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苏子诺战勋爵小说 > 第六十四章 谣言
  苏子诺刚到梁老这边,一走进门口便被人拉住了,她回眸一看,是笑得异常灿烂的梁雨晨。

  对方的笑脸在看清楚她身上的穿着时顿时就垮了下来“你就穿成这样参加这次的交流会?”

  “有什么不对吗?”苏子诺看了看自己,浅蓝色的小礼服,简单是简单了一点,但是也不至于失礼吧。

  “当然不对!”梁雨晨大声的说道,拉着人就往自己的房间走“你今天可是主角,不惊艳四座怎么行,我来给你装扮!”

  苏子诺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梁雨晨给拽到了一间卧室,看起来应该是她的房间,装饰简单雅致,和梁雨晨给人的感觉完全相反。

  “不用了梁小姐,我……”苏子诺没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不好,自然也不想过多的去打扮什么,只是她刚一开口,梁雨晨就偏过头看着她,双眼亮晶晶的,十分闪耀“你不用那么客气,叫我雨晨就好了。”

  自来熟的语气非但不让人反感,配上她圆润纯真的脸蛋,反而让人打心眼里就接受了。

  苏子诺笑了笑,改了称呼“好,雨晨,那你也叫我子诺就好了。”

  “我想说不用了,这样就挺好的,再说打扮得太过浓重未免显得轻浮。”

  话说得委婉,但是意思却都包含在了里面,行业之间的交流会,更多的是看重学术,而不是看谁的穿着打扮。

  “我爸没跟你说吗?”梁雨晨奇怪的看着苏子诺,而后自己又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怎么忘了他从来都不在乎这些的。”

  “什么?”苏子诺疑惑。

  梁雨晨把她拉到床上坐下,语气认真起来“相信你应该知道,这次与其说是交流会,其实就是向大家介绍我爸收了你这个学生,其实这个消息现在虽然没有正视说出去,但是大家也都多少收到了风声,也明白这次交流会的真正的用意,你觉得在这样的情况下,来的人只有医学界的吗?”

  一席话让苏子诺皱起了眉头,她之前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只是时间这么短又随意,她还以为只有内部的人。

  可是她忘了,凭老师和各个世家大族的关系,根本就不可能当作普通的交流会。

  “到时候不止业内的,那些权贵也会来,你想想那种场面不好好打扮收拾一下怎么行,我们梁家的人可不能被别人比下去。”梁雨晨说着还上下打量着苏子诺,满意的点了点头,身材不错脸蛋也不错。

  苏子诺有些哑口无言,这样的道理她自然懂,现在看来自己这样的穿着不仅显得小家子气,反倒会丢了老师的脸,她倒是无所谓,但是既然是作为梁靳西的学生,那就不能马虎了事。

  见她有了觉悟,梁雨晨顿时笑了,把人拉着走到左侧的一扇门那里,轻轻一推“来吧,这里面的东西随你挑。”

  门被打开,眼前的画面顿时让苏子诺睁大了双眼。

  各种各样的高跟鞋整齐排列着,镶钻的水晶的几乎应有尽有,一件又一件的礼服被弄成了不同的形状,看起来活灵活现,仿佛下一秒就会动起来一般,看得人眼花缭乱。

  梁雨晨拉着苏子诺来到靠近窗边的桌子旁,只见上面摆放着不少别致的珠宝首饰,闪动着耀眼的光芒,光是看着都价值不菲。

  这里对许多女孩子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梦想中的天堂。

  苏子诺膛目结舌的看着梁雨晨,完全没想到还藏着这样一个房间。

  “怎么了?”梁雨晨茫然不已。

  苏子诺半响才回过神来,摇摇头什么也没说“没事。”

  梁雨晨也没追问,很快就兴奋起来,那桌上的一叠稿纸拿给苏子诺“你看看喜欢那一件,如果尺寸不对的话,我可以马上改。”

  苏子诺愣愣的接了过来,低头就看到了纸张上面的描绘,就算她不懂也知道这是一份设计稿。

  看似凌乱的线条,却都像是有生命一般朝着足迹走出了恰到好处的痕迹,最后汇聚在眼前的是让人眼前一亮的画面。

  苏子诺心中震惊,接连翻了几份设计稿,才抬头看向梁雨晨“这些都是你设计的?”

