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小保安的梦想 > 第20章慈爱的目光
  到了这种时候,再说什么谦虚的话都是废话。宣思贤也不客气,拱手回礼之后,直接上座。

  接着,他就对店里的事务进行分派。

  牛少华正式担任总经理一职,燕南飞负责财务部的全面工作。

  其他业务正常进行,当前的重要事项就是协助警方追查那笔巨款的下落。这件事,交给牛少华负责。

  银行货款一事,则由燕南飞负责衔接,尽量延长归还日期。如果银行不肯推延,则想法再进行货款。

  总之一句话,就是要保证珠宝业务的正常进行。

  当这一切部署完毕之后,宣思贤侧身对喻菊*花说:“姆妈,你可有什么吩咐要说?”

  到了这时候,喻菊*花本来就是羞刀难入鞘的状态。

  看到宣思贤给了自己一个台阶,她也就顺势而下的点头说:“如此甚好。有你在这里,我就回家休息啦。”

  送走喻菊*花之后,众人又商议了一些要紧之事,也就各奔东西。

  “谢谢你,二爷爷,齐爷爷。”等到其他人员退出之后,宣思贤走到二爷爷等人身前,表示自己的谢意。

  “思贤啊,这事说起来有点侥幸。本来嘛,听到开会的通知,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只是你父亲的遗嘱已经被人窃走,我也是无能为力哟。”齐老供奉介绍情况说。

  有了昨天撤销宣思贤总经理的做法,除了戚牛之外,另外两个保管遗嘱的人,心中都有了阴影,估计有人已经想要夺取宣思贤的继承人位置。

  在他们的想象之中,不到最后一刻,都不会说出遗嘱的事。这中间的原因,就是想给喻菊*花留下一点面子。

  没有想得到,警方的人会是这么给力。

  不但查清了宣慕梅与宣思道、金洪山、段明之间的往来,还取出了一份遗嘱出来。

  从林支队长说话的口气之中,还应该是知晓现场上有保管遗嘱的人。

  这么说起来,事情就不是一般的奇怪呐。这事最后揭晓之前,齐老供奉也不知道另外两人的存在。

  几人寒暄了几句之后,宣思贤担心家中已经怀孕的妻子。就把招待二爷爷等人的任务,交给了新上任的牛总经理。

  刚一上车,他就连忙朝着疗养院赶了过去。

  “思贤,你可回来啦。”刚一下车,眼泪汪汪的白洁就扑了过来。

  “小洁,慢点,慢点走。”虽然只有一*夜之别,宣思贤也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二人紧紧拥抱到了一处。

  等到情绪安定下来之后,宣思贤这才朝着大家道歉说:“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啦。”

  “不要紧,只要多赔一点精神损失费就行。”蔡元芳不客气的提了要求。

  说到这次的麻烦,遭受伤害最大的人,莫过于她。

  在家坐得好好的人,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宣思贤的情*人。

  好在她们夫妻在国外蹲的时间不短,对这样的事情还有一定的免疫力。要不是这样,气也能把肺子给气炸了。

  “守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快点告诉我。”刚一坐下,宣思贤便急不可耐的问了起来。

  在他的心目中,早就认定此事能够出现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一定是出自于李守一的手笔。

  就连蔡元芳等人,也在催促说:“别再卖关子啦,守一。”

  李守一耸了一下肩头,用手指着胡军、吕庆明二人说:“事情是他们做的,干嘛要问我哩。”

  “我不管,就要你给我们大家做一个解释。”蔡元芳可不是一般的霸道。

  见到大家都是一种加以声援的态度,李守一只好乖乖说起了事情的前后经过。

  从江水城回到疗养院的当天傍晚,李守一碰巧听到了童三木与宣慕贤的通话内容。

  当天晚上,他先是找到京城来的律师乔远。得到证实之后,又找来蔡元芳,三人商量了一个对策。

  在第二天准备草签合同的会场上,打了翁家兄弟一个冷不防。

  对于宣家的事,由于没有得到证实,李守一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是在言语上对宣思贤进行一些暗示。

