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只因当时太年少 > 080.他后悔了
  ——你也喜欢我,对吗?

  那晚苏卉眼底含泪倔强的看着他,一直重复这句话的画面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来来回回的播放着。百度搜索笔趣里biquli.coM

  你也喜欢我,对吗?当苏卉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看着她眼睛里溢满的泪水,那一刻他很想点头说“对,我就是喜欢你,我也喜欢你。”可他最后还是摇头了,“不,我不喜欢你。”

  沈泰森此刻只剩下后悔,后悔拒绝苏卉的告白,后悔让苏卉在暧昧中惴惴不安这么久。

  苏致回去了,走之前对他说,“劝劝苏卉吧。”

  他也想劝劝她,可是她根本不给他机会。

  手机关机,不去上学,待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到她。

  该怎么劝。

  他劝不了她,他只想跟她道歉。

  沈泰森坐在山坡上,直到天边的最后一点余晖消失不见,天空变得暗淡,四周漆黑一片,他始终垂首坐在那里,心里又纠结又懊悔。

  山坡处于这个小城镇的边缘处,这里过路的人少,没有路灯,沈泰森坐在草丛里,忘记一切外在的因素,沉默的发呆。

  他的手机早已没电关机,他不知道此时几点,也不知道自己在那里坐了多久,直到身边的蟋蟀鸣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嘈杂,他才精神恍惚的站起身,缓缓走下山坡,捡起书包背上,骑上自行车离开这个黑暗的地方。

  对于没有太多人生经历的沈泰森来说,失去苏卉就代表着失去了人生最重要的人。

  其实,经历多了之后就会发现,这个世界上可以失去的东西太多了。

  第二天周六,沈泰森一大早便出门去,他什么都没带,没有背书包,没有带课本,他今天不学习了,他要去找苏卉。

  在门口穿鞋的时候,沈泰森动作有些慢,对于即将要去找苏卉这件事,他还有些胆怯,穿上鞋走出家的时候,要去找她的欲念才强烈了些,他骑上自行车朝苏卉家而去。

  这条路他每天来来回回好几遍,红绿灯路口,向左是往学校的方向,向前则是往苏卉家的方向。

  每天上学之前,在快要接近这个路口的前一段路和后一段路,他总会刻意放慢速度,只是为了和苏卉“刚好”遇见。

  为了和她偶遇,他做了很多傻事,很多日后想起来都觉得脸红羞涩的傻事。

  早晨路上行人不多,沈泰森在过了马路之后遇见了晨跑的民兵,他放慢速度看着那些人从自己身侧跑过,眼神在每个人的脸上掠过,他记得苏卉说过顾紫想找一个人。

  他一直将苏卉的话放在心上,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南方的四月中旬,天气慢慢转热,沈泰森传来一件薄卫衣,骑过来的路上因为速度太快而流了满头汗,而且他一紧张时也会冒汗。

  越来越靠近的时候,沈泰森额头上的汗从两鬓滑落。

  停在昨晚的巷子口,还是那根电线杆,他一只脚踩在脚踏板上,另一只脚撑着地面。面朝巷子深处,眼神聚焦在苏卉家门口。

  巷子深处传来狗吠声,在这幽深的巷子里一点点声音都会特别明显。

  沈泰森随意的抹了一把汗,看着苏卉家的方向,脸上露出一丝笑。

  紧张又期待的微笑。

  六点钟,天已经蒙蒙亮,巷子口的路灯熄灭了,晨间的巷子有种寂静安详的平和感,偶尔走过一两个人,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沈泰森。

  沈泰森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

  他今天的目的是守在巷子口,等着苏卉出现,或者等到自己鼓起勇气走到她家门口,说一句“打扰了”然后走进她家门。

  沈泰森在巷子口等了两天,见了苏妈妈两次,见到苏致一次,但始终没见到苏卉。

  周一上学的时候,他特地去了苏卉的教室,可是她的座位空荡荡。

  走廊里,沈泰森和蔡俊新并肩站着。

  蔡俊新说,“她都好几天没来了,估计是怕来了看见旁边的桌子空空的,心里难受。”

  沈泰森表情凝重,他侧头看着蔡俊新,“顾紫是怎么死的?”

  蔡俊新耸耸肩,“不知道,我们老师没说,也不许我们到处说。”

  沈泰森有些失望,抿着嘴,交代道,“苏卉要是来上课了,你告诉我一声。”

  “好。”蔡俊新疑惑道,“社长你是找苏卉有什么事吗?”