  “是啊。”梁雨晨点点头,有些小骄傲的同时意外的居然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我都是自己设计自己做,你可不能嫌弃。”

  苏子诺急忙摇头,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抬头看着那些礼服,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居然都是梁雨晨一个人做出来的。

  “怎么?你都不喜欢这些吗?”梁雨晨咬住下唇,误以为苏子诺没有看上眼的,她倒是不觉得对方眼光高,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眼光喜好。

  “可是如果马上做的话来不及了。”她有些懊恼,又有些遗憾的又上上下下看了苏子诺一眼,可惜不已的说道“这样只能找外面的了。”

  苏子诺一听,顿时有些失笑“没有,我只是有些吃惊,想不到你这么厉害,居然能自己设计自己做。”

  夸赞惊叹的语气让梁雨晨瞪大双眼,而后有些不太自在的低下头“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没有夸张。”苏子诺真心的感叹道“听老师说你在医学上也很有天赋,但是想不到居然还有这样的能力。”

  老师的原话其实是虽有天赋却静不下心来学,十分的恨铁不成钢。

  “哎呀你别总是说这样的话了。”梁雨晨有些不好意思了,急忙指着那些设稿“快点挑,要不然时间来不及了。”

  “行。”苏子诺觉得有些好笑,这样就害羞了。

  她这次很认真拿起这些稿子看了起来,只是翻到了最后,却犯了选择恐惧症。

  “我觉得这些都很好。”苏子诺自己都无奈了,想了想直接说道“要不你来决定吧,看看我适合哪一个。”

  “真的?”梁雨晨双眼一亮,拍胸脯保证道“包在我身上。”

  苏子诺并不担心,光看这里的礼服鞋子首饰等等,就知道梁雨晨的眼光很棒。

  这边两个人开始忙碌起来,而另一边梁靳西却在没等来苏子诺的时候皱起了眉头,随着时间慢慢过去,皱痕越来越深,甚至到最后夹杂了些许怒意。

  在他控制不住要发怒的时候,幸好陈嫂到了“苏小姐是被小姐给拉走了,说是要好好打扮一下。”

  梁靳西顿时泄了气,有些哭笑不得,扬扬手让陈嫂走了。

  时间过得很快,眼看就到了交流会的时间。

  苏子诺不知道的是,她这边过得平平静静,外面却早已掀起了巨浪。

  就如梁雨晨所说的那样,虽然梁靳西并没有对外说起,甚至还用了交流会的名字,可是外面的那些人早就得到了消息。

  各个世家大族甚至是黑道上的人物,无一不震惊,那些收到邀请函的更是早早就把这一天给空了下来,没收到的则是想法设法的打算混进来。

  处在中心地位的一方面是给梁靳西面子,一方面也是想维持好关系,毕竟人生在世不怕穷不怕苦就怕痛,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得了个什么病,那么和梁靳西这样的人物打好关系是必要的。

  而那些想法设法参与进来的人,自然就多了一层含义在里面,试想一下各行各业的大佬聚会,这是多么难得可贵的露脸机会。

  而且现在外面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有了一种传言,那就是这次梁老收的学生本来早在五年前就打算纳入门下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被薄悠羽顶替了。

  这样的谣言自然是受到了严厉的抨击,几乎每个人都站在薄悠羽那边,认为这是在诋毁薄悠羽,偶尔有那么一两个反驳的声音,也很快就被无数的斥责声淹没。

  甚至还有人一怒之下任务这是对薄悠羽的抹黑和侮辱,扬言要找到散播谣言的人把之告到倾家荡产。

  “薄小姐不仅高贵无暇,能力也很强,让人仰望倾慕都来不及,不敢想象竟然会有人这样诋毁她。”

  “就是啊,这种肮脏的思想真让人恶心,这样造谣其心可诛!”

  “我不相信有人会真心实意的说出这样的话来,肯定是有什么目的才违背自己的良心。”

  “难道有阴谋?”

  舆论越来越偏,发散到最后竟然不少人都认为这是有人在整薄悠羽,一时之间更是激起大面积的愤怒,个个都在喧叫着一定要揪出幕后的人。

  苏子诺对一切一无所知,她和梁雨晨关在房间里许久,差不多快弄好的时候,陈嫂来敲门了。

  “小姐,时间到了,老爷在下面等你。”

  “等一下,马上就来。”梁雨晨大声回道,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熟练的把耳环给苏子诺戴上。

  “搞定了,站起来我看看。”梁雨晨拍了拍苏子诺的肩,直起身后退几步。

  苏子诺站了起来,缓缓转身,那一刻梁雨晨的眼中尽是惊艳。

  “我的天呐!”她长大了嘴,毫不掩饰自己的吃惊“子诺,我发誓,你今天一定是最闪耀的那一个!”

