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绝密计划之七重丛林 > 第六章置人于死地
  她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像半空中闪过一道惊雷。我全身剧烈的抖动了一下,王震猛地跃起来,双眼通红地瞪着李清灵叫道:“什么?”

  李清灵被他的架势吓得瑟瑟发抖,不敢直视他的眼睛,身子向后缩去,在王震不停地催促之下才低低的道:“我只知道这山洞不能进,进了人就会死,就会消失。但我却不知道该怎么才能逃脱。”

  我心中猛地窜起一股怒火,王震一把攥住她的前襟,举手作势要打,但最终手还是没落下去。我和张思远惊的呆在原地,丝毫没有要去阻拦王震的打算。王震怒气冲冲的盯着头扭向一边的李清灵吼道:“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

  李清灵倔强的梗着脖子,眼泪却啪嗒啪嗒的大颗摔在地上。王震最见不得女人哭,他手足无措,烦躁的把李清灵搡到一边,黑着脸紧靠着张思远坐下来,从兜里掏出根万宝路点上。

  我紧紧的盯着低声抽泣着的李清灵,心中无比纳闷她为什么明明知道山洞的厉害还非得要进来送死,难不成是她没说真话?难道她知道逃脱的法子?李清灵哭的双眼红肿,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和面包车上的那一幕何其相似——等等,面包车?

  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响指,站起来走到李清灵身边对着抽抽噎噎的她冷声道:“你这么做,是为了李希瞰吧?”

  李清灵瞬间抬起泪汪汪的眼睛皱着眉看着我,我继续道:“你把我们带到这里,是想让我们在山洞里统统消失,这样寻找李希瞰的最为强大的一股力量就自动瓦解了,也算是给他大大减轻了负担。至于那个司机是不是你安排好的,你又是不是知道如何逃脱的法子,我并不关心,而且我知道你也绝对不会告诉我。”

  王震气的脸都白了,唰的站起来一字一句的斩钉截铁的道:“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再是一个团体,就算你死在我面前,我都不会为你皱一下眉头。”

  后来回想这话不由得觉的讲的有些太过绝情,可当时大家都在气头上,若不是觉的三个男人合起来欺负一个女人实在不像话的话,我们三个早就撸起袖子拳脚招呼了。李清灵什么都没说,从地上捡起她的背包,头发蓬乱的低声抽泣着向前方缓缓走去。

  王震气冲冲的一屁股坐在地上,胸膛仍在剧烈的一起一伏。张思远向她的背影深深望了一眼,不由得啧了一声,半晌叹道:“我们……这么做对么?”

  我更加气不打一处来,瞪着眼睛怒道:“她为了她的情郎,宁可把六条鲜活的,平时对她也算不错的生命置于死地!你跟这么歹毒的心肠比起来连个屁都不算。”

  张思远长叹了一口气,没说什么,有些无奈的扭过头去,碰碰身边呆呆望着地面的王震,闷声道:“给我支烟。”

  他夹起烟放在嘴边狠狠吸了一口,愁眉苦脸的刚要开口,眼前却突然掉下一滴有些浓稠的水滴,落在他的脚边。水滴和地面一接触就升起白烟,同时发出嘶嘶的响声。张思远把脚拿远了一些,耸了耸鼻子问我们道:“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有些呛人的味道?”

  我吸了吸鼻子,空气中的确弥漫着一股刺激性的味道,弄得我的鼻子和眼睛都有些发酸。我正在暗自奇怪这股味道是从何而来,身旁的王震却突然充满恐惧的大叫一声,震的山洞里不断传来让人毛骨悚然的回音。王震一个骨碌爬起来,抽到一半的烟扔在地上,拉起一脸茫然的张思远,冲我喊道:“快跑!”

