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缔洛 > 181.京花袍和复时栗
  181.京花袍和复时栗

  随后,圆浪展台上呈现第六件拍卖品来。

  它,叫京花袍。

  它完美衬托女性曲线的同时,有一个令人叫绝的特征:在其袍面上,绣缔着一亿亿朵美丽无比的鲜花!

  它,出自旗袍帝后之手。

  它,嬑心级。

  它的起拍价为一万亿媚页币。

  “五万亿媚页币!”卜寐寐第一个叫价。

  “八万亿媚页币!”应芙之声,想来她又是因为此袍为嬑心级才叫价。

  “十万亿媚页币!”一个充满磁性的男音。

  廷云循声望去,耳畔有帖客们的惊疑——这不是安斐城九斐津乐道吗?

  未等帖客们回神,又一个男音竞拍来:“十五万亿媚页币!”

  此音略带嘶哑。

  此人,为扶隙。

  在媚页城里,人们常将津乐道和扶隙对比。因为两个人在很多方面都有着一种相对感。

  前者,乐观,笑口常开。

  后者,悲观,多愁善感。

  不过,两个人却又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对自己的妹妹极为疼爱!

  是的,津婗是津乐道之妹,扶冉冉是扶隙之妹。

  说来,两女也是媚页城人们常常拿来对比的。因为两女在穿着打扮上,有着一种平分秋色!

  前者,可爱,萌态型。

  后者,异类,搞怪型。

  不用多说,此时两人的兄长其实就是为她们竞争起来的。

  然而,在两人将价格竞拍到一百万亿之时,媚页帝国的右斐绘梨却是忽然叫价来:“五百万亿媚页币!”

  “咦?右斐大人这是干啥?

  ”

  “是啊,这京花袍只适合女子,他买来做什么?他又没有缔侣啊!”

  “难不成是给那绘虞?”

  “嗯,有可能!”

  …………

  帖客们嘀咕猜疑起来。

  面对右斐绘梨的突然叫价,津乐道和扶隙皆沉默起来。

  因为绘梨于他俩而言,有着师恩。

  在缔练一途上,右斐绘梨曾指点过他俩。

  “六百万亿媚页币!”卜寐寐再次一出风头。

  绘梨有点意外,眉头微皱,微不可察地瞥了一眼卜夕帝后。

  卜夕帝后却只是在和女儿潘赛婷菲闲聊着什么。

  于是,绘梨心一横,再次叫价:“八百万亿媚页币!”

  “一千万亿媚页币!”卜寐寐毫不示弱!

  绘梨内心不禁有点恼火,这个小女人真是一个败家娘们!

  “一千五百万亿媚页币!”恼归恼,绘梨仍旧追价来。

  然而,穷追不舍的人还是这卜寐寐:“两千万亿媚页币!”

  “五千万亿媚页币!”绘梨索性抛出了自己的底线。

  卜寐寐微哼一丝,直截了当:“一京媚页币!”

  哗!

  气氛终于再次引爆!

  一件女人裳,竟是竞价到了一京!

  当真是京花朵朵皆是币!

  不愧是京花袍!

  此时,绘梨认输。他还是很理性的,因为一京媚页币可以做很多事情了,在媚页城。

  最终,京花袍也归属卜寐寐。

  看着这一幕,廷云也是感慨不已,这个卜寐寐如此疯狂,究竟所图什么呢?

  看她那架势,似乎今夜这个善魁,她就是倾家荡产也要得到!

  嗯,倾家荡产?

  莫非……她准备嫁人了?

  ——不知怎的,廷云脑海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来。

  事实上,这卜寐寐正待字闺中。

  “丫的!”潘赛丫雄郁闷低骂来。

  廷云回神,深深盯了他一眼,便缓缓起身,准备告辞。

  今夜,没想到这个主角竟然是这卜寐寐。

  有意思!

  “喂,你……你干嘛去?”潘赛丫雄一见,立即问来。

  廷云笑了笑,道:“回趣楼天租房,歇息。”

  “还没拍卖完呢!”潘赛丫雄愣后,也笑来。

  “拍卖与我无关。我没什么钱。告辞了,帝爷。”廷云最后再为他斟满来。

  潘赛丫雄欲言又止,再次变得郁闷起来。

  廷云转身之际,又朝他道来一句:“桃花有劫,帝爷当心。”

  潘赛丫雄呆住,这家伙……什么意思?

  就在廷云迈开步伐之时,第七件拍卖品呈现来。

  这是一种坚果,名叫复时栗,它是潘赛迷灯从安魂予地的一个险处所获,它洛炁含量只是婳眉级,但其页息却是嬑底级!

  并且,这种嬑底级页息颇为特殊,因为它能复制时间!

  这种复制,又和页境有关。

  页境越高,复制的时间越多。

  可以说,它是缔洛者缔练时的绝佳之物!甚至是一种令人长寿的页物!

  它只有一颗,它的起拍价为一媚页币。

  “一万亿媚页币!”

  “两万亿媚页币!”

  “三万亿媚页币!”

  …………

  这次,帖客们争先恐后地喊价。

  廷云也不由停了下来。

  因为这种复时页息,他好像在小姑奶奶身上嗅到过。

  难道仙娘她这次镇眠又隐瞒了我什么?

  一百年时间,她若复制,绝对是千年万年!

  届时,她一醒来,她的页境定然是非同小可!

  想到这儿,廷云忽然生出一种紧迫感来,自己的大小姑奶奶都比自己厉害,难道真的要一辈子吃软/饭?

  的确,武仙娘当初在媚页城的安魂予地大肆搜刮缔洛资源之时,其中就获得了一棵复时栗树!

  而且她是将此树所生之地,整个挪走!

  这一挪,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因为她将这块地挪入她的叠叠九眸中。

  此时她的叠叠九眸有着一片空间。

  这片空间可以让世间很多很多页物生存。

  而潘赛迷灯所获的这一颗复时栗,实际上还是她不想让安魂予地从此绝种,才发了一点善心,留了一颗被刺球包裹的籽在予地内。

  说到包裹刺球,那是嬑页境页底级也无法奈何的页物!因为这包裹刺球的刺,特别恐怖!

  它竟可以刺裂一个人体内的缔城!

  堪称裂城怖刺!

  不过,若有古老的人在,却只会道它为:怖空刺

  !

  在一些遥远的传说里,怖空刺可以让媂页境之上的某些存在忌惮!

  当然,让他们忌惮也是有条件的。

  “一京媚页币!”忽然间,绘梨封顶般将价格抬来!

  绝对数帖客们顷刻震撼,傻眼!

  这要不要让人活啊?

  怎么可以这样?

  一点希望也不给!

  “一京零五亿媚页币!”

  卜寐寐似乎不想自己善魁之名跑掉!

  绘梨再次一皱眉头,这女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之先本斐可是已经让你了!

  就在这会儿,又一个声音加入来:“十京媚页币。”

  众人闻声而望,旗袍帝后!

  只见她神色微寒,但却又有点若有所思的样子。

  难道她不同意这复时栗被拍卖?

  再看看她身边的旗南音,她微垂首,似是若无其事。

  但再次观望竞拍过程的廷云却是觉察出不寻常来。

  唉,看来这婆媳之间还是有些矛盾的。婆婆不愿自己儿子做傻事,而媳妇却是未经商量,就将丈夫给她的宝物拿出来做慈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