  苏子诺无奈“你太夸张了。”

  “我才没有!”梁雨晨定定的看着她,都快移不开眼了“我一个女的都觉得好美,更别说别人了,相信我。”

  苏子诺笑了笑没说话,她对这些并不是很在乎。

  十分钟后,梁靳西带着两个人从庄园出发赶往目的地。

  第六十五章欺负她又怎样

  关门弟子历来被重视,尤其还是梁靳西的关门弟子,这是多大大的荣耀,也是为什么大家对薄悠羽总是高看一眼的原因。

  梁靳西早些年也收过几个学生,大都过了中年,个个都是医学界的泰山北斗,这次听说老师再次收徒,轰动之余倒是接受得很快,都在互相猜测是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和能力。

  有的人认为这人肯定身世背景雄厚,再加上不知道从哪里得知年龄不大,浴室更加验证了这种说法。

  交流会举办的地点是在本市的一家会所,苏子诺一行人刚到停车场,梁雨晨便说要去洗手间。

  看她那样子梁靳西就不放心,就怕她又闯什么祸,于是让苏子诺跟着走,还特意交待了务必要被人带到。

  “老爸这是什么意思嘛,把我当什么了。”梁雨晨不满的嘟囔着,脚步倒是一点也没耽搁,拉着苏子诺走进电梯里。

  苏子诺觉得有些好笑又觉得温馨,虽然老师总是各种教训雨晨,可是也看得出来很爱她。

  这边梁靳西刚走进大门,现场已经来了很多人,大家一看到他立刻起身过来打招呼,但目光却又不由自主的往他身后看去,都想见见这个传闻中真真的关门弟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可是梁靳西身后一个人都没有,大家看了半天也没见到有人跟着进来。

  “老师。”另外几个学生别看已经四五十岁了,站在梁靳西面前却异常恭敬。

  梁靳西点点头,一一问过他们最近的近况。

  人家师徒说话,边上的人也不好不识趣的上前套近乎,除了几个看起来精神矍铄的老人能和梁靳西说笑几句之外,现场竟然有些冷清得过分。

  直到一个人的来到,彻底让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薄悠羽出现在门口,款款而来,她穿着抹胸晚礼服,一层薄沙附在礼服上,更加衬得仙气十足,身上没有多余的装饰,却越发显得落在锁骨中央的红宝石项链耀眼夺目,宛如朱砂痣一般,让人念念不忘。

  “老师,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她走到梁靳西面前,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笑意,让人如沐春风,十分舒心。

  周围那些落在身上的眼光对她没有丝毫影响,她依旧是那个让人触不可及的薄悠羽。

  “来了就好。”梁靳西点点头,他虽然步步喜做戏,但是到底也没在外人面前把对她的失望表现出来,就和平时一样,态度正常却又不生疏。

  薄悠羽笑得温婉,假装不在意的看了看四周“师妹还没来吗?”

  这话一出口,顿时获得大家赞赏的目光。

  本来他们还想着梁老突然收学生,搞得她这关门弟子的名称不上不下的,但是看看人家这气度,果然不愧是薄悠羽。

  她起了头,别的人依旧不敢开口,但是那些和梁老颇有交情的也跟着询问起来“是啊,没跟着一起来吗?不是说要带给大家认识认识?”

  “她有雨晨有点事,等会就来。”梁靳西表面上没什么变化,但是一想到梁雨晨心里不由自主的有些担忧起来,那丫头应该不会闹出什么事来吧。

  “雨晨?”有人惊呼出声,下意识的说道“她不反对?”

  话说出口才察觉到有些不太妥当,顿时看向薄悠羽,却发现人家依旧笑意浅浅,看似毫不在意,可是谁都能发现其中带着的苦涩。

  有人立刻瞪了说话的那个人一眼,这里谁不知道梁雨晨天生和薄悠羽不对付,找到机会就怼,就好像有什么仇一样。

  不过也不怪他吃惊,梁老收的学生里面除了薄悠羽都是有一定年纪的男人,本来梁雨晨是独生女,按道理应该会和薄悠羽相处得来,但是想不到她有一次甚至还在公共场合说她不承认薄悠羽是梁老的学生。

  这一下听到居然是和梁雨晨在一起,还要一起来,简直让人不敢相信,不过也让人多了一份猜想,会不会是这个人是梁雨晨这边的关系,所以梁老才特意通融的呢。

  “她有什么好反对的。”梁靳西斜看了刚才说话的那人一眼,目光沉静,却隐含着隐隐的压迫气息。

  那人身体一僵,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竟是连句挽回的话都没想起来要说。

  “爸爸。”一声清脆的叫声响起,众人侧目望去,顿时就被出现在门口的那两人惊艳了目光。

  梁雨晨穿着一身黑白相间的吊带小礼服,经典的搭配永不退色,调皮之间多了几分不同于以往的从容冷静。

  和她相比,身边的苏子诺则亮眼许多,可以说一瞬间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渐变星空裙穿在她身上修身又唯美,走动件仿佛带动着星光,灼耀迷眼。

  两人相谐走到梁靳西面前,让人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跟着移动,充斥着惊讶和许多不同的想法,只有薄悠羽急忙垂下眼眸,掩住嫉恨。

  她不想承认这样的苏子诺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眼,如此的夺目,甚至还抢了自己的风头,明明在她来之前所有人看的都是她!