  沈泰森愣怔了一下,他没意识到自己来找苏卉是一件很不妥的事,他几乎没有考虑过如果来了之后苏卉在教室里,他该跟她说些什么,该如何面对她,这些他都没有考虑过。

  “社长你要是找她有急事的话直接去她家找比较方便,我估计她这周也不来上课了。”蔡俊新好心建议道。

  沈泰森微微笑了笑,“没什么事,就是关心一下而已。”他感到有些别扭,于是说,“我先走了。”

  “嗯,社长走好。”蔡俊新笑着说道。

  之后的两天,沈泰森都没有得到苏卉来上学的消息,于是在周三放学后,他等在苏致班级门口。

  “你跟苏卉说今晚八点在你家路口外面的文具店门口见。”沈泰森对苏致说道。

  苏致沉默的看了沈泰森许久,而后点点头,走了。

  今晚沈泰森逃了晚修,站在文具店门口,等着苏卉。

  可是,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巷子深处始终没有出现那个熟悉的身影。沈泰森越等越迫切,给苏卉打电话依旧是关机,给苏家打电话,苏妈妈说苏致去晚修了,上高三之后苏致的手机就被家长没收了,所以,沈泰森不知道苏卉到底知不知道他在路口等她。

  抬手看腕表时,已经九点半过了,沈泰森犹犹豫豫,最后骑上自行车朝苏卉家的路口进去。

  站在苏卉家门口时,他有些退缩了,但是在他转身之前,苏妈妈看见了他。

  “怎么来了,快进来坐。”苏妈妈很热情的出来,拉着沈泰森进了屋。

  沈泰森很局促的站在客厅,环视一周之后,视线定格在走道尽头那个房门紧闭的房间。

  苏妈妈从厨房端着茶水出来,看见沈泰森还杵在原地,笑着打趣道,“别害羞,快来这里坐。”

  沈泰森脸上有些难为情,走过去坐在沙发上,双手握在前,他觉得自己冲动了。

  “是过来找苏致吗?”苏妈妈将一杯茶水端起放在沈泰森面前的桌上,“你怎么这么早下课,是没去晚修吗?”

  沈泰森毕恭毕敬道,“今晚有些事请假了,所以就没去学校。”他看了一眼客厅另一侧的走道,豁出去般鼓起勇气说,“婶,我是来找苏卉的。”

  “找苏卉?”苏妈妈狐疑的看了眼沈泰森,又将视线移到另一边去,看着走道尽头的那个房间,“她这几天都在屋子里,不肯出来。”

  沈泰森点点头,礼貌的微笑着,“我找她有点事。”

  苏妈妈不确定的看着沈泰森许久,略微想了想,“你去敲门吧,不知道她见不见你。最近颜言常来,刚开始小卉不让她进去,这几天就愿意颜言进去陪她说说话了。”

  沈泰森说,“我进去看看她。”说完他站起身,朝苏卉的房间走去。

  他站在门口,看着紧闭的房门,手不敢抬起来敲门,此刻很紧张,憋着一口气。

  沈泰森深呼吸,回头朝客厅看了一眼,苏妈妈已经进了厨房,没在客厅。

  他轻咳两声,抬起手轻轻敲门。

  门里没有声音。

  没有人应答,甚至一丝动静都没有。

  沈泰森再敲了敲,凑近一些听着门里的动静。

  还是没什么声音,他犹豫了一下,伸手转动门把,门居然没有锁,他轻轻转动,缓缓推开,朝房里瞄了一眼。

  房间开了灯,苏卉平躺在床上,戴着耳机,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在发呆。

  沈泰森的手还搭在门把上,站在门口的他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

  他想见她,想跟她说说话。可是他害怕,害怕苏卉会赶他走。

  苏卉的眼角余光瞥到门口有人,她朝这边看过来一眼,眼神淡淡的,当她看见门口站着的人是沈泰森时,她的表情顿住了。

  沈泰森不知道自己是该微笑,还是不笑。

  隔了这么些天再见到她这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可是看着她红肿的眼睛,他感到心疼。

  苏卉坐起身来,愣怔的看着沈泰森,忘记了动作。

  沈泰森最先反应过来,他松开门把,朝房间走进几步,“苏卉......”

  “出去!”苏卉忽而开口道,声音很强势。

  沈泰森的微笑僵在脸上,脚步停止,静静地看着苏卉,“苏卉,我......”

  苏卉根本不给沈泰森说话的机会,她坐在床上朝他大喊,“你出去,你给我出去,出去啊!”

  沈泰森愣了一下之后,往后退了几步,试图开口好好跟苏卉说话,“苏卉,对不起,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苏卉显然不想见到沈泰森,她拉起被子蒙住自己,嘴里不停的喊着,“出去!”