  没有想得到,反而会让宣思贤误会成了小心眼。

  尽管如此,李守一还是没有放下此事。他让胡军和吕庆明换班出动,死死盯住了童三木。

  后来发现,宣慕梅才是重点目标,便又变换了监视对象。说是监视,其实也只是定点监控。

  吕庆明不会开汽车,胡军虽然会开汽车,对这太湖市区的路线也不熟悉。上了路之后,也很容易会脱线。

  到了最后,就以‘三河酒店’为重点,也在宣慕梅隔壁开了一个房间,进行死守硬盯。

  由于胡军离开军队时间太长,加上没有先进的监控器*材,也就无法对宣慕梅的房间进行直接监听与摄像。

  李守一不参加监控,是因为他在宣慕梅面前露过脸。加上疗养院这面有许多事,都要由他来拍板,这才没有亲自上阵。

  即使是这样,他也在晚上偷偷摸到胡军所在的房间。

  说来也巧,就连宣慕梅让人从邻近的姑苏市窃取一份遗嘱的事,也没能逃得过他们的耳朵。

  到现场作案的家伙,将遗嘱拍照之后,用手机传给了宣慕梅。此后,那家伙又赶到太湖市,准备当面将遗嘱交给宣慕梅。

  有过实战经验的胡军急中生智,让吕庆明在路上制造碰撞纠纷,自己乘乱将遗嘱偷到了手中。

  作案的家伙失去了遗嘱,也不好再去见宣慕梅。

  看到这份遗嘱,再联想到那天的通话内容,李守一意识到宣慕梅是对继承权产生了觊觎之心。

  因为不知道宣慕梅会如何操作,他也只是含蓄的提醒了宣思贤几句。

  接下来的监控中,胡军和吕庆明又发现了宣思道和金洪山的行踪。他们虽然不知道段明的来历,也逐一记录了下来。

  今天上午,当水柔之出现之后,李守一进一步掌握了有关情况,便让胡军主动出场,找到了警方。

  胡军用不着做太多的事情,只是把遗嘱交了出去,提供了宣慕梅在‘三河酒店’的房间号码。

  说完这一切后,胡军特意提醒接待自己的警察,说是在场的董事或者是管理人员中,可能有人同样持有遗嘱。

  这么一来,警方很快就找到了‘三河酒店’。幸好宣慕梅没有退房,酒店服务员也就没有打扫和清理房间。

  警察在酒店里,不仅通过监控录相找到宣慕梅、宣思道、金洪山的形迹,也发现了段明的踪影。

  在房间里,那张污秽不堪的床单,除了斑点以外,还留下了四个人的毛发。

  警方只要稍作鉴定,就能明确四人之间的关系。

  有了这么多的发现,林支队长才会引蛇出洞,让童三木说出了那么一段超越职业底线的话。

  也才会再次询问各位董事和管理人员的看法。

  说到这儿,李守一摆了摆手:“你们说,姐夫是不是应该要给我大姐好好补偿一番,是不是应该请我们哥儿们好好喝上一顿才对。”

  听到这样调侃的话,不但是年青人,就连李成铁夫妇这一辈的人,也都跟着欢呼起来。

  “赞成,我们赞成。”

  “是哟,应该好好吃宣董事长一顿才对。”

  “思贤,你当了董事长,也得好好庆祝才对。”

  众人起哄了一会,却没有得到宣思贤的回答。因为宣思贤的目光,一直死死地盯在水柔之的脸上。

  刚开始,宣思贤并没有过分注意水柔之。

  这几天的时间里,各方人士汇集。认不得的人,肯定会有不少。

  加上宣思贤把注意力集中在事情的内幕上,更加不会把精力投放到一个陌生人的脸上。

  时间长了以后,他这才发现坐在陈凤琴旁边的那个女人,始终是在用一种慈爱的目光看着自己。

  对,就是慈爱。自从父亲去世之后,就一直没有看到过的目光。

  在老夫人的眼中,除了威严之外,更多的是一种憎恨。

  虽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宣思贤还是觉察到了老夫人对自己的一种敌视情感。

  这几年来,他在梦中都想着父亲那慈爱的目光。没有想得到,会在大难得脱的此时,看到了这种期盼已久的目光。

  他缓缓的站起身来。看到宣思贤的神情有所不对的时候,屋子里的众人也就停止了嬉笑。

  “姐夫,这位阿姨叫水柔之,是你的一位亲人。听说你这边出了事,专门从姑苏市赶了过来”李守一的介绍,是由浅入深,步步为营。

  听说是自己的亲人,宣思贤更是坚定了自己刚才的感觉。他哆嗦着嘴唇问道:“守一,不知这位长辈应该如何称呼?”

  “姐夫,林支队长手中的那份遗嘱,就是出自于这位阿姨的手中。”李守一还是不肯直接回答问题。

  听到这样的答案,宣思贤为之一怔。

  能够掌握遗嘱的人,都是父亲极为信任的人,或者就是象老夫人这种极为亲近的人。

  眼前这位慈祥的夫人,又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没等宣思贤想得太多,李守一直接说出了答案:“阿姨之所以会有遗嘱,就因为她是你的亲生母亲。”

  听到这样的介绍,宣思贤瞬时想通了许多过去一直迷惑不解的事情。

  在老夫人眼光中,为什么总是找不到慈爱的光彩。不管自己如何尽孝,总是换不来老夫人的一丝微笑。

  就连宣慕梅作出那种人神共愤的事情,老夫人也还是一力的袒护。

  明白了,统统都明白了。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