  无法控制的嫉妒在一刻肆意的流窜起来,连薄悠羽都无法控制。

  然而她却忘了,现在这一刻本来就该是苏子诺的主场。

  苏子诺还没走进会场的时候就紧张得不行,她几乎没有参加过这样正式的活动,再加上梁雨晨那样的说法,让她还以为这将会是和一场硬仗差不多的交流会。

  可是走到门口一看,却发现压根就不是这么回事,大家仿佛都很随和,不同于交流会上那样的暗自较劲,也不同于这个圈子里充斥着名利权益的派对,但走进来一看,又不由得心惊。

  这里的人个个气质非凡,别说穿着看似简单却透露出一种奢华的气息,每个人身上透露的那份气息都让人有些退怯,特别是和老师挨得近的那几个老者,通身的气派更是矜贵。

  这是一场看似平和却又暗流汹涌的交流会,但是至少不管抱着什么样的目的,在梁老面前都是和善的面孔。

  “来了。”梁靳西冲苏子诺点点头,没有客套什么,就把她介绍过了众人“这是苏子诺,是我刚收的学生,也是最后一个了。”

  众人脸上浮现震惊,这可不同于大家默认的关门弟子,而是梁老亲自说出口的,份量不可谓不重。

  “她是谁?你们谁认识吗?”

  “不知道啊,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不是说后台背景很硬让梁老都不得不妥协吗?”

  “看来传言不真实,不过真的好奇怪啊,这样一个默默无名的人是怎么让梁老看上眼的?”

  “可能是……她是真的有真材实料?甚至是天才那种级别的?”

  刻意压低的讨论时不绝于耳,本来大家都很好奇苏子诺是哪个世家的人,想不到却是一个压根就没见过的,更别提什么家世背景了。

  难不成真的是因为很有天赋吗?

  众人的猜测慢慢往这个可能上想,看着苏子诺的目光也渐渐变了。

  “师妹,你还不认识我们吧?”一个看起来四十几岁的男人对苏子诺露出了和蔼的微笑,带着几分调侃的打趣道“我们几个老家伙都一把年龄了,还能有这么一个年轻的师妹,可真是我们占便宜了。”

  “是啊,还希望师妹你不要嫌弃我们老才是。”

  梁靳西的三个徒弟跟着符合起来,虽是自嘲却语气却带着亲和,让人不至于感到拘谨,苏子诺也慢慢放开了,在梁靳西的介绍下一一见过这几个师兄,自然而然都得到了一份价值不菲的礼物。

  “这太客气了,我受之有愧。”苏子诺急忙推却,仅仅只是因为一个头衔就得到各种昂贵的东西让她心底不安。

  “收下。”梁靳西拍了拍了她的手,声音中藏着一股威严。

  苏子诺面色一顿,收回手向几位师兄道谢,没有再继续推辞。

  几人不着痕迹的互相看了几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些许满意,不卑不亢,挺不错的一个人。

  而且老师的态度十分明确,他是真的很喜欢苏子诺,别人看不出来他们却很清楚,老师提到苏子诺的表情里甚至还带上了几分不易察觉的骄傲,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你们可别欺负她,她还什么都不懂。”梁靳西笑着说道,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维护之意。

  “欺负她了会怎样?”伴随着突然响起的肆意挑衅声,一道张狂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他大步走来,竟然直接抱住了苏子诺的肩膀,邪气十足的盯着她“好久不见,想我……”

  “啪!”梁靳西一巴掌拍到雷靳炎头上,没好气的说道“你这又是从哪冒出来的。”

  “哎呀梁伯,都被你给打傻了。”雷靳炎夸张的皱眉痛呼起来,手却一点都没有放开的打算。

  苏子诺忍住想锤他一拳的冲动,把他的手给拉了下来,脸上始终保持着笑意但是动作非常快速。

  梁靳西瞪了他一眼,接着问道“就你一个人来?”

  “是啊。”雷靳炎漫不经心的点点头,然后露出讨好的笑意看着他“梁伯的场子我不捧谁捧,谁都可以少但是不能少我,梁伯我是不是很好?”

  梁靳西对小子是气都气不起来了,直接转过头不打算理他,却没想到雷靳炎突然说道“既然这样那我欺负了她是不是可以宽容一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