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希灵帝国 > 第八百六十二章 再腹黑也有吃瘪的时候

第八百六十二章 再腹黑也有吃瘪的时候

  第八百六十二章再腹黑也有吃瘪的时候

  神族的想法你总是猜不透的,冰蒂斯那种敢于领着自己的主教和守护骑士在神殿门口收保护费的奇葩且不说,就连叮当,一旦脑筋搭错线了,也总有惊人之举,为了体验在电视上看到的桑拿是什么感觉,她竟然出主意找了口锅把自己煮了,而更奇葩的是,莫妮娜身为叮当的手下,竟然还在这种严重不正常的行动中承担了助纣为虐的角色。

  没错,水就是莫妮娜烧开的,她亲手把自家队长给煮了……

  当然,我知道等闲一锅开水是不可能对叮当造成什么伤害的,但你得理解,我们平常还用这口锅做饭呢,这要以后每次吃饭的时候都回忆起当初它曾经被用来水煮叮当,你觉得我还吃得下去么?

  我已经把从火星上采集到的血样交给叮当,她只是在血样上摸了一下,后者便消失不知道去了哪里,一问才知道,叮当已经将它转化成“概念”,上传到了神界,让那些神界专家分析这些生命样本的来源。

  叮当则继续在我肩膀上拱来拱去,小东西身上还泛着可爱的粉红色,本来就是粉雕玉琢的小家伙,现在看着更是有一种晶莹剔透的感觉,她刚出锅那会身上淡淡的香气倒是已经消散了,现在只有靠近了才能隐隐约约闻到一点令人心旷神怡但根本无从分辨的香气,我现在有两点是比较困惑的,第一是这么个小东西竟然还会有体香,第二是……叮当出锅这四个字的违和感到底在哪……

  “呼……呼……呼……”叮当呼噜呼噜地打着滚,桑拿之后她舒服的直犯困,看到小东西如此傻乎乎的可爱样子,本来还有的一点责备现在也说不出口了,我只能捅了捅小家伙的脑袋,让叮当从半迷糊中稍微清醒过来,然后跟她询问多久能追查出那些生物的来源。

  毕竟即使航行日志被破解出来,我们也只能知道那座解体的星舰都途径过哪个世界,而究竟是谁占领了那座古老的飞船,还需要掌握所有生命户口本的生命神族来给出答案。

  “大概很快吧,一两天,”小家伙睡眼朦胧地抱着我的耳垂,“叮当已经上传到‘搜一下’了,那里每天都有好多很闲的神族等着回到问题。”

  “搜一下?那是什么玩意儿?”我眉头一皱,一种久违的坑爹感滚滚袭来。

  “搜索,百科,问答,综合网络,”叮当挺得意地说道,“有不会的就‘搜一下’,这是神族常识,有很多神族习惯在那个上面分享自己的发现哦,还有专门回答各种问题的板块,第一次回答问题的称号是学前班,然后攒经验,一直能升到导师……”

  我面色苍白地拍了拍叮当的脑袋,让小东西不用解释的这么详细,然后开始低着头思考一个问题,父神到底认不认识李彦宏……

  莫妮娜还在灶台旁边忙活,她终究是没有舍得倒掉那一锅叮当汤,现在正在往里面放蜂蜜红茶橄榄和奇奇怪怪的香料,旁边的案板上,黄桃切块香蕉切段雪梨切丁苹果切片,各色新鲜水果被加工成能直接摆在博物馆里当艺术品的精致材料,俨然是准备做水果羹的材料,我的视线好几次在这些可疑的东西上扫过,心中早就猜想了它们的功能,可惜就是不敢确认,直到某个脑筋似乎不在正常状态的黑暗神妹子把这些东西倒进刚才煮叮当的水锅里我才一拍脑袋:“莫妮娜,你不觉得你做的这东西猎奇了点?”

