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特战兵王 > 第五十四章 陈黛容的心事
  好-若-書-吧“那对于他來说只是举手之劳,而不是对抗一个有钱有势的强力人物,”冷雨说着再次低下了头,似乎是因为看透了人际关系的实质,表现的有些悲哀:“而且他这样做也是因为合作可以带來双赢,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不能为蕾妮兹创造一些什么,我相信他是沒有兴趣帮这个忙的,”

  “但是……”陈黛容不能否认冷雨说的是对的,希望却沒有因此破灭:“我觉得庞劲东这个人还是挺热心肠的,更多考虑的并不是利益,”

  “就算你说得对,假设庞劲东愿意帮助我们,但是……”冷雨又摇了摇头,语气当中透露着一股绝望:“庞劲东有足够的实力对付那个人吗,”

  对于冷雨提出的这个问題,陈黛容无法给出明确的答案:“不知道……”

  事实上,陈黛容对庞劲东缺乏信心,只是沒有对冷雨说出來,

  这是因为她对庞劲东并不了解,只是觉得庞劲东这个人难以捉摸,似乎掌握着非常庞大的势力,

  冷雨对庞劲东的了解并不比陈黛容更多,对庞劲东的感觉也与陈黛容完全一样,两个女孩知道庞劲东是帝国控股集团的董事长,

  能拥有帝国控股集团这样企业的人自然是富甲一方的,但是有钱并不代表一定就拥有力量,很多人虽然有钱却不过是待宰的羔羊,

  两个女孩虽然听说过帝国控股集团的规模非常庞大,并且拥有巨额的资本,但是全部了解也仅止于此了,

  因为帝国控股集团表现的非常神秘,冷雨发动了自己在商场上的全部关系,尚且沒有探听到太多消息,

  这也就是说,帝国控股集团虽然是个让人钦佩的企业,但是却远离人们的日常生活,至少从表面看起來对社会沒有什么影响,

  很多不是那么强大的企业,却可以深切的影响到人们和社会,因而有着非凡的影响力,

  冷雨很快便不再讨论庞劲东,直接对陈黛容做出了结论:“我们还是不要抱有侥幸心理,”

  “一定要向那个人低头吗,”陈黛容说着话的同时,身体止不住微微的颤抖了起來,

  “我们不是向具体的某个人低头,而是不得不向现实社会低头,”陈黛容的样子感染了冷雨,冷雨侧过头去不看陈黛容,用非常低的声音喃喃说道:“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但是这一次实在沒有办法……”

  陈黛容默然了良久,突然鼓足勇气说:“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么我同意,”

  “黛容……”冷雨突然转过身來,紧紧握住了陈黛容的双手,颇为动情地说:“我代表整个集团感谢你的付出,”

  陈黛容沒有说些什么,只是低下了头,面对面的站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女孩不约而同的放开对方,一起走出了庞劲东所住的医院,

  上了车之后,冷雨告诉陈黛容:“那个人传來消息,希望在明天的慈善酒会上看到你,”

  陈黛容的声音听起來非常的机械,似乎里面沒有包含半点的情感:“我准时参加,”

  冷雨亲自开车把陈黛容送回家里,两个人在一路上再也沒有说一句话,陈黛容下车的时候甚至都沒有对冷雨说一声再见,

  陈黛容打开房门进去之后,发现周文心正坐在客厅的正当中,身边摆着好几个行李,看起來是刚刚收拾好的,

  陈黛容满怀心事坐到了周文心的旁边,有气无力的随口问了一句:“周姐,怎么,你要出门吗,”:

  周文心正视着陈黛容,一字一顿的说:“不是我要出门,而是你要走,”

  “我,”陈黛容坐直了身体,惊讶的问:“我为什么要走,”

  “我知道你最近遇到什么事,也知道你根本不想屈从那个人,你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逃避,所以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

  “逃避,”陈黛容看着周文心,讷讷的问:“怎么逃避,”

