的不用负责任?这样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平时的防火防灾工作,肯定也搞得一塌糊涂,不好好检查怎么行?”

  楚歌明白了。

  却也愈发糊涂。

  “对啊,宁家人的小命还有家族企业的前途都攥在别人掌心,就应该躺下装死,任人宰割,摆出最有诚意的态度去恳求原谅,哪怕真的怀恨在心,也完全可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根本没理由选择这时候急吼吼地报复头太铁了吧?”楚歌喃喃自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