  沈泰森无奈,只能退出去,关上了房门。

  苏妈妈从厨房出来,歉意的看着沈泰森,“这孩子最近心情不好,脾气有点暴躁,你先坐会儿,我去叫她出来。”说完,她朝苏卉的房间走去。

  十点钟的时候,附近的学校敲响晚修下课铃,伴随着学生们的嬉笑声,从不远处传来,若隐若现。

  沈泰森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低着脑袋的苏卉,还有些不可思议。

  苏妈妈进去苏卉房间不久后出来,苏卉紧跟其后也出来了,经过他身边时,甩下一句,“跟我来。”

  站在路口的文具店门口,店里的灯照亮街道,歌声从关闭的玻璃门中挤出来,小小声的传播在他们之间。

  苏卉从走出房间到现在,一直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

  俩人面对面站了好久,最后,沈泰森开口道,“苏卉,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

  苏卉的泪的沈泰森开口的时候迅速的滑落,毫无预兆,连她自己都吓到了。她低头垂手,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咬着下嘴唇,克制住自己的哭声。

  “那天,我不是故意拒绝你的,我说的话可能让你误会了,但是我真的不是真心要拒绝你的。”沈泰森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他拒绝她的事是事实,而他不是真心要拒绝她的事也是事实,可是他不想让苏卉知道他喜欢她,所以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要不让她知道他也喜欢她这件事,那么解释起来就会很矛盾。

  他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心急如焚,但是手足无措。

  “别哭了。”他轻声安慰道。

  沈泰森看着她不断低落在地的泪水,鼻子一酸,感觉很心疼她。他想抱抱她,可是他做不到。

  抱一抱她的话,那么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变得没意义,连同他拒绝她的理由也变得矛盾。

  他不能越矩,所以只能沉默的看着她掉泪。

  苏卉的泪水就像坏了开关的水龙头,止不住。

  沈泰森看着苏卉越流越多的眼泪,手焦急的无处安放,“苏卉”他轻声道,“对不起,你别哭了。”

  拒绝一个人的告白没有错,错的是沈泰森违心了。

  他没有按照自己的心意来,让苏卉难过了,所以他道歉。

  苏卉知道在他面前哭泣是很面子的事,尤其是告白之后,他明确的拒绝了她,此时再哭,就像是在搏同情一样。

  她吸吸鼻子,眼泪还是无法控制,她有些恼怒,也是无意识的将气撒在沈泰森身上了,她猛地抬起头,用溢满泪水的双眼瞪着他,倔强的样子很让人心疼。

  “道歉有什么用?”她开口,语气很冲,声音沙哑。

  她已经哭了好几天了,从得知顾紫出事那天到现在,她每天都在哭,声音早就沙哑的不成样子,但即使这样,她还是开口了,骂道,“你为什么要拒绝我,难道我不好吗?你为什么要那样子对我,你干嘛让我那么伤心啊!”

  苏卉控制不住眼泪,也控制不了思维,很多话都是直接脱口而出,没有过多的考虑,“你对严婷林为什么那么好,你喜欢她吗?如果你喜欢她为什么老是跟我待在一块啊,你到底想干嘛啊,你就不该招惹我。你跟严婷林一样令人讨厌。”最后一句话几乎是没有带一丝犹豫和思考,直接就从她口中说出来,当她意识到自己说沈泰森令人讨厌时,她愣了一下。

  沈泰森直接就愣住了,难以置信又很受伤的看着苏卉。

  苏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但是她不想停止,她不想认错,她不想让沈泰森那么好过。

  失恋,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受伤,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难过。

  她不要,自己一个人为此内疚。

  苏卉心底有个坏念想,她直视着沈泰森的眼睛,心底有一丝退缩。

  但是,她不要再一次当被动的那一方。

  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红肿的双眼埋怨的瞪着他,“如果你不把话说的那么难听,我会那么难过吗,你要是委婉一点拒绝我,我就不会那么伤心,我就不会给她打电话,我就不会让她赶紧过来,她就不会死!”最后一句几乎是吼出来的。

  沈泰森懵了,看着发怒的苏卉,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反应。

  刚刚苏卉说他令人讨厌的事,他还是没能完全接受。

  他不过是喜欢她的时候告诉自己现在还不是在一起的时候,他只是在克制自己的时候忍不住的一次又一次的靠近她而已。

  苏卉哑着嗓子还在说,“不喜欢就不喜欢啊,拿什么高考来当挡箭牌啊,我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吗,你为什么要找那种借口拒绝我,你这样让我很生气!你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很差劲,连高考都比不了!”