  我不知所措,顺着王震的视线看过去,不由得浑身一震,什么也顾不得了,撒开双腿以最快的速度狂奔起来。

  山洞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冒起了白烟,咕嘟咕嘟的让人毛骨悚然的声响不断地传来,无色无味的浓稠液体一滴一滴地不停向下落下来,地面已经被它腐蚀出无数个小坑,呛得人直流眼泪的气味渐渐充满了整个山洞。

  我一边发足狂奔,一边抓起衣服上带的帽子套在头上,虽然我已经在全力躲避山洞顶上掉下来的那些腐蚀性液体,可还是能感觉到运动外套的后背处发出嘶嘶的响声。我的寒意直从尾椎一路迅速上升,虽然恐惧驱使着我没命地向前狂奔,可我此时胸膛快要炸开了,呼哧呼哧的喘的像个破风箱,速度不由自主的减缓下来。张思远被我们落下一尺远的距离,呼哧呼哧的跟在身后。

  我的大腿处突然感觉一热,剧烈的疼痛在几秒钟后在大腿处像烟花一样炸裂开来,我禁不住惨呼出声,拼命支撑住才没摔倒在地上。王震见状费力的折返回来,抓住我的胳膊奋力向前奔去。我刚随他跑出几步,就听见身后的张思远发出一声比我凄厉无比的惨叫,这声音让我浑身的鸡皮疙瘩在一瞬间中全部起义,我惶恐的向后望去,只见他的胳膊上和大腿上已经被烧出了五六个洞,露出里面被腐蚀溃烂的皮肤。

  我触目心惊,一个踉跄连带着王震也差点摔倒在地,眼前的视野也开始渐渐变得有些模糊。我心一凉,心道我张玄英勇了半辈子,最后竟然要死无全尸地折在离家两千多公里的一个小山洞里,最丢脸的是竟然还中了女人的奸计。

  我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精神一松懈下来,双腿就再也迈不动了。王震察觉到我的不对劲,冲着我大喊:“跑!向前跑!”

  我无力的冲他摇摇头,眼眶一酸,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流了下来。王震的声音都颤抖了,他奋力的拉着快要坚持不住的张思远,失声喊道:“我们四个死也要死到一块儿!现在老王生死未卜,没准正在等着咱们去救他,不要让他失望啊!”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心中涌起千万种情绪,刚想对王震和张思远讲几句感人肺腑的话,却看到王震突然紧拽住张思远,疯了一般向前冲去。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又摇摇头,心道王震虽说性子比较急,有的时候有些冲动,但真的是一个可以信赖,可以托付的人。

  我头昏脑涨的忍受着剧痛和无比刺鼻的气味,太阳穴涨的像是要爆炸了。王震疯狗一般冲过我的身边后突然猛地把张思远推了出去,山洞里传来扑通一声,清凉的水花溅到了我身上。

  我心下纳闷道王震难不成疯了,怎么伸手推张思远……这句话没在我的脑子里盘旋完,我的脑海中突然划过一道闪电,紧接着就见王震冲到我身边,一只手搂住我的腰借着惯性奋力向前一扑,我的全身瞬间被水淹没了。

  我捂住口鼻,费力挣扎着浮出水面,一滴浓稠的液体不偏不倚的落在我的鼻尖前,水面上顿时升起白烟,同时水冒着泡向四周翻腾。我吓得连忙潜回水里,王震浮上去换了一大口气,指着黑黝黝的水底示意我们下潜。

  我一拍口袋,暗自庆幸手电没有在慌乱之中丢失。我费力的把它掏出来,向水底照去,却看到右侧有条黑乎乎的,半人多高的通道,不知道究竟通向哪里。

  张思远目瞪口呆,向我们投来一个充满恐惧的眼神,指着那条黑漆漆的通道询问我们要不要进去。清凉的水让我的神志清醒了一些,同时也给我满是汗水的身体降了降温。我忍着伤口的疼痛,游到洞口附近举起手电向里照去,只能望见水波涌动着的通道。王震望着已经有些沸腾的水面和仍在不断渗下来的粘稠液体,拍拍我们,浮上去换气后灵敏的像条鱼般在一瞬间窜进了通道。

  我向张思远打了个手势,对他点了点头,学着王震的样子换气以后以最快的速度潜回水面下,追着王震游进充满了未知的通道,张思远紧跟在我屁股后头。

  我们虽精疲力竭,可却丝毫不敢放松警惕性和游泳的速度。一连游出好几百米之后,我的四肢酸痛无比,肺也快要爆炸了。前方王震的速度也有所减缓,看样子他也快撑不住了。绝望在我的心中蔓延开来,我颓然的心道看来老子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命真的保不住了,看样子不是被溺死就是被腐蚀而死。

  我的窒息感越来越强烈,视线变得模糊起来,双手无力的垂了下去,从没如此渴望过充满了雾霾的空气。正当我混混沌沌地快要沉入水底时,前方王震的身影却忽然一闪,从通道里钻了出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