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美女上司爱上我 > 第1796章 围攻克钦军
  解决完雇佣军之后,李顺下令围攻克钦军。

  雇佣军被全歼的消息传到西岸,如同一个炸雷在缅军中引起极大恐慌,当天就有一个连长自行下令撤退。结果没等革命军渡江追击,缅军自动全线溃退,赛跑一样逃出战区,一直逃进掸邦首府东枝城。

  问题是缅军撤退忽略通知西北线的克钦部队,那些来自深山部落的山兵既没有无线电台,也没有现代化通讯手段,他们传递命令的惟一方式就是派人赤脚飞跑。但是这次他们显然做了粗心大意的牺牲品,直到革命军团团包围他们,他们的首领还蒙在鼓里。

  天上突然落下许多炮弹,简直像下冰雹一样,许多人还没有明白发生什么事情就被炸得无影无踪,就像最有魔法的巫师施展巫术,把他们从明净的空气中弄消失一样。侥幸活着的人也被震坏耳朵,什么声音也听不见,变成呆头呆脑的聋子。

  接着大火燃烧起来,许多爬到树上的人被活活烧死,或者掉下树来摔死。革命军把各种子弹炮弹雨点一样泼向他们。在死亡笼罩的陷阱里,一切机敏、灵活以及矫健步伐乃至哭喊祈祷都失去作用。

  克钦首领很后悔,不该上了政府的当,与无冤无仇的汉人为敌,还被扔在后面做替死鬼。兔子怎么能够与猎人为敌呢?

  其实这个克钦首领至今还蒙在鼓里,以为自己是在为政府打仗,岂不知他其实是被伍德利用的工具。伍德没有直接出面和他们打交道,一切都是通过阿来和那个政府代表的名义进行的,甚至包括酬金也是通过政府代表的人发放的。其实真正到他们手里的钱在被层层克扣之后已经寥寥无几了。

  就在他们被自己犯下的愚蠢错误折磨得绝望的时候,枪炮声突然停止了,原来是革命军派出的代表老秦来讲和。

  老秦提出的条件是,只要克钦人保证今后永不与革命军为敌,和平相处,就撤除包围放他们回家。

  老秦懂得“攻心为上”的策略,他并不打算把敌人斩尽杀绝,只让炮弹子弹摧毁克钦部落的蛮勇和信心,就可以达到化敌为友和一劳永逸的和平目的。

  首领接受了老秦的条件,双方在一起喝了鸡血酒。为表示诚意,首领当场把自己小指头斩下来,指天发誓,老秦则慷慨归还枪支弹药给他们自卫。两支军队终于化干戈为玉帛,从此和平相处,不再动武。

  一场大战就这样结束了。

  大战的过程虽然听起来很牛逼哄哄,甚至有些天方夜谭,但我必须要说它是真的。

  当然,要是有人不信,那就没办法了。

  其实,要不是亲自参与了,我也不会相信的。

  这是一场革命军和三方武装力量之间的战争,也是李顺和三方武装力量的幕后人伍德之间的一场战争。

  在这场战争中,伍德隐藏地很深,远在万里之遥坐山观虎斗,似乎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无关。

  这场大战革命军虽然取得了胜利,但似乎什么都没有得到,除了没有被消灭,除了地盘得到稳固。

  而伍德,似乎也没有占到任何便宜,损失了几个亿也没有得到他想看到的结果,没有达到消灭李顺及其革命军的目的。

  似乎,缅甸军政府赚了,从伍德那里发了一笔横财。

  似乎,这是一场没有真正的胜利者的战争,但起码李顺没有输,而伍德则损失惨重,偷鸡不着蚀了一大把米。

  此次大战,前后不过几天,因为发生在闭塞的金三角地区,加上又没有掺杂进某些国际组织的利益纠葛,而且缅甸军政府出于某些方面利益的需要,对此事干脆装聋作哑,没有做任何官方的公开声明和报道,所以大战虽然在金三角惊天地泣鬼神,但却并没有引起外界的格外关注。

  此次大战,让革命军在金三角地区名声大震,革命军竟然打垮了名声远扬的雇佣军,这不能不让金三角大大小小的武装力量感到胆寒,他们纷纷派人前来祝贺接洽投靠,就连泰北民众自卫队也发来了贺电,祝贺革命军取得的重大战果。

