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时光说你还爱我[重生] > 25.chapter25
  看得出来,贺颜对白朝阳的这个反应非常满意,以至于话音刚落,嘴角立即就开始上扬。

  不过如果她可以知道白朝阳在想些什么的话,大概会气的吐血。

  因为白朝阳在目测她高跟鞋的长度,看着有十二公分的样子。

  啧啧啧,就这身高,也好意思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跟她讲话。

  撇开身高不说,白朝阳上辈子好歹也活了近三十年的岁数,她贺颜现在满打满算也就是个二十岁整的小女孩,着实让白朝阳懒得和她对峙。

  没什么意思。

  不过她要是想玩,那就陪她玩会好了。

  佯装痛苦状,白朝阳配合的摇摇头,“什么都不了解,要不你讲给我听?”

  冷冷的“哼”了一声,贺颜眉间扬起愉悦的弧度,她说,“我六岁时就认识你了。”

  猜得到。

  高一那年你能准确无误的叫出我的名字,我就知道,你认识我很早。

  点点头,白朝阳示意她把话说完。

  “原因简单的很,是因为许伯伯说,你是个可怜的落魄豪门小公主,而且,造成你落魄的人……”顿了顿,贺颜凑近白朝阳耳边慢慢吐气,她说,“就是许伯伯。”

  意外吗。

  其实也还好。

  气吗。

  大概很气。

  可白朝阳却没什么反应。

  其实从前,也就是上辈子。

  她不止一次问过许暮,为什么不带她去见他的父亲。

  甚至就连结婚,也都是两个人自己做了决定。

  许暮对她说,爱她是他的事,与其他人无关。

  那时候白朝阳多爱许暮呀,自然是他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可总有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结婚七年,时间消耗了白朝阳太多的热情和满腔的爱恋。

  他总是习惯对她说“乖一点”,“等着我”。

  可她等了他多久,就连自己也算不清楚了。

  要非说贺颜是他们感情里的羁绊,有时候白朝阳想,也不全是这样,她那么爱许暮,如果许暮愿意早一点和她说明贺颜的问题,或是解释一句不爱贺颜。

  她一定会信。

  有时候,她想要的,不过就是一句解释而已。

  可许暮,独自承受太多,就连一句相信我,都不肯施舍给她。

  或许上辈子她想要的太多,所以才会在最后,失去的彻底。

  她和许暮错过的,很让人叹息,也很难让她释怀。

  大概不死一次,人真的无法看开很多东西。

  当你真正触碰到死亡的那一刻,你就都懂了。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爱而不得,更让人绝望的东西吗。

  当然,没有了。

  “你有在听我讲话吗?”贺颜有些不耐烦了。

  有。

  只不过,白朝阳伸出左手,虎口的位置上翻给贺颜看,她问,“这里有一道伤疤,你看得见么?”

  愣了愣,贺颜视线顺着她的手游离了一番,哪里有什么伤疤,有些生气的,贺颜蹙起眉头,“你耍我?”

  “是啊。”白朝阳笑,“就是耍你啊。”

  眼看贺颜就要发火,白朝阳不紧不慢的继续说,“别人说什么话都信,那不是单纯,而是傻。”

  顿了顿,白朝阳扬着下巴逼近贺颜几分,接着补充,“你说我父母的死和许明博有关,我无话可说,也不否认。那么,你呢?”

  贺颜不解,嗓音带着几分不稳,“我怎么?”

  扯了扯唇,白朝阳眉间挑起冷漠的弧度,“你以为叶阿姨拜托许暮照顾你一辈子,是看你可爱吗,没拿镜子照照自己吗,要不是因为你和叶阿姨长的有八分相像,许明博怎么可能留你到现在?”

  身形晃了一晃,贺颜唇舌有些打颤,“你……你怎么知道许暮母亲的样子?”

  拜托。

  上辈子我是许暮的妻子好吗。

  勾了勾唇角,白朝阳把脸侧过来贴近贺颜的耳朵,她状似安慰,“放心,你不是许暮的亲生的妹妹,至于叶阿姨,当然也不是许暮的亲生母亲。你大可肆无忌惮的继续爱着许暮,说真的,我一点儿都不会介意。”

  许暮说他一辈子不会爱你,那我一辈子都会信他。

  可现在贺颜的思绪,明显已经不在这里了,有些不可置信的,她复又问,“那谁是我父亲?”