  “为什么?”莫妮娜一边搅合着一大锅水果羹一边奇怪地扭头看了我一眼,“又不脏,女神的身体是超脱任何东西的洁净之躯,这锅什锦水果队长汤绝对比你见过的任何一种食物都干净。”

  我一瞬间差点都被莫妮娜说服了:是啊,这东西当然不脏,别说这个,就神族条子五人组,随便哪个都是“不可污染”状态的,我早就发现了这个情况,那就是除非他们自己同意,否则凡间的任何东西都无法停留在五人组身上,包括一粒灰尘和一滴水珠,在靠近他们身体的时候都会惶恐不已地闪开,伊尔森甚至用这种力量在一下午内驯服了方圆二十公里所有的中华田园犬,这种威盖万物的气势跟他们平常的气质毫无关系,就连琳那样胆小又懦弱的家伙,站在雨地里的时候,所有风雨都不敢靠近其身边半米的范围:这就是神明的不可亵渎。

  即使由于各种特殊原因,他们身上自己沾染了污物,那些污物也是会自动消失的。

  叮当自然也不例外,尽管经常因为那些奇奇怪怪的试验或者去奇奇怪怪的地方钻来钻去而弄得浑身脏兮兮的,以至于我不得不随时准备着一个大瓶子来给她洗澡,但事实上,即使没有人管,叮当也能在一分钟内在不自知的情况下自我净化,然而神奇的是叮当自己好像根本不知道这点,每次她把自己弄得一身脏之后总是会特别自觉地出现在我面前,伸着脏兮兮的小胳膊小脸要求洗澡……

  但说了这么多,眼前的问题根本不是这锅诡异的东西脏不脏好不好!

  “你不会真的打算拿这个吃下去吧?”

  我嘴角抽搐地看着莫妮娜在那搅合她引以为豪的叮当靓汤,开始怀疑莫妮娜这家伙之所以出主意让叮当在锅里洗桑拿,根本目的就是想用自家队长调味的:这位黑暗神妹子毕生最大的梦想可是终极厨娘来着,要不是星域神族标准神职里面没有厨神这个选项,现在她早转职当厨神去了。

  所以她用叮当来研制新料理好像也说得过去?

  “这个?当然是用来吃的,而且一般人还不敢享用呢,”莫妮娜夹起一块苹果放进嘴里尝了尝,“今天多煮……洗了五分钟,果然不一样,你信不信就这一块苹果的价值,扔在懂行的世界,能引发几十亿人火拼?那帮基督徒是怎么说的,以葡萄酒代指基督的血,以面包代指基督的肉,用神的血肉来获得德行什么的,不就是yy着这东西么……”

  “那你继续享用你的神之大餐吧,”我满脸冷汗地倒退着想要离开厨房,感觉自己真心跟这个黑暗神妹子没有共同的世界观,“我回去看看莉莉娜死了没……”

  “诶等等!”莫妮娜赶紧捧着一小碗水果羹闪现过来,“这个是专门给你研制的,在你这里打扰这么长时间,总要有点表示吧,我可不是那帮没心没肺的家伙。”

  您听听这词儿!研制!一碗吃的东西她能用上“研制”俩字,你说这东西我还能吃得下去么?

  我悲愤地看着莫妮娜手中香气四溢的水果羹,突然抓起叮当舔了一下:“你还是留着自己吃吧,我吃新鲜的……”

  “哇!阿俊干嘛!叮当刚洗完澡诶,不要舔啦!”

  莫妮娜则点点头:“那倒也是。”

  我满头大汗地离开厨房,正好迎面遇上了一脸馋相的珊多拉,这丫头晚上吃的不多,这时候好像又饿了,见到我从厨房出来,立刻笑嘻嘻地凑过来:“阿俊,里面有好吃的吧?真香。”

  我特古怪地看了手上一眼,叮当正坐在自己手心,捧着个花生米大小的手帕用力擦脸,然后点点头:“莫妮娜在煮水果羹呢,不过用的是……”

  “我突然想起来火上还做着水呢得赶紧去看看残骸的事情不用担心塔维尔已经开始给航行日志转码了!”珊多拉噼里啪啦地蹦了一大串话,不等话音落下已经消失在厨房门口。

  我在惯性的作用下将刚才那句话补充完整:“是叮当汁……”

