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争霸武林霸主 > 第35章毒蛇护法袭击剑花轩辕雨风相救毒女

第35章毒蛇护法袭击剑花轩辕雨风相救毒女

  在这晨光之下,剑花和酷侠带着一些手持银枪的侍卫,行走在翠绿地竹林里,而就在两侧地树上缠绕着十几条绿色蛇藤

  酷侠猛地停住脚步,喊道:“停下来!”

  “好像有什么声音?”

  “是好像有什么声音?”酷侠向四周寻视几眼,没有现任何状况,看向剑花,轻声问道:“剑花!你听到的是什么声音?”

  “这……”剑花向四周寻视一眼,道:“我好像听到有蛇在嘶叫。”

  “是蛇藤!”酷侠一转身,叫道:“大家小心了!”

  “把银枪收起来,把刀拔出来。”剑花急切地道。

  侍卫们眼前一亮,慌忙拔出腰间的长刀,可就在这时,十几个身穿碧色衣袍的人,嘶叫着,从空中飞来,一落在树枝上,一伸手,十几条绿色蛇藤飞向侍卫,缠绕在侍卫身上,像蛇一样咬在侍卫脖子上。

  只见,绿色蛇藤变成血红色,侍卫们惨叫起来,顿时,变为一堆白骨,而蛇藤嘶叫着飞了回去,飞到碧色衣袍人的手中。

  “什么?蛇藤居然如此邪恶。”酷侠无比惊恐与震惊。

  “酷侠!快带大家离开这里。”

  剑花拔出自己手中的长剑,向前一跑,单膝跪地,一挥长剑,一团白色地真气化作一只仙鹤,飞向碧色衣袍的人,这些人嘶叫一声,飞跃在空中,飞鹤撞击在树上,绿叶纷纷飘散在空中。

  “你们快点离开这里,这里交给我和剑花。”

  侍卫们一转身,拿着银枪,匆匆跑去。

  碧色衣袍的人纷纷落在树枝上,其中一个披着碧色披风的人看向剑花,道:“你是仙鹤门的人?”

  “我是仙鹤仙子的传人……仙鹤剑花。”剑花冷静地回答。

  酷侠慌忙跑到剑花身前,急切地问道:“你们可是阴魂鬼城的高手?”

  “我们就是阴魂鬼城的十四蛇藤护法,而我就是阴魂毒蛇。”披着碧色披风的高手,冷冷地道。

  “毒蛇!你家主人是谁?现在是不是已经来到江湖了?”酷侠冷冷地问道。

  阴魂毒蛇冰冷地应道:“现在阴魂鬼城的女主人是柔情女皇,已经来到了江湖。”

  “让你的主人给我滚出来,我要和她一绝高低。”剑花带着一丝愤怒地道。

  “虽然你是仙鹤门的高手,但是,你不是我家主人的对手。”毒蛇阴冷地道。

  “岂有此理!现在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剑花一挥剑,一道剑气飞向毒蛇,毒蛇一挥手中绿色地蛇藤,“啪”地一声,把剑气击散,又向前一伸手,绿色蛇藤飞了出去,飞向剑花,剑花单膝跪地,一挥剑,一团真气化作仙鹤,飞向蛇藤。

  只见,仙鹤撞击在蛇藤上,蛇藤出嘶叫,飞了回去,毒蛇一展双臂,蛇藤缠绕在毒蛇身上,毒蛇怒叫一声,缠绕在身上的蛇藤飞了出去,十三个护法慌忙一伸手,把自己手中的蛇藤放了出去。

  十四条绿色地蛇藤,都向剑花和酷侠飞来,酷侠惊叫一声,慌忙跑向前,急快地向前一下腰,红色地风衣袍向空中飞起,飞出十几把闪亮地匕。

  闪亮地匕飞向绿色地蛇藤,酷侠抓起剑花的手,向一侧飞跑而去。

  蛇藤击飞匕,穿行在地面之上,向酷侠和剑花追去,而十四蛇藤护法纷纷从树上飞了下来,向酷侠和剑花追去。

  在一片碧绿草丛里,九霄飞鸿和九妹一边扫视着周围,一边向前走,而在不远之处的草丛浮动起来,几条蛇藤急快地穿行而来。

  “九妹!小心!有动静!”九霄飞鸿慌忙停住脚步。

  九妹慌忙停下脚步,向四周寻找,道:“没什么动静呀?好像是风。”

  “风?这没风呀?”九霄飞鸿向四周寻视,眼前一亮,见一侧的草丛像波浪一般浮动起来,惊恐地瞪大眼,叫了一声,道:“是蛇藤!”

  “蛇藤!”

  九妹慌忙拔出弯月刀,嘶叫一声,向前跑去,刚跑十几步,草丛里地蛇藤飞了起来,向九妹飞来,九妹嘶叫一声,扔出手中的弯月刀,弯月刀旋转地飞向蛇藤,击在一条绿色地蛇藤上,蛇藤飞了出去,而剩下的蛇藤飞来。

  “九妹!小心!”九霄飞鸿惊恐地呼喊。

  九妹眼光一亮,惊叫一声,被蛇藤缠绕在身上,大声喊:“大姐!”

