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跨年代 > 10.第10章早餐
  第10章早餐

  初次出师大捷,李纪亚还有几分不踏实。

  破坏气氛的自.慰器被叶海放了起来,就李纪亚那面红耳赤的样子,他也该相信他。

  李纪亚也不好出卖自己的队友,叶海问了两句就不问了,估计是他们寝室的某位同学的吧,不由想起那个直言不讳的小同学,还真看不出来。

  现在的孩子可比当年的他们污得多了。

  迤逦气氛被打破,李纪亚和叶海各自出一身汗,不过谁也没像往常那样转身就回房间洗澡。

  背包已经李纪亚扔到一旁,他现在就想在叶海身边多待一会儿。

  他也没有想过今天表白,什么准备都没有做,就那样脱口而出,他冲动了,可是他觉得自己能够承担本次冲动的后果。

  关系的忽然转变令两人沉默,刚才的激情被一扫而空,剩下的就只有简单的沉寂。

  叶海倒是老油条一些,看着李纪亚依旧脸红,眼神还不敢跟自己对上,就想逗逗他。

  “纪亚,以后可别再跟你同学买这些不实用的,假的毕竟是假的,肯定还不如真的好用。”

  上周末还因为说教而将李纪亚气哭,这周大概就是说荤话要将李纪亚气得脸蛋冒氢气。

  李纪亚气呼呼地:“海叔,真的不是跟同学拿的,我发誓。”

  叶海轻笑出声,是李纪亚没听过的笑声,他有点茫然不知所措,不过他现在觉得一点也不尴尬。

  刚才是非常非常非常尴尬,简直羞愤欲死。

  现在的李纪亚的一颗心倒是落下半颗,还有一半悬在空中,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叶海的反应令他不太敢相信,总觉得不踏实。

  他觉得吧,叶海拒绝自己才是正常。

  左思右想也没想出来叶海喜欢自己哪里,上周被气哭一事还厉厉在目。

  现在也要欺负他。

  叶海和李纪亚都需要时间去接受关系的改变,主要还是叶海,刚才的亲吻耗尽了他的忍耐力,估计再不去洗个澡他就要直接将李纪亚扑倒在沙发上了。

  试想,一个好些年没有交男朋友的男人能够忍得住不对又鲜又嫩的小竹笋发出进攻吗?

  所以,叶海现在对李纪亚的话绝对是出于真心:“刚回来,全身都是汗,我想先去洗个澡。时间也不早了,你也早点洗澡睡觉,回来的路上我看你一直在打哈欠。”

  跳过激情尴尬的话题,两人还是可以正常交流下去的。

  李纪亚一个劲儿的点头,他现在还处于即兴奋刺激又羞涩难奈的复杂情绪中。

  叶海每次一回家确实要先洗澡,他总是说不太受得了外面的汽油味,不想把脏东西带进家里,这点倒是没有什么好考虑的。

  得到想要的答应的李纪亚今天也不作,乖乖在自己的房间放水泡澡,有道是有由奢入俭难,他现在也是深有体会,在寝室洗澡时间都不长,洗干净就得出来,毕竟后面的同学还得洗澡。回到家就不一样,可以安安心心的泡澡,没有谁会突然敲门说要进里面上厕所。

  没错,每次他洗澡洗到一半陆茗均都会抽风敲门喊:“纪亚,你快点,我快要忍不住了,我想拉屎!”

  每一次李纪亚都非常无语。

  终于可以好好泡个舒服的热水澡了。

  泡澡也泡不了多久,李纪亚泡了半小时后便起来穿衣服,他今天没有特意穿衬衫加小内裤,而是穿上中规中矩的睡衣睡裤,晚上的天气越来越凉爽,容易感冒。

  一直以来他都一个人,习惯性病不起。

  他洗完澡后又吹干了头发,才出去。

  上周之前他还想方设法勾引叶海,今晚他却是保守起来,为什么会这样儿?

  他果然做不到像陆茗均那样在喜欢的人面前开放无比,简直没有底限,自己可是有底限的小人儿。

  噢,又被那位套路姐姐给影响了。

  叶海正要端杯水回房间,却见李纪亚站在房间门口一个人不知道在纠结什么,眉头紧锁,三千发丝也在为他的事而愁似的。

  他们不是刚刚互相表白过么,怎么还不高兴?

  是不是他哪里做得不对。

  应该不会呀,他们刚才前后对话内容可没有伤人。

  叶海上前一步,站在李纪亚面前:“怎么了站在门口,还不睡觉?”

  淡淡的薄荷味儿直冲李纪亚的鼻息,整个人本来就被热水泡得晕乎乎,属于叶海的男性气息更是令人着迷,又要晕了。

  影帝即便成为了导演,那魅力也是不减当年,更何况,他还被封为冻龄影帝,魅力怎么可能有所下降。

  按照陆茗均的套路,李纪亚应该这么回答叶海:我要亲亲才能睡!

