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独步 > 第289章苏蝶衣?真人?
  宇不凡其实对步铮还是有着妒忌的,不然就不会让步铮表演书法,因为他是书画双绝的神笔公子,画工方面输了,那就在书法上面找回来。.

  而他也只是承认步铮的画工而已,但并不觉得步铮的书法能怎么好,从步铮那奇特的画工之上,就能想到这个。

  有些人会被妒忌淹没了心理,会控制不住自己,会疯狂的报复诋毁被他妒忌的对象,而宇不凡并没有这样,他将步铮带进来,并将步铮的画挂在丹青楼二楼,给于很大的肯定。

  但这样,并不是说明他没有妒忌,只是他的肚量比那些人强大很多,能容得下自己的妒忌,在正事做完之后,找机会和对方比一下自己的另一种技巧。

  而他不直接让步铮写在那副画之上,也是因为那画与一般的画不一样,如果在上面题字的话,似乎让人觉得很不和谐,会破坏掉那种真是感觉。

  虽然他是妒忌步铮,但不会破坏这类作品。

  “书法,好嘞,这个随便写什么都可以。”步铮说道。

  “这个随便你。”宇不凡说道。

  步铮听到这话之后就放心了,因为他只会写那么一句,不然的话,他就只能写几个字几个字的,还有那些对联上的字,就是那些字不熟悉,没写过,他还是觉得那句话最好。

  于是,步铮就开始写字了。

  “他会写什么?”一边的人在讨论着,因为步铮刚刚出奇绘画表现,让所有人都很好奇步铮的书**底如何,也同时很想知道步铮会写什么。

  “上善若水……”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而这个声音让人听着很舒服,如邻家女孩一般的娇嫩。

  “你怎么会知道。啊,苏蝶衣……这是真人?”有人发出了尖叫声音,因为他看到了苏蝶衣的真人,刚刚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确定了一下才发出这叫声。

  随着叫声之后,附近的人都发现了苏蝶衣。在这个时候,那幅画还被人拿着,大家就出现看看真人看看画的奇怪举动。

  在看到真人的时候,大家更是觉得这幅画的奇妙,简直是一摸一样啊,这太神奇了。

  “我当然是真人了,难道还是假的不成,啊,这幅画……”苏蝶衣没好气地说道。当她发现那幅画的时候,她也呆住了,她刚刚本来只是路过的,看到这里这热闹就来瞧瞧热闹,顺便看一下自己认识的一个好友。

  可以说,她的出现只是一个巧合,而刚刚进来的时候,外面的人就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她就觉得奇怪了,虽然她习惯了被人注视。但今天的感觉好像不一样,大家的神情很是怪异。

  现在她明白了为什么,这里竟然有这么一幅画,而这幅画的背景就在自己的院子之中,更奇妙的是,昨天自己摆放的东西也出现在这幅画之中。也就是说,画这个画的人,一定知道自己院子里的情况。

  而昨天到现在,院子里的人只有三个人,步铮、她还有那送饭的丫鬟。而现在步铮就在这里写字,那就很大可能姓就是步铮画的这幅画,他竟然在这里玩起了文斗,就他那个连字都不认识的人。

  “咦,蝶衣小姐,你怎么也在?”步铮写完字之后就发现了苏蝶衣,而他的字果然是那十六个字,这让大家明白一件事,原来这两人是有关系的。

  废话,人家刚刚明明直接打招呼了,没关系才怪。

  当然,他们觉得是,这个关系是不简单的,步铮画苏蝶衣,而苏蝶衣又了解步铮写什么,这关系肯定非同寻常啊。

  “我来找你的啊。”苏蝶衣笑着说道,说完就指着那副画问道:“这幅画是你画的吗?”

  “是啊。”步铮点点头。

  “很不错啊,这画法也很奇特啊,你从什么地方学来的?我好像画过这样的。”苏蝶衣笑着问道。

  这个话让大家好像听出一件事情,步铮可能在苏蝶衣那里学过一点画画技巧,他们那里知道,步铮只是站在一边而已,并且还在修炼之中,要不是他习惯了留着一点意识留意周围的环境,根本就不会观察到苏蝶衣画画。

  不管怎么说也好,大家现在都明白,步铮这个土包子竟然和苏蝶衣有着很深的联系。

  “我没学你的,你的画法我不知道行不行,反正这样画最像真的。”步铮摇摇说道。

  “你这个画法是哪里学来的?”苏蝶衣说道。

  “我自学的,因为有些东西我都不认识,只能用画来代替,并且还要画的越真越好,以前用的是炭,还没有用过毛笔。”步铮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步铮的画不难理解,这种事情很多人都会做,只是没有人能做到步铮这样,将一副真实的画面呈现在大家的面前。