  “九妹!袭卷狂风!”九霄飞鸿慌忙指教。

  九妹慌忙双掌合并在胸前,身上地内力汇集起来,一展双臂,嘶叫一声,一股狂风把蛇藤震飞出去,可就在这时,鬼影从草丛里飞了出来,一掌击在九妹肩上,九妹痛叫一声,吐出一道鲜血,向后飞了出去,滚倒在地。

  “九妹!”九霄飞鸿一闪身,向前一穿行,一道人影,穿行到九妹身边,慌忙把九妹搀扶起来,九妹无力地道:“大姐!我没用。”

  “九妹!她是个小妖女,我来对付她,你赶紧离开这里。”九霄飞鸿关切地道。

  九妹娇娇地道:“我不走!我要和大姐一起打这个妖女。”

  “你赶紧走,你去通知十妹,让十妹来支援我们,还要通知翱翔,让她小心,见到蛇藤要逃走。”九霄飞鸿急切地道。

  “啊!是这样呀!那我先走了。”

  九妹一转身,捂着肩膀,急匆匆地走去。

  见九妹走远了,九霄飞鸿看向鬼影,淡然地问:“你是什么人?”

  “我是阴魂鬼城的鬼影,特来杀了你。”鬼影语气之中带出一丝的杀气。

  “可笑!就凭你也想杀了我吗?告诉我,皓月是不是在你手上?”九霄飞鸿带着一丝愤怒地道。

  鬼影带着一丝冷笑地道:“没错!皓月君子在我手上,如果,你能抓得住我的话,我就把把皓月君子交给你。”

  “好!那你出手吧!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好!那我就让你知道一下,什么是小鬼索命。”

  鬼影轻叫一声,一挥掌,地面上绿色蛇藤飞了起来,飞向九霄飞鸿,九霄飞鸿一手解下粉色地披风,身体一旋转,扔了出去。

  只见,披风旋转地飞去,击在蛇藤上,蛇藤飞了出去,鬼影惊叫一声,慌忙伸掌,用内力抵挡披风,痛叫一声,飞了出去,而披风飞了回去。

  九霄飞鸿一手接住披风,身体一旋转,把披风披在背上,看向鬼影。

  鬼影眼前一亮,慌忙喊道:“你不要过来!”

  “还有什么能耐使出来吧?”

  “你……你先别过来。”鬼影慌张地站起身来,看向九霄飞鸿,疑惑地问道:“你怎么这么厉害呀?”

  “啊!你什么意思呀?你是认输了吗?”

  “我才不会认输呢?我的绝招还没有施展呢?”

  “那你就施展出绝招,让我开开眼。”

  “既然你要逼我出绝招,那就不要怪我小鬼无情了。”鬼影冷冷地看了九霄飞鸿一眼,大声喊道:“使绝招了,溜之大吉!”

  “啊!什么?”

  “告辞了!”鬼影嘿嘿一笑,一转身,急匆匆地跑去。

  “小家伙!你给我站住!”

  “我的绝招就是溜之大吉,哈哈!”鬼影大声笑着跑去。

  看着鬼影跑去,九霄飞鸿摇摇头,叹息一声,向前走去。

  在高高地山坡上,吟月搀扶着金凌云,缓步向前走,很是疲累,俩人都是满身大汗,气喘吁吁。

  “凌云!你撑住啊!翻过这座山,就到了玲珑夫人的住处了,我就能救你了。”吟月无力地道。

  凌云停住脚步,无力地道:“我们休息一下吧!我没有力气了。”

  “好……好!我们休息一会儿。”吟月身体一软,和凌云倒在地上。

  “吟月!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吟月坐了起来。

  凌云松了一口气,道:“现在我已经没有力气了,保护不了你了,要是,遇到危险,你要自己逃走,知道吗?”

  “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把你丢下?一个人逃走呢?”

  “一个人死总比俩个人都死的要好。”

  “胡说!要死我们就死在一起,做一对鬼鸳鸯。”吟月眼前一亮,叫道:“啊!不对!我们俩个都不要死,不做鬼鸳鸯,做活着的夫妻。”

  “哎哟!你不是不知道,这一次我们遇到的是阴魂鬼城的高手,不是地狱古墓的魔女,没有……”凌云眼前一亮,不好意思低下头,道谢道:“对不起啊!我忘记你是地狱古墓的小魔女了。”

  “唉!我要是还是以前的小魔女,那现在就不用怕阴魂鬼城的蛇藤了,你也就不会被吸了血液,虚弱成这样子。”吟月伤感地道。

  “吟诗!”凌云拉起吟月的手,深情地看向吟月,道:“对不起!都是我没用,每一次都连累你。”

  “你不要这么说,我是自愿跟随在你身边的,以后无论生死?我都无怨无悔。”

  “只要有我在你身边一天,就会保护好你,绝对不会让你死,虽然,我现在受了伤,但是,我是绝对会挡在你面前的,不会让你受到一点伤害。”

  “凌云!你不要这么悲伤,只要,我们跃过这座山,就有救了。”吟月安慰道。

  “好!我们现在就走,跃过这座高山。”凌云向高山上看去,现几个身穿碧色衣袍的人站在哪里,惊叫道:“不好!是阴魂鬼城的高手。”

  “凌云!我们离开这里。”吟月慌忙起身,搀扶起凌云,凌云喊道:“快走!”

