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江湖刀客行 > 第二十四章、夜色撩人
  酒肆的占地并不算小,可一向没有招揽客人的习惯,房间也只有三间,其中靠近厨房的房间早已经在半年前一场风吹雨打中坍塌了,剩余两件房间虽然还可以住人,但也只是面前可以遮风挡雨而已。

  两位镖师非常简单快速的清理了一下房屋,随即便和司马超群一统走进了靠近大厅的房间,至于楚风和风四娘这两人就已经直接被他们遗忘了。

  无论是两位镖师还是司马超群都是遗忘不了风四娘亦或者楚风的。他们不愿意瞧楚风和风四娘,只不过是不想为自己招惹麻烦。

  和风四娘睡觉?他们可没有那个胆子,何况他们也并不想在外面过夜露宿。

  司马超群非常好奇楚风、风四娘如何处理这件房屋,是风四娘睡还是楚风睡,亦或者两人一同睡。

  小镇上并不止一件可以睡人的房间,可如今这种时候,是任何人都不应该有一丁点大意的,因此他们的四周埋伏着一个极其凶残可怕,近乎已经丧失人性的道人。

  他们不可以流露出半点破绽,以给道人有机可乘。

  两间屋子的相距并不是很远,凄厉的冷风之中司马超群还是可以听见楚风和风四娘的对话的。

  司马超群是有些意外的,他没有想到楚风、风四娘竟然比他预料中要冷静理智得多。

  楚风和风四娘还没有离开大厅,两人挨得很近。楚风甚至可以借着灯光与洒脱在窗前的月光,可以清楚看得见风四娘那白皙娇嫩面颊上那淡淡的绒毛。

  他没有在风四娘的面上停顿太长的时间,瞥了一眼,就已经收回如针的的锐利视线。楚风以一种极其冷静的声音慢慢说道:“那位神秘的道人还在暗中窥视,我们是不能离开这间酒肆的。”

  风四娘:“我明白你的意思,现在我们不但不能离开这间酒肆,而且应当住在一起,但你想怎么住?如今只剩下一间房了。”

  她的笑容玩味而愉快,楚风偏偏可以从风四娘的笑容中感觉说不出的寒意。

  楚风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一点也不避讳的对视风四娘那明亮得几乎闪烁着耀眼光芒的眼睛:“我可以睡床,也可以睡地板。”

  “你为什么不睡大厅呢?我可以给你一床被子。”风四娘轻笑道。

  “我不会睡大厅。”楚风望着风四娘,淡淡一笑:“有你这样一位倾国倾城的女人在身侧,又有几个男人愿意睡大厅呢?除非他不是男人。”

  “你是不是男人?”

  “我是。”楚风道:“因为我要和你睡一间房。”

  他已经站起身走到风四娘的面前,风四娘是可以感觉一种极其浓烈的雄性气息的,可她的面上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情绪,仍旧笑靥如花的望着楚风,并且慢慢站起身:“曾经也有男人想要闯进我的屋子,和我睡觉,你知不知道他们怎么了?”

  “他们是不是已经死了?”

  “是的,而且他们死得很慢。”风四娘起身双手搂着楚风的脖子,微笑道:“你呢?是不是已经准备去死了?”