  步铮的画工之前宇不凡都说过是另成一派,就是说明这个很独特,是所有人没有见过的,更是没有听说过的。

  其实步铮的画没有任何的画工,他就是将一个真实的画面,用笔一点点的描绘出来,将记忆之中的画面,“放”在画纸之上,然后用笔描绘出来。

  “不管了,这幅画归我了!”苏蝶衣说完就将那幅画从别人手里夺过来,然后放入自己的乾坤镯之中,让其他人甚至都没有一点反应的机会。

  “啊……”那易师弟叫了一下,东西可是在他手里被抢的,而抢走的人又是苏蝶衣,他都不知道该怎么版了。

  “苏蝶衣,把画交出来,这可是我们儒雅阁的东西。”宇不凡淡淡地说道,同时看着步铮的字,他没想到步铮的字竟然会有大家风范,比他甚至还要强一些,这就让他内心更加无法平息了。

  加上步铮刚刚那幅画的造势,大家肯定会觉得步铮的字会更好一些,在这个时候与步铮比很明显是脑残行为,而幸好他也是有两手准备,步铮现在表现这么好的话,就直接给他一些鼓励,让他好好努力,至于自己想要比书法的事情,还是算了,再说事前也没说自己要出手。

  而现在苏蝶衣来捣乱,那就更合他的心意,可以吸引大家很多注意力。

  “什么是你们儒雅阁的,这画是步铮画的,画的又是我,怎么就成了你们儒雅阁的东西?”苏蝶衣反问道。

  “因为步铮他已经是我们儒雅阁的人,他刚刚通过了考试。”宇不凡说道,虽然步铮可能会让他的地位不保,但步铮这样的人才却很难得。

  “啊,我通过考试了吗?太好了。”步铮立刻接话道。

  “你通过入院考试了吗?”苏蝶衣看着步铮,她不觉得步铮能通过入院考试,或许过几天可以,但现在肯定不能。

  “?什么?这里不是吗?”步铮问道。

  “哈哈,你们这些笨蛋,哈哈……”苏蝶衣放肆地笑了,她虽然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可以肯定一件事情,那就是步铮连入院考试都不知道。

  而连入院考试都不知道的话,那就代表着他不可能进入这里,这里是属于高级区域,步铮入院也是先从初级区域开始学习。

  “什么?”步铮有些不明白。

  “你们知不知道他是什么人?”苏蝶衣问道。

  “……”

  “你们当然不知道了,你们一定不知道,他现在还不是学院的人,怎么能进入你们的儒雅阁,他最多也就只能进初级区而已。”苏蝶衣说道,一副你们真好笑的样子。

  “你不是我们学院的人?”宇不凡看着步铮问道。

  “这个,你们刚刚难道不是进入这里的考试吗?”步铮有些疑惑,看向杨玄。

  “什么啊,我哪知道你说的是入学考试,我还以为你说要进入这里的考试啊。”杨玄很快就明白自己误会了步铮的意思,摆摆手一副这不关我的事情的样子。

  “那这里收我不是一样吗?”步铮说道,“我不是通过这里的考试。”

  步铮觉得只要有地方收自己就行,他哪里管这地方是什么地方。

  “就是,入学不过是一个形式,我们收他这个学生。”宇不凡说道,在特殊时候,用特殊的标准。

  “你们要收他啊,你们先听我和他说几句,到时候你们收不收随便你。”苏蝶衣有些小狡猾地说道,然后转头看向步铮。

  “步铮,你要搞清楚,你要是进入这里的话,他们这些人可不会浪费时间教你读书认字。”

  “啊,这样啊,那不行,我还是去参加入学考试,在哪里进行的?”步铮说道。

  “什么意思?”

  众人听到苏蝶衣与步铮的这个对话的时候,有些发愣了,这话是什么意思,没人教他读书认字,难道说,他还需要去读书认字?

  这个就算是初级区也没有教的,那只有儿童区才有可能!!

  “你这话的意思是说,他还不识字?”宇不凡推测出这个可能,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错,他就是大字不识几个,跑过来就是为了学习认字的。”苏蝶衣点点头,笑着问道:“你们现在还要他吗?”

  “……”

  众人沉默了,步铮的画是顶级的,书法大家没有看到,现在已经被苏蝶衣收走了,就乘着宇不凡发呆的时候,估计他们也看不到了。

  但怎么说,他们也不相信步铮这个二十出头的人,竟然还不识几个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