  “我们从那边走,也可以跃过山的。”

  吟月搀扶着凌云向一侧急快地走去。

  见到吟月搀扶着凌云逃走,阴魂鬼城的高手,纷纷追去。

  “快走!他们追来了。”凌云急切地道。

  吟月向后回头看了阴魂鬼城高手一眼,喊道:“他们的轻功很快,我们走不掉了。”

  “那你先走!不要管我了。”

  “你在说什么?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是……”

  “那你挡住他们,我先走了。”凌云打断吟月的话,急切地道。

  “什么?我不搀着你,你能走吗?你不是头昏眼花没有力气吗?”

  “我现在有力气,你快给我挡住他们,我先走了!”凌云推开吟月一下,急切地道:“快去呀!”

  “好!我挡住他们,你快走啊!”吟诗嘶叫一声,向阴魂鬼城的高手跑去,一手向前一伸,变为红**爪。

  “吟月!壮志凌云枪就交给你了。”

  凌云把手里的壮志凌云枪刺在地上,一转身,跳下高高地山坡,滚了下去。

  “我不用你的兵器,我的飞心爪足可以对付他们。”

  吟月一边跑,一边喊,眼前一亮,看到阴魂鬼城的高手停住了脚步,惊叫一声,自己慌忙收住脚步,震惊地看向阴魂鬼城的高手。

  阴魂鬼城的高手看了看吟月,一转身,大步走去。

  “什么阴魂鬼城的高手呀?还没和我动手就吓跑了。”吟月闷“哼”一声,一回身,见凌云已经不见人影了,惊愕地道:“哎呀!凌云哥哥怎么跑得这么快呀?一眨眼的功夫怎么就不见人影了?”

  此话刚一出口,吟月眼前一亮,看到壮志凌云枪刺在地面上,惊恐地叫了一句“凌云哥哥!”向壮志凌云枪跑去,跑到壮志凌云枪前,扑倒在地,跪在边缘,向山坡下看去,只见茂密地绿丛,不见凌云人。

  “凌云哥哥!”吟月声泪俱下,难过地哭泣起来,悲痛地道:“你骗我,你说话不算数,你是个骗子,我不活了,我不要活了,我要去找你,我要找你。”

  吟月向后一伸手,拿住壮志凌云枪,跳下山坡,滚了下去。

  当夜幕笼罩整个山野之时,山野陷入安静,而比山野更安静的却是小镇,在小镇上的客栈里,翱翔仙子、夜魂、夜灵,坐在一起吃饭,而夜魂没有蒙面,是叶飞的身份。

  “主人!我们为什么要把人手召集在小镇上?不是要对付阴魂鬼城的人吗?”夜魂疑惑地问道。

  “哎呀!那只是说说而已,我又不傻,干嘛对付阴魂鬼城的人呢?我们的敌人又不是阴魂鬼城的人?”翱翔仙子语气沉闷地解释。

  夜灵眼前一亮,解说道:“啊!我明白了!主人是要让阴魂鬼城的人杀了那些豪杰,是不是呀?”

  “对!我就是要让江湖豪杰和阴魂鬼城的人自相残杀。”翱翔仙子泛起笑容,看夜魂,问道:“明白了吗?”

  “明白!不过,要是阴魂鬼城的人把江湖豪杰都杀了,那我们怎么办呢?怎么在江湖上立足呢?”夜魂阴冷地问。

  “啊!对呀!要是阴魂鬼城的人把豪杰们都给杀了,那阴魂鬼城的人就称霸江湖了,不是要杀了我们吗?”夜灵恐慌地道。

  翱翔仙子淡然地道:“不用担心!想要把江湖上的豪杰杀的一个不留,是没有那么容易的,无论是地狱鬼魔,还是阴魂鬼城的高手,都是做不到的。”

  “主人!那你让我们该做些什么呢?我们总不能什么也不做吧?”

  “我当然有事要你和夜灵做了。”翱翔仙子泛起笑容,道:“夜灵!你去寻找心儿,把心儿找到。”

  “好!我和追踪去寻找心儿,把心儿尽快找到。”夜灵认真地道。

  “那我做什么呢?”夜魂急切地问。

  “你带着自己的手下,暗中帮助飞鸿大姐,要是飞鸿大姐遇到危险,你就现身把飞鸿大姐救走,千万不要让飞鸿大姐出事,知道吗?”翱翔仙子认真地道。

  夜魂震惊地盯着翱翔仙子,顿了顿,深深地吁了一口怨气,道:“主人!你担心有点过度了吧!九霄飞鸿武功那么高,还用我保护吗?”

  “江湖险恶,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又不是不知道。”翱翔仙子瞪了夜魂一眼,带着一丝烦恼地道:“你一定要把九霄飞鸿给我保护好,知道吗?”