  好吧,看来珊多拉今天能尝到那传说中可以引动几十亿凡人干仗的神之血肉了。

  这时候二楼的动静已经逐渐减小,看来是三个小的已经分出胜负了,虽然不知道小绮晶的战斗力如何,但怎么说也是我和阿赖耶共同孕育出来的生命,我始终坚信她同时集成了天使妹妹高超的武学技艺和我下三……精妙的街头格斗术,当然阿赖耶可能没有高超的武学技艺,但至少我还是有街头格斗术的,而且这项技术已经通过精神共享完全传授给小绮晶了。

  带着一种地主老财成功坑害了长工之后的舒畅感,我把叮当往兜里一塞,迈着四方步来到二楼,来到莉莉娜的房间前,刚想抬手敲门,房门却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莉莉娜就跟刚惨遭那啥那啥和那啥一样,衣衫凌乱满面泪痕地拉开门,有气无力地趴在我脚面上:“老大……救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我万没想到一会功夫莉莉娜就变成了这个惨样,按理说水银灯那点战斗力,就是加个帮手也达不到这种辉煌战绩,但事实就是这样:现在的莉莉娜别说那副不可一世的大主教模样了,就是扔大街上一蹲不出五分钟都有人给她面前扔钱的,衣服凌乱到几乎浑身走光——尽管没啥看头,脸上沾着五颜六色的颜料,头发乱的跟鸡窝一样,黑色的羽毛糊了满头满脸,腿上还挂着个死不松口的小人偶。

  “不带这么玩的……”

  被我胡乱擦了把脸就扔在床上的莉莉娜一把辛酸泪地哭诉着,对面坐着趾高气扬的水银灯和低头打瞌睡的小绮晶,“不但找帮手,还找了个犯规的帮手,一见面她就直接钻到我身体里了……”

  经过莉莉娜的哭诉和水银灯的补充以及小绮晶乱七八糟的描述,我算是补充完整了刚才那场战斗,简而言之是小绮晶的特殊天赋立功了:她能寄生在任何拥有灵魂的生物身上,包括莉莉娜这样的半神之体也无法阻挡小绮晶的寄生。

  这很正常,你看看人家爹娘谁,阿赖耶要是按照神秘度划分起码也是叮当那一层的,给个真神的品级(但是没有权柄)毫无问题,因此拥有阿赖耶一半灵魂的小绮晶本身就是跟莉莉娜一样的半神之躯了,然后她还有个精神力举世无双的爹……

  莉莉娜身上那凄惨的模样全是她“自己”撕的,小绮晶占据她的身体之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捧起莉莉娜平常绘制符文时候用的神圣颜料干了一杯,我估计现在后者的胃还是七彩的,然后她开始控制着宿主满地打滚,撕衣服,咬枕头,把腿伸出去给水银灯咬,尽管每隔一两分钟莉莉娜就能找到喘息的机会,把小绮晶驱逐出去,但奈何有水银灯在旁边捣乱,只要她一分心,小绮晶就又有了可趁之机。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老大,你闺女需要教育,绝对需要严肃教育,”莉莉娜梨花带雨地在我胳膊上蹭来蹭去,试图把身上的颜料转移到我袖子上,“有这么欺负人的吗,她抓到什么都要放进嘴里咬一咬,敢情那不是她自己的嘴,呜呜呜,幸好我屋里没老鼠……”

  我一巴掌拍下去:“别说这么恶心的!”

  莉莉娜果断趴一边伤心去了。

  “你们两个过来。”我对两个罪魁祸首招招手,水银灯一缩脖子,拍醒了已经开始打呼噜的小绮晶,拉着妹妹站在我面前,低着脑袋一言不发。

  “知道玩过头了吗?”