  谁知道。

  你自己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

  不过有一点,你还别说,白朝阳真的知道。

  刻意的和贺颜拉开些距离,白朝阳神色平静的说,“你不是说我父母的死和许明博有关吗,据我所知,你父亲的死,很巧,也和他有关。”

  贺颜脚下有些不稳,扶着茶水台的手止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

  白朝阳看在眼里,不动声色的暗了暗眼眸,她反问,“怎么样?知道了你口中的许伯伯其实是害死你父亲的人,知道了这些以后,还爱许暮吗?”

  贺颜张了张唇,还是没说什么。

  怎么能不爱呢,白朝阳想。

  他可是许暮啊,他那么美好,为了爱他,总要付出些代价。

  她用生命换来了再一次的机会,那么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再因为自己的愚昧和不相信,而失去他了。

  许明博是许明博。

  而许暮,只是许暮。

  她爱的人,是她的爱人。

  看得出来贺颜的情绪已经开始不稳了,得饶人处且饶人。

  更何况,白朝阳告诉她这些,目的不过是想让她知道,无论许暮的父亲是谁,可她爱的人是许暮这个人,除此之外,没什么能动摇她的爱。

  白朝阳把温度刚刚好的咖啡推向贺颜,末了,她留下一句,“不要费尽心思的,试图动摇我对许暮的爱。”

  因为我早就不是上辈子那个,脆弱的,无能为力的白朝阳。

  轻信他人这种事。

  早就不适合我了。

  关上茶水间门的那一刻,白朝阳其实有一瞬间的心疼贺颜。

  可转念想想。

  屁嘞。

  有什么好心疼的。

  她受了许暮那么多年的照顾还有理了吗。

  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享天得地的小公举啊。

  哼哼唧唧。

  一点儿都不成熟,完全就是个小屁孩儿。

  竟然还学人家玩什么宫斗小心机,她白朝阳看过的宫斗剧可不比她少的好吗。

  挺挺小胸脯,没有被人动摇心思很骄傲!

  顿了一顿,白朝阳脚下突然一软。

  槽槽槽槽槽槽槽啊……

  她是不是太草率的,就把许暮守了这么多年的秘密给暴露了啊。

  完了完了,许暮要是生气了怎么办。

  她可不想再死一次,把解释的话留到下辈子说了,匆匆忙忙的,连招呼都没打,白朝阳脑子一热就往楼梯间跑。

  总裁直达电梯不能坐,但楼梯间跑上去总没有人拦吧。

  有人拦再说,先把话解释清楚要紧。

  可能是心里太着急,白朝阳路过电梯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到开着的门里站的是谁。

  一只脚刚刚踏离电梯边的位置,腰上就被人一箍,惊叫声还没发出,双脚就忽的悬空,再落地的时候,她整个人已经稳稳当当站在了总裁直达电梯里。

  心跳还没稳定,白朝阳就回头确认了一眼。

  许暮正低着头看她,唇边带着浅笑。

  想都没想的,白朝阳就迅速转过身来,胳膊往许暮肩头一搭,双手迅速的环到他脖颈后搂紧,讨好意味十足的,垫着脚尖去亲他下巴。

  被她的热情怔住,顿了一下,许暮扶稳她的腰把人往上提了提,挑眉问,“需要把电梯里的摄像头关掉吗?”

  ……脑袋里每天都在想些什么。

  有点儿不满的轻咬一口他下巴,白朝阳小心翼翼地问,“你还有工作要做吗,忙不忙,我有重要的话想和你说。”

  重要的话。

  那不论有没有工作,也不论忙不忙,都得听完。

  抬起左手手腕看了一眼时间,许暮长臂一探,把原本是通往二十三楼的电梯换成了地下一层停车场,吻了吻白朝阳的额头,他柔声,“我帮你请假,今天就先回家吧。”

  旷班啊。

  那敢情好。

  这比旷课还让人感觉开心。

  不过,许暮这车开了没十分钟,白朝阳就开始抱怨,“这条路虽然不堵,可是会绕的很远哎,等到回家都晚上了。”

  许暮偏头看她一眼,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我有说回家,是回你家吗?”

  那还能回哪,眨眨眼,白朝阳恍然,“回你家?”

  许暮勾了勾唇,意思是,没错。

  白朝阳懵了,“回你家做什么啊?”

  话音刚落没多久,许暮就把车子驶进了一个安静的复式公寓楼小区。

  把车停好,许暮探过身子去帮她把安全带解开,这期间,唇角扬起的弧度更甚,瞥一眼白朝阳还有些懵的表情,他低声笑,语气凉薄却带着些暧昧。

  他说,“不回我家,怎么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