  “我就不明白了,怎么就非要和九霄飞鸿为伍?”夜魂生气地道。

  “夜魂!你懂什么呀?我告诉你,只要有九霄飞鸿在一天,无论是江湖豪杰,还是地狱鬼魔和阴魂女妖,都不能把我怎么样的?”翱翔仙子闷声闷气地解释。

  “可是,要是江湖豪杰都被杀了,就剩下九霄飞鸿了,她一个人能与地狱鬼魔和阴魂女妖抗衡吗?”

  “当然能了!只要,九霄飞鸿练成扭转乾坤最高一层……起死回生,那地狱鬼魔和阴魂女妖都不是她的对手,她还保护不了我的一个小小蝴蝶谷吗?称霸江湖都可以啊!”翱翔仙子高兴起来。

  “大姐说得对!我们必须得与九霄飞鸿合作,不过……”夜灵脸色一沉,压低声音,低沉地道:“不过,大姐也不能拿自己的婚姻大事,一生的幸福保护蝴蝶谷呀?”

  “谁说我用自己的婚姻……”翱翔仙子一愣,想了想,道:“啊!你是说,我要嫁给谦谦君子的事情呀?”

  “是啊!我说得就是这件事。”夜灵低闷地道。

  “哎呀!这你可就误会了,我和谦谦君子在一起,那是互相喜欢的,不过,立场还是没有一致,我得想办法,让他听我的才行!”翱翔仙子解说道。

  “大姐啊!谦谦君子不会听你的话,更不会和你立场一致的。”

  “给我滚出去,胡说什么呢?”

  “那我走了!”夜魂一起身,大步走来出去。翱翔仙子眼前一亮,叫道:“记住!一定要保护好飞鸿大姐。”

  “我不去保护她,我要去寻找心儿。”门外传来了夜魂的话语。

  “你说什么?你给我滚回来。”翱翔仙子气愤地喊道。

  “大姐!我去把他找回来。”夜灵一起身,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翱翔仙子眼前一亮,急忙叮嘱:“夜灵!一定要把心儿找回来,知道吗?”

  “我要去找豪情,和他一起对付魔女。”门外传来夜灵的话语。

  “什么?夜灵!你给我滚回来。”翱翔仙子大声喊道。

  见夜魂和夜灵都没有回应,翱翔仙子愤怒地道:“有本事你们别认我这个大姐,别让我在蝴蝶谷见到你们。”

  夜色稍深,镇上更加寂静,暗器王子搀扶着心灵儿走在街上,暗器王子目光敏锐地观察着四周,注意力很是集中。

  心灵儿瞟了暗器王子一眼,道:“镇上应该还是安全的。”

  “这个不好说呀!如果,这镇上有豪杰的话,那就不安全了,现在已经有一个豪杰中的豪杰来到了这里,这里不安全了。”暗器王子一本正经地道。

  心灵儿白了暗器王子一眼,不悦地道:“你也算豪杰吗?”

  “啊!对!我不是豪杰,不是豪杰,”暗器王子泛起笑容,高兴地道:“我是英雄,专救美女的英雄。”

  “我宁可说自己不是美女,也不让你当英雄。”心灵儿狠狠地道。

  “怎……怎么狠呀?那你不要做美女了,这天下美女可多得是。”暗器王子眼前一亮,震惊地喊道:“美人!”

  “什么?你说……”心灵儿眼前一亮,看到前方一个身穿红裙的女子走来。

  这个女子妖艳动人,让人一看就心动,她正是掏心鬼娘。

  见到掏心鬼娘,暗器王子惊呆了,目不转睛地盯在掏心鬼娘身上。

  “这个女人是……”心灵儿心里道了一句,震惊地瞪大眼。

  掏心鬼娘轻叫一声,倒在地上,暗器王子惊叫了一声“姑娘!”慌忙跑了过去,搀扶住掏心鬼娘。

  “真是见异思迁,谁也敢碰,好!这一次,我就让你付出代价。”心灵儿心中带着一丝生气,狠狠地道。

  “公子!劳烦你扶我起来,我要回家。”掏心鬼娘娇娇地道。

  “回家?”

  “是啊!我家就在前面,请公子扶我起来,送我回家。”掏心鬼娘一手轻柔地抓住暗器王子的手。

  “好!我送你回家。”暗器王子缓缓地把掏心鬼娘搀扶起来,喜滋滋地道:“姑娘!我送你回家吧?”

  “那有劳公子了。”掏心鬼娘正要向前迈步,轻叫一声,倒在暗器王子怀里,弱弱地说道:“我的头好晕啊!”

  “那我抱你吧!我力气大。”

  “男女授受不亲啊!”掏心鬼娘带着一丝羞涩地一看心灵儿,低吟地道:“你的妻子还在看着我们呢?”

