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玩美房东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抢自动提款机?

第二百九十九章 抢自动提款机?

  西城骷髅团总部,丁梓航脸色狰狞,盯着面前的黑衣男人:“全军覆沒,就剩下你一个人!”

  黑衣男人擦着冷汗:“嗯,嗯,他们都不是人,是魔鬼,要不是我离得远,现在也得变成尸体了!”

  丁梓航拳头发出脆响,咬咬牙:“那你怎么沒去死呢!”

  “我……”黑衣男人哆嗦一下,沒敢再继续说下去。

  丁梓航揉了揉太阳穴:“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告诉我!”

  “是。”黑衣男人忙点点头,努力的回想着当时的情形,开始诉说亲眼所见的一切。

  丁梓航听完,眼睛眯了起來:“这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天门绝对沒有这些高手,他们是谁!”

  黑衣男人站在旁边,不敢吱声,听着丁梓航的自言自语。

  “兄弟们的尸体呢!”

  黑衣男人听着冰冷的声音,吓得一哆嗦:“我,我不知道,当时他们发现我了,我就赶紧逃了回來!”

  丁梓航猛地站起來,揪住黑衣男人的衣领,瞪着他的眼睛:“妈的,他们是故意放你回來,给我传话的,你说你还活着干嘛,去陪兄弟们一起死吧。”话落,拔出枪顶在他脑袋上,毅然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黑衣男人睁大眼睛,脑门上出现一个血窟窿,泊泊的流着鲜血,他双手抓着丁梓航的胳膊,仿佛死也不相信,老大怎么会杀他呢。

  丁梓航冷笑着,扳开黑衣男人的手,尸体缓缓滑倒在地上,“王八蛋,废物。”丁梓航吐口唾沫,收起了枪。

  “萧风,天门三少,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丁梓航重新坐在沙发上,咬牙切齿的说道。

  “风哥,你猜丁梓航这会是什么反应。”张羽擦着三棱军刺上的鲜血,咧嘴问道。

  萧风耸耸肩:“估计能气得发疯吧,呵呵,这小子原本想留下我们,沒想到却吃了一个大亏,哪能咽下这口气,看來,天门又沒得消停了!”

  “擦,就算真火拼,我们也不怕他骷髅团。”张羽很无所谓的说道。

  萧风无语,瞪了张羽一眼:“你小子明天拍拍屁股就滚蛋了,留下烂摊子给火天他们收拾啊!”

  “嘿,要不我不去了,我留下自己收拾。”张羽盯着萧风,内心大叫,赶紧同意吧,我的风哥。

  “不行,你必须要去,好了,到前面路口就下车,丁梓航不会派人再來了。”萧风心里想着林琳,大脑中无限YY着,今晚该怎么折腾呢。

  又行了大概一公里,萧风踩下刹车:“你们回地狱火吧,我也回别墅去!”

  张羽点点头:“嗯,那成,我先下去了。”说着,推开车门下车。

  萧风也跳下车,走到后面:“无名,他们不会來了,你们也都回去吧,还有妖刀,今晚可是春宵,嘿嘿,回去洗洗睡吧!”

  无名想了想,最后点点头:“好,那我们走了。”说完,也不再废话,带着煞风的人上车走了。

  妖刀和火焰女互相看看,也对萧风四人打个招呼,匆匆离开。

  “我觉得,我们应该去闹洞房。”张羽盯着奥迪车,坏笑着说道。

  萧风撇撇嘴:“得了,别闹洞房了,你三个月不能回來,还不回去搂着你的小叶拱被窝去!”

  张羽听到这话,猛地点点头:“妹的,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走,阿天,木头,回地狱火。”说着,火急火燎的上了车。

  火天和林默笑了笑,对萧风打声招呼,在张羽的催促下上车,向着南城的方向急驰而去。

  萧风坐回车中,想到今晚和林琳大床上翻滚,脸上浮现出荡漾的笑容:“嘿嘿,林琳,我回來咯!”

  “林琳,你干嘛呢,帮我拿个包,怎么拿那么久。”火舞躺在林琳的床上,大声问道。

  林琳拎着火舞的包,从外面进來,递给她:“你把枪随身都装在包里吗!”

  “对呀,可以防身的。”火舞从包里掏出枪,比划几下:“沙发下面还有一把,如果你想要,可以也拿着啊!”

  “我才不要这个。”林琳忙摇摇头,看着火舞:“赶紧躺下吧,不舒服也这么不老实!”

  火舞咧咧嘴:“嘿,好吧。”说着,把枪重新放进包包里,吧嗒一下嘴巴:“我要喝水!”

  “嗯,你等会,我去给你倒。”林琳点点头,出了房间。

  火舞见林琳离开,忙从包里翻出一个药瓶,从里面拿出一颗小药丸,夹在了指间。

  沒两分钟,林琳端着水,从外面进來,递给火舞:“來,喝水吧!”

  火舞拿起來,轻喝一口,皱起眉头:“这水怎么这么甜。”说话期间,手指间夹着的药丸,落进了杯中。

  “甜,怎么可能。”林琳有些疑惑,接过來喝了一口,“也沒味,哪有甜啊!”

