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重生南明当皇帝 > 第019 锄奸(六)
  原本寂静无声的府城,随着大军的入城,渐渐喧闹了起来,烟尘滚滚,鸡飞狗跳,小儿啼哭,大人惊叫,纷纷扰扰,灯火灭了又亮,亮了又灭。??  w?

  梧州府地处西南水6要冲,是名副其实的四战之地,时有战火侵扰,睡梦中惊醒的百姓第一时间便知道是大军入城了,东虏还没打过来,十有**是兵变了,胆小的紧锁房门,胆大的开窗探头观望。

  陈邦傅骑坐在马上,对百姓惊慌乱窜的举动不闻不问,只是飞地朝位处城北宣威坊的内阁辅丁魁楚的临时府邸奔驰而去,不一会儿,丁府在望。

  陈邦傅让麾下家丁用撞车强行将丁府大门撞开,然后率先冲了进去,冲入丁府后,立马分兵两路,一路在刘庆勇的带领下,直奔丁府家丁营房;一路直奔内宅门,丁魁楚的住处。

  丁府庄院的房屋结构,布局陈邦傅事先已弄清楚了,夜里火把高举之下,只要稍微辨认一下就完全明白了。

  家丁营房离府门很近,刘庆勇部率先冲入,营房内的家丁们正睡得迷迷糊糊,忽然听到外面一阵喊杀声,还没回过神来,便看到一群凶神恶煞的大汉闯了进来,他们一进屋便开始大砍大杀。一干家丁昏睡中哪里还有能力组织起有力的抵抗,完全是一边倒的屠杀。

  内宅中本以睡着了的丁魁楚也被前院的喊杀声惊醒了,一骨碌爬下了床,匆匆披了件外套,跑出屋外一看,前院火光缭绕,到处都是喊杀声,求救声。

  他顿时明白府邸遭人袭击了,只是怎么也想不到,谁会有那个胆子敢袭击大明内阁辅大臣的府邸,内宅门外的十几个值哨家丁一看老爷出来了,立马跑到他身边,将他保护了起来。

  看着这些亲信家丁到了此时依旧如此忠诚,丁魁楚满是欣慰,也恢复了一些胆色。

  “跟老夫到前院去看看。”说完大步朝外走去。

  还没等丁魁楚走出几步,便看到陈邦傅领着一干家丁冲进内宅门向他这边奔驰而来。

  “是你!”

  一看到是陈邦傅,丁魁楚反而镇定下来了,眯着眼轻声喝道:“国朝近三百年来还未见哪个武将敢犯上作乱,你一个小小丘八竟然敢袭击本阁的宅院,谁借你的胆子!”

  “是天子!”

  吴继嗣适时的从陈邦傅背后一闪而出,从袖中取出一份黄绫卷轴,大声道:“丁魁楚接旨!”

  丁魁楚心中狐疑,但圣旨却不敢不接,不得已撩衣跪下。

  “上谕:查内阁辅,总督京营戎政大臣丁魁楚阴结东虏,谋叛欺君,旨意所到,即刻伏罪归案,若敢反抗,格杀勿论!”

  “这,这——”丁魁楚面如死灰,身子一下子瘫软在地,此刻想召集苏聘的京营兵为他保驾护航也来不及了,他做梦都想不到皇帝是怎么知道他要投敌叛国的,还将时机算得这么准,这还是平日里那个庸弱无能的皇帝吗?他实在是难以相信!

  “老爷,快走!”几个家丁彼此对望了一眼,然后挥刀便朝吴继嗣砍去,通敌叛国是灭九族的大罪,罪无可恕,他们作为丁府的亲信家丁自然也没好下场,这些丁府死忠还想做最后一搏。

  陈邦傅见状,眼睛大亮,对儿子轻使了一下眼色,陈曾禹会意,几名陈部家丁挥刀截住了丁府家丁的刀势,陈曾禹趁机挺枪直刺丁魁楚,在吴继嗣的惊呼中,一枪将丁魁楚刺了个透心凉,长枪拔出,鲜血狂涌,丁魁楚瞪大了眼睛看着一脸冷笑的陈曾禹,嘴半张着歪倒在了潮湿地泥土地上,带着满脸的绝望和不甘无力的倒下了。

  “陈副戎!”

  看到吴继嗣冰冷的眼神,陈曾禹心中一寒,随即讪笑了一下,道:“失误,失误。”

  “吴大人,丁老贼通敌叛国,死之应当,然生杀大权操之于上,本当由皇上将其明正典刑,只是小儿刚才见其死到临头,还敢负偶顽抗,一时莽撞,将其格杀了,若有冒犯之处还望见谅。”陈邦傅忙打着圆场,为其子开脱。

  吴继嗣冷然道:“本官好说,就怕皇爷那不好交代!”

  陈邦傅拍着胸脯道:“丁老贼通敌叛国,证据确凿,如今虽然提前伏法了,但此次行动还算成功,想必吴大人也能交差了,吾儿之事,本爵处理完此事后定会亲自向皇上请罪。

  又道:“如今事成,皇上还未得到消息,肯定焦急非常,吴大人应早点回去向皇上报捷以安圣心才是,善后之事就交给本爵吧!”

  “此事不必陈总戎提醒,本官自有分寸。”说完深深地看了一眼陈邦傅,然后拱了拱手道:“本官先告辞了!”

  “不送。”陈邦傅无视他的表情,大大咧咧的道。

  见吴继嗣走了,陈曾禹有些战战兢兢的道:“父帅,咱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了?”

  陈邦傅满不在乎的道:“怕个鸟!如今丁魁楚那老棒槌一死,这梧州地界还有哪方势力能和咱爷俩抗衡?咱们为皇上泄了大恨,此时皇上怕是欣喜巴结咱们都来不及呢,怎会追究?更何况吾儿做得也不算多过份。皇上怎会为了一个已死之人,责怪咱们呢?”

  陈曾禹敬佩的道:“孩儿愚钝,还是父帅考虑周到。”

  “哈哈哈……”陈邦傅得意的大笑,那是阴谋得逞后的快意。陈曾禹也跟着大笑,良久方道:“丁老贼的妻妾子女父帅打算怎么处置?”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深,全部杀了!”陈邦傅面目狰狞的道。

  陈曾禹领命,二话不说,立马冲进丁府内宅。

  内宅里上百名丁府家眷包括他的一个小儿子早已被外面的喊杀声,尖叫声惊醒,此刻早已吓得哭成了泪人,看到陈曾禹他们凶神恶煞地闯了进来,立马磕头如捣蒜似的请求他们别杀自己。

  陈曾禹对她们的恳求置若罔闻,毫不怜惜地上前一刀将跪在最前面的一个年轻少妇砍倒了,其他十几名陈部家丁也在同时将屋子里剩下的女人孩子全部放倒在了血泊里了。

  陈曾禹等人又将屋子里里外外搜了一遍,确定没有活口了,便返回到了陈邦傅身边。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