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数据废土 > 第八百节 辞别
  世间万物永远是平衡的,两个人在一起时有多甜蜜,分开时就有多痛苦,有多少如胶似漆,就有多少撕心裂肺

  陈兴感觉自己浑身血淋淋的,伤口反复撕开愈合,已经到了快要崩溃的地步。

  他喝了一整天的酒,太阳快下山时才跌跌撞撞地回到自己的宅子。

  夕阳下,一道瘦长的身影站在宅子的大门旁,地上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陈兴第一眼看去有些眼熟,第二眼就认出了对方。

  “大鼠,你怎么来了!”

  陈兴有些意外,上前搭住对方的肩膀,“怎么,知道我心情不好,特意回来陪我喝酒啊。”

  这个瘦长的男人,正是前雷光团,现远征军第二精锐战团团长大鼠。

  在上一世,大鼠是继火咀轰雷之后,铁诺心目中延续雷光团精神最合适的人选,同时他在团里也是负责扛旗的战旗官。用贵族继承法理解,就是雷光团第三顺位继承人。

  大鼠的性格没有其他几位那么火爆,处事和睦,一直在团队中充当润滑剂的角色。

  这也许就是铁诺看重他的原因,因为他们这群大头兵脾气太急,需要有人调和。以前充当这个角色的是沈光明,后来则是大鼠。

  大鼠犹豫了几秒,大概初衷并不是来找陈兴喝酒的,但还是用力地点了下头,“嗯!”

  “到家里喝还是去外面找个小酒吧?”陈兴问道。虽然他们现在身份已经随着打下银爪公国水涨船高,小酒吧的档次对他们来说已经有点儿低了,但陈兴担心大鼠还没习惯这种转变。

  喝酒,就是要找个能放得开的环境。

  “去外面吧。”

  一是段时间后,两人乘坐出租车来到巨蜥城北面的平民区,随便找了闹哄哄的小酒吧,坐下喝酒。

  “来!”

  “喝!”

  “干了!”

  今天的大鼠格外的安静,陪着陈兴一杯杯地干下去,一句话没说。

  人心情不好的时候,不想说话,却又忍受不了孤独。这时候就希望身边能有个人陪着,能理解自己心中的苦,却又不会轻易触碰伤口。

  你不说,他不问,这就是兄弟。

  但陈兴知道,大鼠心里有事儿。只是见他这样子,不想扫他的兴。

  两瓶廉价的朗姆酒下肚,陈兴开口了,“说吧,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儿?”

  “没事儿,就是想见见老大,喝喝酒。”大鼠故作轻松地说着,又叫来两瓶酒,拔掉塞子,给陈兴倒上。

  然而,大鼠眼中的黯淡却逃不过陈兴的眼睛。

  “不,你有事儿!”陈兴抓着大鼠的手腕。

  “真的没……”

  “那就喝!”

  两人一直喝到下半夜,喝了七八瓶朗姆酒。这个酒度数不算特别高,但也挡不住一杯杯地灌下去。

  陈兴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拍着大鼠的肩膀,含混不清地说着,“大鼠,你看我们现在,混得不错吧……”

  “要啥有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跟你说,现在,现在只是一个开始,后面,我们还有大把,大把的世界!”

  “我们,我们会有自己的国家,不用再看别人的脸色!天天有酒喝,爽不爽?”

  不知是酒精作用,还是因为什么其他原因,大鼠脸上的表情绷不住了,情绪忽然崩溃,嚎啕大哭起来。

  “好端端的,你哭什么?”

  “老大,老大我,我……”大鼠泣不成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哭什么哭,铁诺没有教过你吗,男人流血不流泪。”一个大男人在自己面前哭得稀里哗啦,陈兴忍不住教训起来。

  “是,是,老大说的是……”大鼠拼命地点头,隔了好一会儿,情绪终于稳定下来。

  “老大……”大鼠起身走到陈兴面前,扑通的一声,跪倒在地上,“我今天……”

  “我今天是来向你辞行的!”

  霎时间,陈兴愣住了。

  仿佛晴天霹雳,一下子把他打蒙了。

  “你说什么?”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今天是来辞行的。

  ”大鼠用平静的语气重复道。

  “你要走!”陈兴一把抓住大鼠的肩膀,瞪大眼睛看着他。

  大鼠低下头,一言不发。

  “你,你再说一遍!”陈兴有些歇斯底里了。

  “我,我就是个逃兵!”大鼠再次崩溃了,大哭起来,“对不起,老大,我坚持不下去了……”

  “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铁诺死了,沈光明死了,轰雷死了,铁炮死了、熊奔死了!”

  “你知道吗,铜锣也死了!”

  “前天夜里,城里的旧党忽然袭击城防处,铜锣就这样没了!”

  “我看着他闭上眼睛,不管我怎么叫他,他都醒不过来……”

  “兄弟们死的死,散的散的,我不知道下一个会是谁!”

  “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我就是个逃兵,我就是个废物,但我真的不行了!”

  “我对不起铁诺,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兄弟们!”

  “我真的没法再继续下去了……”

  一个铁血汉子,就这样哭得满脸鼻涕眼泪,狼狈不堪。

  陈兴用尽全力地抓着对方的肩膀,想要劝说对方留下,可是喉咙里像是被东西堵住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历史重演了。

  铁炮、熊奔、铜锣三人相继身亡,大鼠黯然离去。

  仿佛一只无形的大手,不断将历史拉回原本的轨迹。

  即使他杀掉了那只拍死他的大恶魔,却依然无法阻止众人的离去。

  难道命运,真是无法改变的吗?

  他已经竭尽全力了,可是上天还是不放过他。

  “你走吧……”

  陈兴颓然坐下,望着桌上反射着灯光的酒瓶,久久发呆。

  大鼠是怎么离开的,他没有看见,也不想看见。

  酒吧从人声嘈杂,到安静冷清,服务生收拾着桌椅,一夜过去了。

  忽然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