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七百一十四章 两个世界
  浓重的秋意笼罩了唐凌的内心二十七天。

  从山上下来,转瞬,既入冬。

  其实冬季很好,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代表着一个轮回的结束,唐凌有些累了,内心充满了完结感。

  这并非他不坚强,只是他还没有坚强到在如此孤独的世界,每天都看着心爱的人一点一点衰弱下去,再坦然的迎接她的死亡。

  这种痛苦,甚至大过失去婆婆和妹妹的那一晚,唐凌无法再承受第二次。

  眼神空洞,脚步也有些飘忽,唐凌直接回到了屋中。

  他做不了别的事情,在这个时候只能守在彼岸的身旁,最后的时间软弱一些,也不算有错。

  唐凌的手指停在了某张歌碟上,他抽出了这张被称之为CD的东西,放入了搬到彼岸房间的音响当中。

  略微有些哀伤的前奏响起,很好,至少掩盖住了彼岸一声弱于一声,间隔一次长于一次的呼吸声。

  唐凌坐在了彼岸床边,摊开日记本。

  【第二十八天,雨】

  我带着她来了,然后她沉睡在了这一天,我被绝望所吞没。一切结束。

  接着,唐凌扔下了手中的笔,合上了日记本。

  这句话就是他和彼岸最后的痕迹,前提是如果有后来者的话。

  窗帘不知疲惫的,依旧飘动着。

  窗外是蒙蒙的细雨,从唐凌下山后,就一直飘到现在,带来了一阵让人猝不及防的寒意,也让唐凌的头发和衣衫都带着潮意。

  可谁还会在乎这些?

  岸边的树茂盛,似夏,远处湖面漂浮的些许黄叶,似秋。拉过彼岸的手,唐凌低头沉静的模样,似冬。

  这就是最后了吧。

  歌声在这个时候,来回的在房间中回荡:

  “如果伤感比快乐更深,

  但愿我一样伴你行。

  当抬头迎面总有密云,

  只要认得你再没有遗憾。”

  唐凌点上一支烟,似乎回到了黑暗之港初识的那个夜晚,在那一刻,他掀开了她的面纱....

  “如果苦笑比眼泪更真,

  但愿笑声像一滴滴吻。

  如明日好景忽远忽近,

  仍愿抱着这份情没疑问。”

  烟雾升腾中,唐凌眯起了眼睛,他此时好像又站在了黑暗之港沿海那条美丽的路上,彼岸和他擦肩而过,发丝划过他的脸...

  但下一瞬,她又出现了,出现在他和唐龙的生死擂台,当他睁开双眼时,嘴角是彼岸的唇上的温度...

  “任面前时代再低气温,

  多么的庆幸长夜无需一个人。

  任未来存在哪个可能,

  和你亦是最后那对变更。

  唯愿在剩余光线面前,

  留下两眼为见你一面。

  仍然能相拥才不怕骤变,

  但怕思念。

  唯愿会及时拥抱入眠,

  留住这世上最暖一面。

  茫茫人海取暖度过,

  最冷一天。”

  ‘嘭’,唐凌叼着烟,头轻轻的靠在了墙边,一直以为回忆不多,只是情深。

  原来回忆也不少,纷纷扰扰在心中,不是悲伤,只是恍惚。恍惚到所有的回忆竟然开始交错。

  一会儿仿佛是回到了年少时,和姗姗相依为命的时光,她在自己的背上,在自己的怀中,蹭着自己的耳鬓,喊着‘哥哥’,一会儿又是彼岸看着自己的眼眸,眼中尽是爱慕依恋,温柔而浅淡的笑着...

  在这个时候,唐凌的思维有些混乱,只是觉得一生不长,其实一直都在和彼岸交错,从儿时,到此时,青梅竹马,乱世相依,生死与共。

  “任面前时代再低气温,多么的庆幸长夜无需一个人。”唐凌的眼眶有些胀痛,但是没有眼泪,他终于低和着歌声,终于还是趴在了彼岸的身边,就像来这里的第一夜,将头埋在了彼岸的发颈间。

  只是那一夜,彼岸的身体还那么温暖,到了这个时候,冰凉到让人绝望。

  唐凌闭上眼,泪水安静的流,压抑已久的悲伤让他忽然就喘不过气,只能握紧彼岸的手,等待着最后的一刻...

  尽管歌声在不停的回荡,一切却有一种沉到最底的死寂感。

  唐凌昏昏沉沉,恍恍惚惚,似乎又看见了梦中的画面。

  “不,哥哥,你骗我。”姗姗转头,苍白的小脸,一步一步的后退,手中是那一朵虚假的四色绒英。

  “它们,飞不了多远。它们太弱小了,就像我...”姗姗凄凉的笑了:“只能永远的留在聚居地吧?”

  狂风袭来,一下子卷起了姗姗小小的身体。

  “不!”无论梦到过一百次,上千次,唐凌永远不能接受这样的画面,他伸出了手,想要抓住姗姗。

  在风中,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了他,他抬头,看见了彼岸,她身上穿着姗姗的衣服,就像姗姗被风吹了回来,瞬间长大。

  她的目光温暖,带着对自己深深的依恋和爱慕。

  “唐凌...”她笑着喊着唐凌的名字,然后落地,轻轻拥抱唐凌,蹭着唐凌的耳鬓:“哥哥...”

  唐凌微微愣住,然后猛地用力抱紧。

  “哥哥,你要送我一朵真的四色绒英吗?这样的四色绒英,会飞得很远吗?”彼岸靠在了唐凌的肩头。

  “我...”唐凌想起来了,他的确一直在雕琢一朵四色绒英,只是到现在都没有完成。

  他永远都有做不完的事情,一场又一场的战斗。

  他忽然就想起了曾经幸存者日记里的那一句话‘我才发现我原来都没有和你一起淋过雨,而如果没有这场绝望,在我有生之年又会不会想起来和你做这样一件事情呢?’

  而自己不是一样,为什么到最后也没有送出那一件礼物?!

  唐凌松开彼岸,他开始有些慌乱的寻找,想要找到那一朵未完成的四色绒英。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