  水银灯低着脑袋:“知道……”

  小绮晶也有样学样:“头了吗……”

  我继续和颜悦色:“莉莉娜怎么说也是你们的姐姐。”

  “她今年才多大啊,我都好几百岁了。”水银灯立刻不屑地一甩头发,小绮晶也接茬:“百岁了。”

  “别闹,你才俩月,”我表情严肃,“而且我们按个头算——莉莉娜怎么说也是你们的姐姐,所以以后不能这么过分,虽然她腹黑毒舌恶作剧欺负人这次还是主动戏弄你可以说是罪有应得,但是……”

  莉莉娜悲声道:“老大,对萝莉要口下留情啊。”

  我捏着这丫头的脸:“闭嘴,你自己算算跟水银灯打架哪次不是自己挑头的,每次都欺负别人,这偶尔被欺负一次你还不满意了?”

  莉莉娜发觉自己已经回天乏术众叛亲离,嘟着嘴不吭声了,而我则继续和颜悦色地教育水银灯和小绮晶:“所以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水银灯低头不语,小绮晶低头打瞌睡。

  “很好,态度不错,下不为例——下楼吃点心去吧!”

  水银灯一声欢呼:“万岁!”然后拉着还没反应过来的小绮晶就逃窜了出去,留下莉莉娜炸毛一般地上蹿下跳:“喂喂喂!老大!不是吧,偏心也不是这么明显的,等于说这次就算了?我可是喝下去半公升的墨水啊!而且你看看我这衣服,我这头发,对一个淑女而言最重要的两样东西这都被亵渎了好不好……”

  “行了行了,偶尔让让小灯,平常净是你欺负她了。”我拧了拧莉莉娜的脸蛋,对方愤愤不平地看了我一会,终于认命地摇摇头:“你个女儿控,太宠她了。”然后一打响指,绿色的光幕从头到尾扫过,那乱蓬蓬的鸡窝头、碎布装、彩虹颜料还有整条腿上的牙印顿时消失不见,就好像从一开始就是这么干净一样——除了鸡毛,莉莉娜神力有限,这个不属于她清洁范围。

  “说实话,小绮晶真那么厉害?”我帮莉莉娜把脑袋上的鸡毛摘干净,一边好奇地问道。

  “当然是我让她的,”莉莉娜顿时不可一世地仰起脑袋,小短腿在床上噼里啪啦地拍打着,“本教宗可是绝顶高手,等闲一个灵体而已,怎么可能控制得了……”

  “别吹牛,”我拍了她一下,“绮晶的精神力来源是我,在我身边五百米内就能跟永动机似的,我就是问你,她的精神寄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知道这个问题不是随便开玩笑的,莉莉娜也严肃起来:“说实话,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古怪的能力,神殿里的神秘学典籍根本没有相关记载,一个灵体可以如同生物一样寄生在另外一个灵体中,而且还能操控宿主的行为,并且她不但可以寄生于其他人的灵魂,还以别人的精神力当做粮食——假如不是你的精神力实在变态的话,恐怕不等那孩子学会控制自己的力量,你就让她吃成傻子了,每天下午迎着夕阳流口水那种。”

  “你就明说自己也不明白怎么回事不得了。”

  “我就是不明白,这没什么丢人的,知识是无穷的,”莉莉娜一板一眼地摇晃着手指头,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但我猜这还是跟你有关——你的虚空生物身份,这好像已经导致了很多解释不清的东西。父神说老大你是一个资讯干扰源,所有与你相关的东西都被一个类似命运的漩涡笼罩着,那孩子恐怕也是,她的生命形态不符合神殿中关于‘生命’的定义,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她不受任何生命形式的困扰,而可以寄生在任何一种生物的精神中,汲取养分,控制,甚至杀死宿主。这可是很危险的能力。”

  “所以我平常都不敢让她出来啊,”我头疼地揉了揉脑门,“没有善恶观念,也不知道轻重缓急,小绮晶和你关系本来是不错的,但她还是果断地对你用了精神寄生这种有极大伤害力的技能,就是因为她不知道这是可以弄死人的——当然幸好伤不到你。”

  “谁说伤不到!”莉莉娜呲牙咧嘴,“伤到了!伤到了一个淑女的尊严!第一次被寄生的时候我是真被她控制住干了很多羞羞的事情诶!”

  我想了想,还是觉得莉莉娜纯属活该,平常丫太淘了,今天算是连本带利一起还了!

  *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