  暗器王子回头看向心灵儿,急切地道:“啊!你说她呀?你不要误会,她现在还不是我的妻子,她也是我路上遇到的,我也要送她回家。”

  “那你送她回家吧?”掏心鬼娘一手轻轻推在暗器王子胸口,暗器王子一手抓住掏心鬼娘的手,面带笑容地道:“我还是先送你回家吧!你家近。”

  “那有劳了。”

  掏心鬼娘那只被暗器王子抓走胸口的手,猛快地挣脱暗器王子的手,变为红**爪,抓在暗器王子胸口,暗器王子惨叫一声,飞了出去,滚倒在地。

  “暗器王子!”心灵儿惊叫道。

  “该休息一会儿了。”暗器王子轻吟一声,倒在地上,闭上双眼。

  “没用的东西!”心灵儿深深地吁了一口气,低下头。

  夜色人静,李琴琴山庄安静下来,轩辕雨风走进阴暗的地牢里,见金沙儿靠在冷墙上睡着,深深地吁了一口气。

  “啊!谁呀?”金沙儿睁开朦胧地双眼,一见是轩辕雨风,高兴地呼喊道:“雨风姐!你来了?”

  “你的东西我都给你拿来了。”

  轩辕雨风从长袖里拿出几个瓶子,扔到金沙儿怀里,金沙儿慌忙拿起瓶子,看了看,高兴地道:“是我要的东西。”

  “快把封闭化功散的解药吃了,我救你出去。”轩辕雨风急切地道。

  “好……好!”金沙儿打开一个瓶子,倒出一粒药碗,放进嘴里,道:“好了!我的武功很快就要恢复了。”

  “那我现在让蛇藤咬断铁链,让你出来。”

  “别……别!你别放蛇藤,我害怕。”

  “那我怎么救你出来呀?”

  “这……”金沙儿看了看自己怀里的瓶子,问道:“我的匕呢?”

  “匕?”轩辕雨风一愣,想起了匕,慌忙伸手从袖子里拿出匕,道:“这把金色的匕,是你的吧?”

  “是我的,雨风姐!匕是我的。”金沙儿高兴地道。

  “给你!”

  轩辕雨风把手中的匕扔给金沙儿,金沙儿接住匕,对轩辕雨风一笑,用手中的金色匕,“咔”地一声,砍在铁链上,铁链断为两截。

  “好锋利地匕呀!”轩辕雨风震惊地道。

  “呵呵!那是当然了!”金沙儿一手推开牢门,走了出来,高兴地道:“谢谢雨风姐出手相救。”

  “这还差不多,走!我送你出去。”轩辕雨风带着金沙儿,急匆匆地走去。

  天渐渐地亮了,翩翩君子和谦谦君子得到金沙儿逃走的消息,急匆匆地来到地牢,见地牢里不见金沙儿人影,只有侍卫们跪在地上。

  “人呢?你们是怎么看着地牢的?”翩翩君子对侍卫大声吼道。

  “公子!恕罪!我们不知啊!”一个侍卫恐慌地道。

  “什么叫不知?”谦谦君子郁闷地训斥。

  “我们一直盯在牢房外,不知金沙儿是怎么逃走的?”侍卫解释道。

  “对啊!这地牢轮流换班,没有人偷懒,金沙儿是如何逃走的?”翩翩君子眼前一亮,疑惑不解地道。

  “翩翩!这件事情我们得通知姑姑,也许,这地牢里有能逃走的机关。”谦谦君子认真地道。

  “好!我现在就去通知我母亲。”翩翩君子一转身,大步走去。

  见翩翩君子急匆匆地走去,谦谦君子回过身,看向铁牢,几步走到铁牢前,看向铁锁,眼前一亮,惊呼一声,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

  片刻之间,翩翩君子来到李琴琴床边,把金沙儿逃走的消息告诉母亲,李琴琴满怀忧愁起来,一句话也每有说,只是沉思。

  “母亲!你说话呀?地牢里是不是有机关?”翩翩君子满脸苦闷。

  “地牢里是有机关,但是,一般人根本找不到机关,也根本打开不了机关,是绝对不可能逃出去的。”李琴琴坚定地解释。

  “那金沙儿是怎么逃走的?难道?是被人救走的吗?”

  “这……”李琴琴叹息一声,道:“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救走金沙儿,那这个的武功得与九霄飞鸿在伯仲之间,才可以啊!”

  “母亲是在……”翩翩君子压低声音,问道:“在怀疑九霄飞鸿?”

  “胡说!我怎么可能怀疑他们呢?”李琴琴呵斥道。

  “那母亲的意思是……”翩翩君子轻声问道。

  李琴琴叹息一声,道:“我现在一时半会也想不明白,不过,绝对不能让金沙儿回到天山沙漠,你立刻传信给追星箭,让追星箭带仙鹤门高手下山,抓住金沙儿,如果,有人出手相救金沙儿,那就杀了金沙儿。”

  “好……好吧!我现在就去传信给追星箭。”翩翩君子一起身,“咔”地一声,门开了,谦谦君子走了进来,急切地叫道:“姑姑!翩翩!”

  “怎么样?查到金沙儿是如何逃走的吗?”翩翩君子急切地问。

  “翩翩!你不要着急!”谦谦君子看向李琴琴,问道:“姑姑!我问一下,地牢里的铁链和铁锁,是不是只有用削铁如泥的兵器,才可以砍断呢?”