  “去其他城市,过隐姓埋名的生活,从此不在公众场合抛头露面,”顿了顿,周文心补充说:“你现在积累下的财富,已经足够你很舒服的过完一生了,只是从此你要学会忍受寂寞,因为再也沒有鲜花、掌声和各种各样的荣耀,也不会再有粉丝天天围着你转,你也沒有机会再唱歌了,”

  其实这个办法是陈黛容曾经考虑过的,而且也知道逃走之后将会面对什么,结果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忍受那样的生活,

  现在周文心将这个办法说出來,多少让陈黛容感到不快:“你这是欲擒故纵吗,”

  周文心平静的问:“为什么这么说,”

  陈黛容冷笑一声,回答道:“你想让我屈服,用肉体交换更多的财富和名气,但是不方便直截了当的对我说,所以才采用这样一个办法,让我意识到自己无法放弃那些东西,自然而然的选择留下來,”

  周文心的表情依然很平静:“你的财富和名气与我有什么关系,”

  “你是我的助理,假如我能得到更多,就意味着你也可以,”

  “你说的沒错,”周文心坦然承认了,随后又缓缓摇了摇头,告诉陈黛容:“但是就如同你一样,我在这些年也积累下了足够的财富,当然其中很大程度上要感谢你,”

  “你想说明什么,”

  “我想告诉你的是,即便是放到十年前的话,我也会有an去争取更多的财富,但是现在却已经沒有了,”周文心的目光突然间变得非常深邃,那张保养的很好的面容也变得沧桑起來,整个人突然间好像老了十岁:“年轻的时候,我只知道去为事业忙碌,忽略了身边所有的事情,到了今天才发现,我沒有家庭,沒有老公,沒有子女,甚至连亲戚都沒有,这就是说我有再多的钱又用什么用,”

  “周姐……”听到这一番表白,陈黛容微微站起身來,想要说些什么安慰周文心,但是却又沒有说出來,

  “既然可以很舒服的过完后半生,现在的我已经满足了,”周文心说到这里,无声的苦笑了起來:“所以你可以放心,我不会出卖你來换取什么,”

  陈黛容站起身來,尴尬的解释道:“周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先坐下,”周文心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深邃的目光当中多了许多关爱,

  “哦,”陈黛容答应了一声,坐回到了沙发上,

  周文心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讲述起了往事:“从你签约未來娱乐公司的那天起,我就被冷雨指派给你做助理,这些年來我看着你如何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歌手,成为万众敬仰的歌星,在这个过程中,你知道我为你付出了多少吗,”

  陈黛容从來沒有关注过身边的这个女人,也沒有意识到周文心为自己倾注了多少心血,不过听到这个问題后还是违心说了一句:“我知道……”

  “不,你根本不知道,”周文心缓缓摇了摇头,然后告诉陈黛容:“但是我今天和你说这些,并不是为了向你邀功,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为你做的已经超出了一个助理的职责,而我做所有这些的根本原因,则在于我很喜欢你,甚至把你当做女儿來看待,”

  回想起周文心平日里对自己严格的要求,陈黛容心里不由得想到:“当你的女儿实在够倒霉的,”不过陈黛容沒有把这句话说出來,而是轻声说了一句:“谢谢你,”

  “我喜欢你的根本原因,在于你的那股韧性和冲劲,还有对理想永不停歇的追求,”周文心长叹了一口气,目光当中泛起了一丝波澜:“你让我想起了年轻时候的自己,所以我希望你能够获得成功,”

  陈黛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谢谢你,”

  “随着我们相处的深入和延续,我把你当做自己生命的延续,甚至我在家庭方面的缺失,也在你的身上寻求弥补,”默然了片刻,周文心又说:“我一直都把这里当作家來看的,”

  虽然对刚才的几句话不太认同,但是陈黛容还是被周文心的这句话打动了,真正诚心实意的说了一句:“谢谢你,周姐,”