  我想此时他们或许会心有余悸甚至有些庆幸幸亏当初没有和革命军为敌打起来。

  初八上午,我和李顺老秦章梅等人出现在曼谷大酒店。

  昨晚得到秋桐的消息,她和我父母的鼓浪屿春节之旅结束了,父母已经回到家里,她也带着小雪回到了星海,已经开始上班。

  我知这前几天没有我的任何讯息,她一定是寝食不安的,接到我的回复信息后,她总算可以放下一颗心。

  我知道她一定很为我担心的,很牵挂我的,就如同我在牵挂她。

  她仍然没有问我在哪里问我这些日子都干嘛了。

  我知道她是故意不问的,她害怕知道某些事情。

  之前一天,李顺的父母也已经顺利回到星海。

  一直负责保护他们的特战分队队员没有撤离,仍在继续暗中保护着。

  在澳洲也是这样,海珠海峰他们一直在得到李顺派出的特战队员的秘密保护。

  我们出发来曼谷的时候,章梅要求跟着一起来,不知为何,李顺爽快地答应了。

  我特别注意到,安排房间的时候,章梅是自己一个单间。

  其实这些日子我在金三角我就注意到一点,那就是李顺是和章梅不是住在一起的,李顺住在指挥部,章梅另外住在别处。

  这发现让我心里感到困惑的同时又有些意外,还隐隐约约有些不大对头的地方,却又说不出在哪里。之前我一直以为李顺一定在金三角和章梅公开同居了,但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是分开住的。

  我不知道李顺是如何盘算的,也不知道章梅心里是怎么想的。

  李顺做事向来行为怪异,章梅似乎也是这样,两人倒是很对脾气。

  这次大战前夕,章梅被李顺打了一个耳光,大骂一顿,然后章梅就听话多了,乖乖按照李顺的吩咐带领后勤人员和军官眷属撤退到了湄公河对岸老挝那边,战事结束后,又回到了这边。

  对李顺打自己的一巴掌,章梅似乎并没有怨言,她似乎知道李顺是为她好。而李顺,对自己打章梅的这一巴掌,似乎挺懊悔,章梅走后接着就狠狠自己打了自己一巴掌。

  这两个人,似乎就是一对欢喜冤家。李顺是个混世魔王,章梅还就喜欢李顺这样的混世魔王,心甘情愿死心塌地跟着他,大有生死不离的架势。

  想到章梅和李顺的情爱往事,想到小雪,看到他们的现在,不有心里多出几分感慨和唏嘘。

  入住之后,我开通了手机国际漫游,立刻给秋桐发了手机短信:“我现在曼谷大酒店。”

  这是我第一次主动告诉秋桐我在那里。

  很快收到秋桐的回复:“哦,你们在一起的吗?他很平安吗?”

  秋桐在关心关注我的同时也在关切着李顺,我回复:“是的,他很平安。”

  “那就好,我正在办公室,已经开始上班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她问我。

  “不知道。”我回复。

  我不知道李顺何时会让我走,我也不知道他带我和老秦到曼谷的目的是什么,更不知道下一步要去哪里。

  和李顺在一起,我没有任何自主自由权。

  “好吧,记得回来的时候先到老家去看看你父母,春节值班这个借口虽然合理,但不能老是值班吧?”她说。

  “嗯……”我回答。

  她沉默了。

  我接着说:“你……想不想知道这些日子我在哪里,想不想知道这期间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立刻回复:“不,不想,不要告诉我,我不想知道任何关于你这段时间发生的任何事情,一定不要告诉我……”

  “为什么?”我说。

  “我害怕听到这些!”她说。

  果然和我猜测的一样。

  正在这时,老秦敲门进来了,说李顺叫我过去。

  我给她发了最后一个短信:“好了,不聊了,我有事了!”

  “嗯……”她回复。

  我然后收起手机,和老秦去了李顺的房间。

  我和老秦进去的时候,章梅正在里面,正在打开李顺的行李箱给他取衣服和生活用品。似乎照顾李顺的生活是她天经地义的份内事。虽然不在一起住,但她还是在尽着自己作为李顺女人的义务。

  或许在章梅的心里,虽然李顺现在不和她住在一起,但她早已把自己当成了李顺的女人,不管有没有实质的行为,不管有没有实际的名分,她都认了。

  这样想来,我心里又颇为感慨起来。

  “章梅,你先出去吧,我要和老秦易克说点事。”李顺说。

  李顺对章梅说话的口气很温和,似乎李顺还在为那天自己冲动之下打章梅的那一巴掌心里感到懊悔。

  章梅看了看我和老秦,笑了下:“好吧,我下楼去溜溜,你们谈吧。”

  说完,章梅出去了,顺手把门关上了。

  我和老秦看着李顺,李顺深呼吸一口气,看着我和老秦:“好像做了一场梦……梦醒了。”

  我和老秦没有说话。是的,确实如同一场梦,惊魂噩梦。

  李顺站起来,走到窗口,看着外面,沉默了一会儿,说:“老秦,联系他,我要和他通话。”

  边说,李顺回过头,脸色有些阴沉,语气有些冷漠。

  我和老秦自然知道李顺说的他是谁。

  李顺要和伍德通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