  “地牢里的铁链和铁锁必须得用削铁如泥的兵器,才可以砍断的,那怎么说……”李琴琴想了想,道:“是有人救走金沙儿的。”

  “姑姑!我现在就是在怀疑有人救走了金沙儿,而救走金沙儿的人,是一个武功极高的人,而且,手里有一柄削铁如泥的兵器。”谦谦君子严肃地道。

  “那是什么兵器呢?”李琴琴急切地问。

  “砍断铁链的应该不是剑,而是,一把刀,是一把短刀。”谦谦君子认真地道。

  “短刀?”翩翩君子想了想,眼前一亮,道:“金沙儿倒是有一把匕,但是,匕在我屋里,她怎么可能拿着匕砍断铁链?逃走呢?”

  “有人偷走匕,把匕交给金沙儿,那金沙儿不就可以砍断铁链,逃走了吗?”谦谦君子语气冰冷地解释。

  “这……”李琴琴想了想,脸色一沉,道:“这倒是有可能,但是,翩翩给金沙儿吃下了封闭化功散,封住了任督二脉,已经没有武功了,她怎么离开山庄呢?就是有个高手送她离开山庄,她也跑不了多远的。”

  “金沙儿是沙漠毒王子,有本事解除封闭化功散。”谦谦君子认真地道。

  “哎呀!对啊!金沙儿是沙漠毒王子呀!她是有这个本事的。”翩翩君子眼前一亮,震惊地叫道。

  “好了!姑姑!翩翩!我先走了。”谦谦君子一转身,走了出去。

  温暖地晨光洒在碧绿地草丛里,让凌云微微地睁开双眼,看向蔚蓝地天空,见一朵朵地白云飘着。

  凌云轻吟一声,眨眨眼,双手支撑地坐起身来,可双臂一软,爬在地上,痛叫一声,呼呼地喘息。

  本来就有伤在身,现在又从高山之下滚下来,伤势更加严重,所以,凌云是不可能爬上高山了。

  “这下可算是糟了。”金凌云向四周寻视,眼前一亮,看到不远之处有十几个身穿粉裙的女子,顶着粉色地伞而来。

  这些粉裙女子裙上绣着荷花,而早在前面的女子穿着拖尾地长裙,步履婀娜多姿、长得美丽动人。

  这个美丽的女子,是荷花水湖的莲花媚儿。

  凌云提起一口气,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停下来!有动静。”莲花媚儿轻声叫了一句,停了下来,向四周寻视。

  “主人!我带人去四周查寻一下吧!”一个女子轻声叫道。

  “小荷花!我听到有人喊救命,你听到没有?”莲花媚儿问道。

  “我听到有叫声,至于是不是在喊救命?我没有听清楚。”小荷花一边向四周寻视,一边说道。

  “看来,是有叫声,我没有听错,我得去……”

  “救命啊!”凌云叫了一声,打断了莲花媚儿的话。

  “在那边。”莲花媚儿一转身,带着自己的人走去。

  “救命啊!救命啊!”凌云爬在草丛里,呼呼地喘气。

  忽然,凌云眼前一亮,看到粉色地裙摆,惊叫一声,忙抬起头,看到莲花媚儿,莲花媚儿看了看凌云,轻声问道:“你是怎么了?是受伤了吗?”

  “姑娘!救命啊!救救我!”凌云无力地道。

  莲花媚儿眨眨眼,娇娇地道:“救你可以,但是,我得知道你是谁?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什么人呀?”

  “我……”凌云看了看莲花媚儿,有些担心,问道:“你是谁呀?”

  “你先不要管我是谁,你先告诉我,你是谁?是什么人?”

  “我是……”凌云缓了一口气,道:“我姓金,叫凌云。”

  “金凌云!”莲花媚儿一愣,震惊地道:“壮志凌云枪的主人?金枪侍卫金效国传人……金凌云。”

  “你……”凌云瞪大眼,顿了一下,问道:“你是江湖上的人?”

  “我是荷花水湖的莲花媚儿。”

  “什么?你是荷花水湖的莲花媚儿?”凌云惊恐地道。

  莲花媚儿微微一笑,问道:“害怕了吧?我们俩个是有世仇的。”

  “怎么?你要报仇?”

  “当然了!有仇不报,对不起祖宗。”莲花媚儿顿了一下,泛起笑容,道:“不过,我看你身受重伤,就先不要杀你了。”

  “你真的不杀我?不报仇了吗?”凌云半信半疑地问。

  “当然了!我莲花媚儿可是女侠,从来不乘人之危的,不过……”莲花媚儿泛起一丝笑容,高兴地道:“你得叫我声姐姐,我才能放过你。”

  “什么?叫你姐姐?”凌云气不打一处来,生气地问道:“莲花媚儿!你不是不乘人之危吗?那你这不就是乘人之危吗?”