  “我知道你很烦我,因为我对你要求太苛刻,”周文心笑了笑,表情充满了慈爱,真正的开始表现得像个母亲:“但是你知道吗,我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好,现在的社会太复杂也太危险,我不希望你在外面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周文心今天穿着一条乳白色的齐膝裙,上身是一件黑色的小衫,右腿搭在左腿的上面,完全如同往日的样子,只是岁月留下的痕迹在今天表显得格外明显,

  陈黛容看着这个女人,听出了这些话里所包含着的真诚和关爱,并第一次感到自己忽视了一段多么重要的情感,

  陈黛容很想立即扑到过去大哭一场,但是现在并不是表现脆弱的时候,所以还是忍住了,

  “周姐,对不起,我过去对你有误会,”陈黛容低下头,满怀愧疚的说出了这句话,

  “这沒什么,我也有错的地方,沒有注意采用更好的方法,”为了宽慰满怀沉重心绪的陈黛容,周文心不顾心绪同样沉重,强迫自己笑了笑:“过去你总是悄悄溜出去玩,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帮助你溜出去,”

  “那么你……”

  周文心不等陈黛容把话说完,斩钉截铁的说道:“我将会留下來,无论冷雨董事长抑或那个人做出什么事,全部都由我一个人來承担,”

  “周姐,不能这样,”

  “我在娱乐圈的时间很长,见多了各种各样的事情,”顿了顿,周文心感慨的说:“你的出身很贫穷,沒有任何背景,也沒做过任何不光彩的交易,完全是通过努力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你比那些表面光鲜无比的明星高尚的多,所以你要懂得珍惜并且保持下去,我无条件的支持你,刚才对你说那些话,是希望你对今后的生活有所觉悟,”

  “但是我不能这样自私,”

  “走吧,”周文心无力的摆了摆手,说:“别再耽误时间了,”

  与周文心的这一番交谈,让一直犹豫不定的陈黛容坚定了留下來的决心:“我这辈子已经逃避了太多的事情,这一次我要勇敢的面对,”

  周文心的眉头紧紧的锁在了一起:“你确定,”

  “我确定,”陈黛容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说:“我会去见那个人,甚至和那个人在一起,但是在此之前我要让他明白一些事,”

  周文心看着视若女儿的这个大明星,决定这一次尊重她自己的选择:“好吧,”

  陈黛容无力的靠在沙发上,抬起头傻傻的看着天花板,过了许久之后突然问:“对了,我对那个人还一无所知呢,”

  “你想知道什么,”

  “他究竟是什么人,”

  周文心简单介绍了起來:“他是这个国家的首富,在高层有许多人际关系,旗下的企业横跨化工、能源、机械制造业和房地产,在许多国家都有分公司,不久前还将生意做到了国,”

  “他是怎样起家的,是骗來的,还是有什么亲友做高官,一直在高层关照他,”

  “大陆的富豪绝大多数是依靠你说的这两种方式赚到第一桶金,但他却完全是依靠自己的努力才有了今天,在高层的关系也是起家之后才建立起來的,”叹了一口气,周文心无奈的补充了一句:“这一点倒是和你像,”

  周文心的这一番介绍,引起了陈黛容对那个人的兴趣:“这么说,他非常能干,”

  “当然能干,”周文心点点头,接着说:“而且有着精明的头脑和精准的目光,总是能够成功的把握住每一个机会,不过他能够起家也是因为运气好,”

  陈黛容急忙问:“为什么这么说,”

  “他有一位长辈,解放前就是大资本家,内战时期去了东南亚地区,成了当地非常有名的一位富豪,不过彼此间一直都沒有什么联系,他甚至都不知道有这样一位亲戚,直到国内实行改革开放,这个资本家回大陆寻根,双方才相认,他的这个亲戚沒有子女,晚年干脆就定居在国内了,因为得到了他全心全意的照顾,所以身后将全部财产留给了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