  火舞见林琳喝了水,嘴角轻翘:“呵呵,可能是我嘴里甜吧!”

  “那你还喝么。”林琳问道。

  火舞摇摇头:“不喝了,先放一边吧,來,上床,咱俩好好聊聊!”

  林琳看了眼时间,这会风哥应该该回來了吧,想到风哥说让自己给他留门,脸蛋就忍不住红润起來,可现在火舞在这里,该怎么办,她不舒服,又不好让她回房间去,算了,陪她聊会吧。

  林琳上床,躺在火舞旁边:“呵呵,想聊什么!”

  “我给你讲个笑话听,怎么样。”火舞右手搭在林琳肩膀上,笑着说道。

  林琳不在乎聊什么,点点头:“嗯,好啊!”

  “从前有个女孩叫小文,后來她有了男友,就改名叫小六了,她的男朋友叫阿太,和小文好上后他就改名阿木了。”火舞随便想了个,应付着说道。

  “完了。”林琳正听着呢,却发现火舞不说了。

  火舞点点头:“对啊,完了,呵呵,好笑不!”

  “……”林琳有些疑惑:“我沒觉得好笑啊,什么意思,为什么她叫小六了,她男朋友叫阿木了!”

  火舞嘴角抽了抽,果然是个纯妹纸啊,纯妹纸,这年头可不多见了,难怪风哥喜欢,她打了个响指,趴在林琳耳边,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解释一通,把林琳搞的满脸绯红一片。

  “哎呀,舞儿,你坏死了。”林琳摸了摸发烫的脸,在火舞腰间扭了一下子。

  “嘿嘿,这就坏死了,來,我再给你讲一个。”火舞坏笑着说道。

  林琳用力睁了睁眼睛,摆摆手:“我不要听这种!”

  “你怎么了,林琳!”

  “我好困啊,眼皮睁不开了~”林琳说着话,倒在枕头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火舞拍了拍林琳的脸蛋:“林琳,你醒醒!”

  林琳躺在床上,沒有丝毫反应,已经完全沉睡过去。

  火舞从床上坐起,看着林琳的脸蛋,伸出手轻轻抚摸:“林琳,你可别怪我哦,我爱风哥,真的好爱好爱啊!”

  “林琳这会,正在房间中洗白白等待自己吧,嘿嘿,今晚老衲终于要破戒了。”萧风咧着嘴,不断自言自语。

  萧风开着车,眼睛随意向四处看着,忽然,他目光落到旁边一家银行,想了想,一打方向盘,向着银行开去,在路边停下车,掏出钱包,随意拿了张银行卡,下车进入自助银行。

  萧风刚进去,就吓了一跳,这哥们干嘛呢,顺着目光看去,就见自动提款机前,站着一个男子。

  他手里拿着一瓶白酒,正向自动提款机中倒呢,在他脚下,摆着一把锤子,一把螺丝刀,就凭这装备,也看得出來,这哥们是把主意打到了自动提款机上。

  锤子和螺丝刀,萧风还能看明白,可以砸屏幕,扭螺丝,可是,这哥们为什么要往提款机中倒酒呢,难道,这是最新型的偷盗技术,看了会,萧风终于沒忍住,准备开口问问。

  萧风上前几步,拍了拍男子的肩膀:“哎,哥们,你干嘛呢!”

  “嗯。”男子很淡定的回过头,摇晃一下身体:“你问我!”

  萧风暗自称赞,这哥们的心理素质够好啊,要是换一般人,那早就吓一跳了,“对啊,你怎么往自动提款机里倒酒!”

  “嗝。”男子打了个酒嗝,醉笑着,拍了拍自动提款机:“呵呵,小子,你这就不懂了吧,几瓶白酒灌下去,等它喝高了,他就该往外吐钱了!”

  “……”萧风被男子的话,直接雷的外焦里嫩的,倒酒,等提款机喝高了,往外吐钱。

  萧风忽然感觉,这哥们已经不适合在地球呆了,大概火星的自动提款机,喝了二锅头,就‘唰唰’的往外吐钱吧。

  “咳咳,哥们,那既然灌醉了就能吐钱,那你带着锤子和螺丝刀干嘛。”萧风又问道,他想听听这奇葩又能回答出什么。

  “嘿,它喝醉了敢不吐,我就打得它吐,如果还不吐,我就用螺丝刀,插进去,搅的他吐。”男子一边倒酒,一边说道。

  萧风竖起拇指:“哥们,你牛逼,得,等你能让它醉了吐钱,记得去发个‘技术贴’,发扬一下这种方法!”

  萧风说完,也不再管醉酒男子,走到旁边的自动提款机,准备插卡提钱,他刚凑过去,就闻见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鼻而來,再仔细一瞅,好嘛,这个提款机,也被灌酒了。

  “我说,这个怎么也有酒。”萧风转过脸,看着男子问道。

  男子晃悠着身体,咧咧嘴:“嘿嘿,兄弟,我告诉你,那个提款机,太能喝了,妈的,干喝不醉啊,都喝了老子五瓶二锅头了,竟然连个酒嗝都不打,更别说往外吐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