  “我没有乘人之危,我只是让你叫声好听的。”莲花媚儿轻声道。

  “士可杀、不可辱,你想欺负我,再杀了我,是不是?”凌云生气地道。

  “你在胡说什么呢?我家主人说了,不会杀你,就不会杀你,不会乘人之危,就不会乘人之危。”小荷花松了一口气,解释道:“至于我家主人让你叫声姐,你是可以不叫的,不过,你要是不叫,我们是不会出手相救的。”

  “什么意思?我怎么听得糊里糊涂的。”凌云疑惑不解地问道。

  “你这个傻孩子!你想求别人帮你,不服软,不说点好听的,能行吗?”小荷花认真地解释道。

  凌云眼前一亮,看向莲花媚儿,道:“是……是这个意思呀?”

  “就是这个意思。”莲花媚儿泛起笑容,问道:“你是叫姐呀?还是不叫呢?”

  “我金凌云是江湖豪杰,顶天立地,绝对不会求人的,你别妄想了。”

  “看来,你凌云还不如一个乞丐,乞丐要饭,还知道叫大姐呢?而现在,我救的是你的性命,难道?你不应该喊声大姐吗?”莲花媚儿阴冷地解释。

  “我……”凌云咽下怨气,道:“我叫不出口。”

  “大丈夫能屈能伸,你叫不出口,那你就不配作江湖上的豪杰,更不可能在江湖上有任何作为。”莲花媚儿冷冷地道。

  “你……”凌云顿了顿,长吁一口气,道:“我怎么就遇到你了。”

  “快叫吧?不然,我可走了。”莲花媚儿面带笑容地道。

  “我……”凌云咽下一口气,无奈地道:“我叫,我叫你姐。”

  “等一下!看着我叫。”莲花媚儿俯下身,盯在凌云眼睛上,面带笑容地道:“叫吧?叫大姐或是莲花姐。”

  凌云看着莲花媚儿,脸色红润起来,不好意思地叫道:“大……大姐!”

  “呵呵!这就对了吗?”莲花媚儿脸色一沉,一手抚在凌云脸上,道:“再叫一声,让我好好听听。”

  “你没完了?”

  “不是!不是!我看你喊我姐,挺羞涩的,所以,才让你再叫一声,叫惯了,不就不羞涩了吗?”莲花媚儿急忙解释道。

  “你是让我得脸变得厚厚的,拨了一层又一层是不是?”凌云闷闷地道。

  “这你可说对了!我就是让你脸变得厚厚的,因为,这一次,我是在欺负你,你如果不叫我姐,我就让你在这里活活饿死。”莲花狠狠地道。

  “饿死就饿死,我金凌云是堂堂男子汉,不怕死!”凌云气愤地道。

  “这话我爱听,是男子汉,不过,你要是死了,可就永远不会找我算账了,那声姐,就算是白叫了。”莲花媚儿微笑地道。

  凌云深吁一口气,看向莲花媚儿,道:“为了以后我能找你算账,我叫你姐,大姐!行不行?”

  “呵呵!叫得真好听!”莲花媚儿一起身,脸色一沉,道:“小荷花!杀了他!”

  “莲花媚儿!你言而无信!”

  “呵呵!你不要紧张,我是和你开玩笑的,我是不会杀你的。”莲花媚儿俯下身,微笑地道:“没想到!江湖豪杰金凌云如此的怕死。”

  “我……我哪里怕死了?”凌云脸色一沉,不好意思地道。

  “呵呵!好了!跟我走吧!”莲花媚儿一起身,轻声道:“小荷花!扶凌云起来,我们先去镇上。”

  “来人!把凌云扶起来,我们走!”

  小荷花下令,几个女子俯身把凌云搀扶起来,随莲花媚儿走去。

  晌午时分,谦谦君子一个人坐在凉亭里,一边喝茶,一边沉思。

  “谦谦!”翩翩君子快步走来。

  “啊!翩翩!你来了?”谦谦君子站起身来。

  “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们坐下来说。”

  “好!我们坐下说。”

  翩翩君子坐了下来,谦谦君子也坐了下来。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就说吧?”翩翩君子轻声问道。

  谦谦君子轻声道:“是关于金沙儿逃走的事情,我怀疑是被人救走的。”

  “那你怀疑是被谁救走的?”翩翩君子轻声问道。

  “这……”谦谦君子向四周看了一眼,见没有人,低吟地道:“我怀疑是轩辕雨风救走了金沙儿。”

  “什么?雨风姑娘?”翩翩君子想一下,道:“应该不会是她,她没有理由要救走金沙儿呀?她是豪情以后的妻子。”

  谦谦君子深吁一口气,低闷地道:“现在我们的人都遇到了阴魂鬼城的高手,而阴魂鬼城的女主人,还没有现身,你知道吗?”

  “知道!可是……”翩翩君子瞪大眼,震惊地道:“你怀疑轩辕雨风是阴魂鬼城的女主人吗?”