  死得很慢的意思,自然就是死得非常痛苦。

  风四娘的杀人手法虽然算不上天下第一,可杀人手法也算得上极其可怕,倘若风四娘要杀死一个人,他至少可以用至少三十种以上的法子,而且每种都足矣让人痛不欲生。

  甚至江湖上有传言风四娘对付人的法子,竟然不朝堂上的酷吏还要可怕得多。

  楚风知道这并非是天方夜谭,他甚至亲眼瞧见过风四娘杀死太行山的达到云满天时候的手法,风四娘一共用了三天三夜才杀死云满天。

  云满天杀人如麻,作恶多端,烧杀掳掠,几乎无恶不作,世上也根本没有几个他惧怕的人。可即便是这样一位绿林汉子,在风四娘的手中,也恨不得去死。

  楚风是永远难以忘记云满天对风四娘那种无匹敬畏,而且想求死又求死不得的眼神的。

  甚至风四娘在三天三夜之后,杀死云满天。云满天眼中不是怨恨,而是感激。

  可见风四娘的杀人手法的确是有独到之处的。

  楚风想起风四娘的杀人手法,心中也升起了一阵阵寒意。

  可他的面上没有表露什么情绪,楚风甚至直接拉着风四娘的手,望着风四娘那比水晶还要明亮清澈的清媚眼眸,慢慢道:“你可以慢慢杀死我,但不要杀死的次数太多了,因为我是必须要用体力去应付一些事情的。”

  风四娘眼神古怪盯着楚风,脚步已经顺着楚风向着大厅外走去。

  走出大厅的时候,她直接跳到了楚风的手背上,面颊贴着楚风的面颊,以一种极其温柔妩媚的声音慢慢道:“你敢让我杀你几次?”

  楚风:“你可以杀我五次,我也可以杀你五次。”

  紧闭房屋的大门内的司马超群,已经听见楚风、风四娘走了。

  他的面上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难道独来独往闯荡江湖的女妖怪女恶魔女魔头的风四娘,竟然也已经被楚风收服呢?

  这个念头在司马超群脑海中,一闪而逝。

  他实在难以揣度风四娘和楚风有什么样的关系,唯一可以肯定风四娘和楚风的关系极其复杂极其匪夷所思,没有人能够知道。

  楚风躺在床上,风四娘也躺在床上。

  楚风很快就已经将外衣脱下了,风四娘的外衣是楚风脱下的。

  风四娘是可以瞧得出楚风脱下女人衣服的速度并不算快,甚至非常慢,动作之中是可以明显瞧得出一种不熟练的。

  等楚风脱掉了她的第一件衣服时,风四娘就已经将楚风扑倒在床上了,两人以一种男上女下的姿势对视着。

  风四娘笑眯眯盯着面上已经产生了淡淡绯红之色的楚风,柔柔说道:“自老娘那次睡了你以后,还有几个女人睡了你?”

  这种话本不应当由女人口中说出的,可风四娘一向是个非常霸道而且随心所欲的女人,即便是再男女之事上,也极少遮遮掩掩。

  她杀人如拾草芥,喝酒如喝水,谈论男女之事的时候,也大方的很。

  楚风的眼中已经闪过了火光,一翻身就已将风四娘那玲珑的身躯压在了身下,此时此刻楚风实在已经不愿意开口了。

  风四娘望着楚风眼中那几乎要燃烧的火光,双手搂着楚风的脖子,轻叹道:“看来天下第一才女赦天琴箕似乎和你并没有什么肉体上关系,老娘似乎还是你唯一一个女人。”

  楚风尽量控制自己,慢慢脱掉风四娘那白色的内衣。

  风四娘也不拒绝。她甚至搂着楚风的脖子,自己就迎了上去,在陈风耳畔悄悄道:“你难道不担心明天这头牛只能瘫软在地上了?”

  楚风嘴角勾起了一抹与平时截然不同的邪笑,望着成熟自信的风四娘,慢慢道:“在我极小的时候,有一个道士瞧我根骨非凡,希望我跟随他参研道法,修长生大道,你知不知道我如何回答他的?”

  风四娘已经感觉到楚风身上的灼热了,她也感觉到自身的肌肤也在发烫,可她还是保持着明媚的笑容,望着也尽量以理智克制欲望的楚风:“你怎么回答他的?”

  楚风将嘴唇贴在风四娘耳畔,柔柔道:“我说我未来的妻子风四娘是不愿意瞧见这一幕的。”

  风四娘叹了口气,她已经不可能开口了,嘴里只有一阵的呻吟声。

  风四娘以前是听过不少赞美的话语,楚风这句话实在算不了什么,可她实在说不出的高兴。

  ——看来无论什么男人都是懂得甜言蜜语的,特别是在将女人哄上床的时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