  可是,他是李纪亚又不是陆茗均,当然不能如此直白提要求。

  倒是叶海仿佛看穿他的意图,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并在他耳畔轻语:“晚安。”

  李纪亚眨眨眼,叶海转变得也太自然了些,他会不会是在演戏啊,只是为了让自己不再纠结他们之间的问题。

  人家没说喜欢的时候他就想着勾搭,等人家都说喜欢了他又怀疑真实性,李纪亚都为自己的多疑感到头疼。

  既然叶海都说了晚安,他也得说:“晚安。”

  叶海睡二楼,李纪亚睡一楼,遥遥相望。

  刚刚确立情侣关系,到底中间还隔着点什么,相处起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自然。

  到底是什么呢?

  不知何时,李纪亚手上多了一杯温水,是叶海刚才塞给他的吧。

  用叶海喝过的杯水喝水,李纪亚觉得嘴唇都在发烫。

  此刻,李纪亚不由自主想起进门的那个激吻,想到不该想之处,便将头埋在枕头傻笑半晌,就这么傻愣愣地床上自娱自乐近两个小时,将近凌晨才正式入眠。

  昨晚脑子兴奋过度,又晚睡,不意外,李纪亚起晚了。

  李纪亚打着哈欠伸了伸懒腰,懒洋洋的从床上爬起来,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

  窗台上的两盆绿萝绿意盎然,往常李纪亚可没觉得它们绿得如此鲜明,今天似乎看什么都美美美。

  这是一个非常新鲜幽丽的早晨,晨光正在这座新兴的城市上空盘旋,初醒的太阳的桔黄色的眼睫已落在高矗的楼房的顶端,给大地镀上一层浅金色,空气清冷而甜蜜,也给李纪亚披上了一件名为“甜蜜”的外衣。

  即便是李纪亚起晚了,他也比叶海醒得早。

  换上简便的衣服裤子,李纪亚选择到楼下光顾街角一家卖包子油条豆浆的早餐店的生意。

  店铺开在高楼耸立中不起眼的街道,店面陈旧,却未影响它的生意,过来光顾生意的都是街坊邻居,还有拿着零钱过来给家人买早餐的小孩。

  在这儿,李纪亚总能回想起小时候妈妈带他却街边吃早餐的场景,他就喜欢坐在晨光下,和妈妈一人一碗豆浆,一人一根油条,吃着油条的妈妈会叮嘱他去学校要好好听课,不要走神,衣服要穿好,放学后不要乱跑,过马路时不要闯红灯,不要单独一个人跑出学校,有陌生人搭讪一定要往人群中走,大喊“妈妈”。

  每逢周末,李纪亚总会过来买早点,连续两年,风雨无阻。

  老板和老板娘都已经五十多岁了,他高中未毕业前他们就说过要去给儿子带孙子,早餐店可能开不下去了,可是半年后,店铺还开着,李纪亚就知道,他们肯定舍不得早餐店。

  他也舍不得这儿。

  这家早餐店有妈妈的味道。

  老板娘边装油条边问道:“小亚,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你过来买油条。”

  李纪亚照实说:“我上大学军训去了。”言简意赅。

  老板娘笑笑问他是不是照旧两根油条一杯豆浆,在店里吃。

  李纪亚摇头:“不,我要四根油条,两杯豆浆,打包的。”

  老板娘:“好,交女朋友了,给女朋友带的?”

  李纪亚又摇头:“不是,是给我家人带的。”

  李纪亚买了足够两人份的早餐后便往家中走,过马路时,他总会谨记母亲的教导,一定不要闯红灯。

  在等红绿灯的过程中他摸了摸口袋,没带手机出门,不知叶海起来没。

  叶海起来了。

  阳光太过刺眼,他缓了缓才从床上爬起来。

  他的房间朝向与李纪亚楼下的房间是一样的,不过他的窗台上放着的不是绿萝,而是两盆吊兰,功能都差不多。

  平日两人也不在家里,打理花花草草的工作多半交给钟点工,也就是浇浇水,不让它们死了就成,至于养什么君子兰等名贵花卉,总归是不现实。

  梳洗完毕,叶海才出房门,他穿上了运动服,准备到跑步机上运动一会儿。

  不过,第一件事却是先观察李纪亚起来没,在他印象中,李纪亚就没有比他晚起过,只要他起床,李纪亚一定不是厨房里忙碌,就是缩在房间里写作业,然后告诉他早饭放在哪儿,他只要揭开盖子就可以吃了。

  外面很安静,没有听见电脑播放器播放的轻音乐声响,也没有听见厨房抽油烟机的声音。

  在屋内角角落落都找了一圈,叶海都没有见到李纪亚,人呢?