  “你应该为此感到愧疚,所有的一切怪你。”

  “都是因为你。”她含泪失望的看着他,轻咬着嘴唇,倔强的像头牛一样。

  沈泰森心里咯噔一下,鼻子感觉很酸,眼睛也很酸,他也想哭,但是他吸吸鼻子克制住了汹涌的泪水,用无辜的双眼看着苏卉。

  苏卉咬唇瞪了沈泰森一眼,转身离开。

  沈泰森赶紧追上去,拉住苏卉的手臂,“不是的。”

  他说,“不是那样的。”他很焦急,他害怕苏卉误会。

  “我没有拿高考当借口拒绝你。”沈泰森急迫的解释道。

  苏卉一听这话,表情更加失望了,她甩开沈泰森的手,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所以你拒绝我纯粹是因为不喜欢我。”

  “不喜欢还跟我暧昧不清,你是不是很讨厌我,所以才这样对我,让我喜欢上你,但是又得不到你,你讨厌我所以才这样做的对吗?”苏卉一边落泪,一边平静的看着他,淡然说道。

  沈泰森慌了,“不是,我没有讨厌你。”

  “我喜......”

  “够了!”苏卉打断了沈泰森的话,她的目光满含泪水,失望的看着他,“你别再来找我了,我不想再见到你。”她转身离开。

  沈泰森跟上,脚步急促,“你听我解释。”

  “苏卉。”他拉住她的手,迫使她停下。

  苏卉反手甩开他的手,大力推了他一把,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她没再说话,看了他几秒后,转身跑走了。

  沈泰森杵在原地,懊恼的抓着头发大叫。

  苏卉失望了。

  苏卉对他失望了。

  他,完蛋了。

  苏卉不要他了。

  苏卉不喜欢他了。

  沈泰森慢慢蹲在地上,低头垂手,无比失落。

  那时候,还很幼稚,宁愿相信自己以为的真相也不愿意给对方一分钟的时间解释清楚事实。

  于是,总是在错过。

  误会堆积久了,就变成了遗憾。

  沈泰森最大的遗憾,就是这晚想说的那句“我喜欢你”被苏卉打断了,没有机会再次说出口。

  年少时,苏卉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亲耳听见沈泰森对她说,“我喜欢你。”

  一旦过了这个时间,就算听见沈泰森说,“我爱你,非常非常爱你。”也已经无事无补了。

  那个时候想要的一句话没有得到,过了那个时间点,得到了也不是想要的了。

  这晚的沈泰森很无助,他找不到机会解释。

  苏卉不愿意见他。

  他后悔了。

  可是后悔又能怎么样,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后悔药,这个世界上也没有时光机。

  一切回不到最初,一切只能朝未来走。

  沈泰森蹲在地上沉默的掉了几颗眼泪,缓了许久才控制住情绪,站起身来,看着路口苏卉离开的方向,委屈的感觉又涌上来了。

  这一晚,沈泰森在苏卉家的巷子口站了半夜,脑海中的回忆从刚开始认识苏卉那天开始一直到今晚她狠心离开为止。

  回到家的沈泰森一夜未眠,拿着苏卉曾经偷偷放在他课桌上的信,一遍又一遍的看着。

  他沉默的时候,周身都会陷入一股隐形的寒潮中,很多时候他生气了,所有人都不敢靠近他。

  但是当他难过的时候,所有不敢靠近他的人都会开始心疼他。

  有一次月考因为失误,沈泰森考了有史以来的最低分,当天他的心情极差,刚好那天晚上是他和苏卉一起去图书馆的日子。

  他很想对苏卉笑,可是成绩下滑的打击很大,他一时接受不来,于是整个晚上都是板着一张脸。苏卉不敢像从前一样走在他的身侧离他很近,她不敢跟他说话。当他抬头看向苏卉的时候,她脸上的担忧和少许的害怕让他震惊,于是他对她笑了笑,她瞬间就开心了。

  沈泰森一直都知道苏卉是个特别容易满足的女孩,只要对她笑一笑,她就会很满足。

  可就是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女生,生气的时候让他感到无力,让他感到害怕。

  脑海中,苏卉对他笑着喊他“队长”的画面,重叠,交叉播放。

  从这晚之后,沈泰森消沉了几天,直到蔡俊新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

  “苏卉来上课了。”

  蔡俊新说完这句话,沈泰森立马转身跑走了。

  他一路跑到高二的学思楼,一路跑到苏卉的教室门口,当看见角落里低着头发呆的苏卉时,沈泰森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一丝笑。

  他站在门外看着苏卉,看了好久,直到上课铃拉回了发呆的苏卉的思绪,她扭头朝外面看来,于是看见了站在门外逆光的他。

  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他身上所散发出的光晕,让她想起在篮球场上迎着阳光打球的他。

  她和他就那么静静地对望,没有言语可以代替这一刻俩人之间的祥和。

  很久之后,沈泰森才知道这一刻的苏卉沉默的看着他,代表着什么。

  她的沉默与冷淡,暗示着她以后再也不会对他有所幻想了。

  她要放弃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