  “纪亚。”

  “纪亚!”

  “李纪亚!”

  “你跑哪儿去了?”

  总不会因为昨晚的事他跑回学校或者到外面去了吧,真的不能不由叶海多想,李纪亚有小脾气,爱哭之外,他还喜欢多想。

  叶海尝试拨打他的手机,但是他听到的振动声却是源于他房间的书桌上。

  房间门没锁,背包挂在椅背上,手机也搁在书桌上,电脑是凉的,没开过。

  东西都在,但人呢?

  叶海心焦不安,但是又不知道上哪儿找人。

  这一刻,他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对李纪亚是半点都不了解。

  还好他没继续没脸没皮当养父,改当男朋友,还有进一步深入了解的机会。

  所以,他到底去哪儿了。

  在沙发上捏着手机干坐五分钟后,大门终于被推开,双手提着两人份早餐的李纪亚被叶海给盼回来了。

  叶海主动帮李纪亚拿过早餐:“出去买早餐怎么不带手机,我以为你去哪儿了。”

  李纪亚换上拖鞋,说:“我怕晚了出门,油条被卖光,一时着急忘记带手机,抱歉。”

  叶海将早点往餐桌上一搁,把李纪亚拉到自己身边,郑重告诉他:“记住,以后你是我男朋友,去哪儿都得带着手机,要是把你弄丢了,我会哭的。”

  哭?

  叶海会哭吗?李纪亚心想。

  不过,他没敢问,一回来叶海就严肃的向他宣告主权,他有点喜欢这种感觉。

  李纪亚绝对是听进心里去,应道:“下次一定记得,你快坐下来尝尝我买的油条和豆浆,可好吃了。”

  叶海接收到李纪亚满满期待的目光后忘记自己起床想跑个步的想法。

  亲自给他买的早餐,一定很珍贵。

  油条看上去倒不是非常油腻,咬一个口,又酥又脆,还特别香口。

  好吃。

  一看叶海吃个不停,李纪亚觉得自己一大早跑去排队还挺值得。

  李纪亚解决自己的分量,说:“明天早上你还想吃油条吗?我可以去买。”

  叶海:“昨晚忘记跟你说,今天下午有几个朋友约我去庄园里玩高尔夫,晚上会在那儿住一晚,明天才回来。”

  李纪亚有些失落,他还想跟他说一说妈妈的事,算了,有机会再说:“哦。”

  叶海帮他收拾桌子,见他愁眉苦脸的样子,就逗他:“怎么了?”

  李纪亚:“没事,你去玩吧,需要帮你准备什么不。”

  小脸上写着满满的失落,叶海内心的恶趣味被压制下去,隔着桌子轻抬李纪亚的下巴,在他嘴上轻啄了下,眼中带笑:“你自己带上一套衣服就好了。”

  李纪亚眼眸立马发亮,因为叶海突的偷亲他没第一时间发表意见。

  叶海见他呆呆的又多亲一口:“对,带上你。”

  李纪亚拍开他的捏着自己下巴的狼爪:“带儿子玩耍?”

  叶海也不恼他:“不,带小男友出去鬼混。”

  李纪亚问他:“小男友帅不帅?”

  叶海脱口而出:“帅出银河系。”

  李纪亚又问:“小男友人好吗?”

  叶海不假思索:“会做饭,会拖地,会洗衣,会买油条和豆浆,万能。”

  李纪亚苦恼了:“小男友真辛苦。”

  叶海第一次发现,他的小男友真是个宝贝:“那我以后在他做饭的时候帮他择菜,拖地的时候帮他挪椅子,洗衣服的时候帮他晾衣服,买油条豆浆的时候帮他拎回家。”

  李纪亚叉腰满意地点头:“那还差不多。”

  李纪亚终于明白陆茗均为什么笑得那么刺耳了,因为他现在也想“嘻嘻嘻”。

  有男朋友真的不错,特别是这个男朋友还是自己追回来的。

  出发前,叶海和李纪亚收拾出去住一晚上的衣服,各自带一套。

  庄园建在郊区,车子的油不够,叶海必须在出发前先去加满油,两人提前出发去加油站。

  叶海刚启动车子,但看见李纪亚在摆弄自己的手机,不过他没看清是什么内容,要注意路况。

  到了加油站,在等候的过程中,叶海进加油站超市买了两瓶水,顺便打开自己的微信看朋友发的信息,快速回复。

  前头还排着两人,叶海又点开朋友圈扫了一眼,入目便是李纪亚最新更新的内容。

  一张豆浆油条早餐图,配的文字却是:嘻嘻嘻。

  再多便没了。

  “嘻嘻嘻”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在叶海买水时,李纪亚则利用短暂的时间给他的盟友陆茗均发信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