  “我现在就是在怀疑她,因为,如果轩辕雨风是阴魂鬼城的女主人,现在就不会出现在江湖上,不会现身。”

  “因为她要霸占我的山庄。”

  “不止这样!她还想要豪情,所以,她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翩翩君子急切地问道。

  “让豪情把她带出山庄,以免对山庄里的人不利。”谦谦君子认真地道。

  “好!那我们晚上找个借口,让豪情把她带出山庄。”

  翩翩君子一起身,大步走去。

  夕阳时分,掏心鬼娘带着心灵儿和暗器王子走在一条四周环山地路上,心灵儿不断地向四周寻视,深怕遇到危险。

  “心灵儿!你别乱看了,这里不会遇到危险的。”掏心鬼娘停住脚步,看向心灵儿,闷闷地道。

  “你要带我们去哪里呀?”暗器王子懒洋洋地问。

  “什么?你问我?这条路你应该熟悉才对呀?”掏心鬼娘闷闷地道。

  暗器王子睁大眼,惊愕地道:“什么?你要去天山沙漠呀?”

  “我不是要去天山沙漠,我是要去天山沙漠的必经之路上,等着金沙儿。”掏心鬼娘眼前一亮,道:“也就是沙漠毒王子。”

  “什么?金沙儿是沙漠毒王子?”心灵儿震惊地道。

  暗器王子看了心灵儿一眼,看向掏心鬼娘,闷声闷气地问:“你怎么知道沙儿是沙漠毒王子?谁告诉你的?”

  掏心鬼娘淡然一笑,道:“暗器王子!你还不知道吧?沙漠毒王子已经被翩翩君子抓住了,被翩翩君子关在地牢里了。”

  “啊!什么?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在翩翩君子和金沙儿成亲的时候,不然,金沙儿怎么会没有防备呢?”掏心鬼娘面带冷笑地道。

  “什么?这是真的吗?”心灵儿震惊地道。

  “当然是真的!我还听说,翩翩君子让别的男人与金沙儿入了洞房。”

  “什么?翩翩君子让别的男人……”

  “我也是听说,不过,应该是真的。”掏心鬼娘轻声道。

  “那你抓我们干什么?”心灵儿疑惑不解地问。

  “因为,金沙儿在我身上下了毒,我要用你们换解药。”掏心鬼娘解释道。

  暗器王子生气地道:“沙儿都被关在地牢了,你换什么解药?难道?你敢去翩翩君子的山庄吗?”

  “我当然不能去翩翩君子山庄了,不过,我的人亲眼看到金沙儿已经逃出来了,所以,我要带着你们俩个在回天山沙漠的必经之路上等金沙儿。”掏心鬼娘淡淡地说道。

  “看来得先回天山沙漠了,然后,再回来和翩翩君子报仇。”暗器王子狠狠地道。

  “只要,沙漠毒王子把解药给我,我就让你们回天山沙漠,而且……”掏心鬼娘看向心灵儿,接着道:“可以让你把这个女人带回天山沙漠。”

  “真的吗?”暗器王子惊喜地问。

  “暗器王子!你别忘了,这一次,你是要作君子的、要作豪杰的,你不能把我带回天山沙漠。”心灵儿急切地道。

  “心灵儿!你是个聪明的女子,应该知道,暗器王子会说话不算数。”掏心鬼娘面色冰冷地说道。

  听到此话,暗器王子嘿嘿地坏笑。

  “你们都是江湖败类。”心灵儿气冲冲地走向前。

  “灵儿!等等我!”暗器王子嘿嘿地一笑,高兴地追去。

  夜幕笼罩而来,翩翩君子正在喂李琴琴吃药,“咔”地一声,屋门开了,豪情带着轩辕雨风走进来。

  “夫人!”

  “啊!豪情和雨风来了。”李琴琴面带笑容地道。

  “夫人!您有什么吩咐呀?”轩辕雨风微笑地问。

  “啊!是这样的,我想让豪情带着人去追金沙儿。”李琴琴轻声道。

  “追星箭不是去金沙儿了吗?”轩辕雨风带着一丝疑惑地问。

  “是这样的!我担心追星箭会中了金沙儿的毒,所以,让豪情带着人去追金沙儿,助追星箭一臂之力。”翩翩君子认真地道。

  “好!那我带着人去帮助追星箭,把沙漠毒王子抓回来。”豪情严肃地道。

  “让雨风也去吧?”李琴琴轻声道。

  “啊!让我去?”轩辕雨风惊愕地道。

  豪情慌忙道:“对呀!怎么还让雨风去?雨风可不会武功。”

  “我只是想要抓住金沙儿,不是要杀了金沙儿,所以,雨风去的话,可以好好劝劝金沙儿,让她回来,不要反抗了。”李琴琴目光敏锐地看了轩辕雨风一眼,接着说道:“再说了,雨风也要锻炼一下自己,毕竟以后是仙鹤门的人了,不懂江湖上的事情可不行呀!”

  “夫人说得有理啊!”豪情看向轩辕雨风,道:“雨风!你就跟我去吧?”

  “我……”轩辕雨风表情苦闷地道:“我最近身子不适应。”

  “啊!你身子不适应呀?怎么不早说呀?哪里不适应呀?”豪情关切地问道。

  轩辕雨风不悦地道:“我头晕,身子没有力气。”

  “哎呀!这是不走路的原因呀?最近几天,山庄外不安全,我一直没有陪你出去走走,你看看,身子不好了吧?”豪情顿了一下,泛起笑容,高兴地道:“现在好了,我带你出去好好走走,好好看看。”

  “对!带雨风好好出去玩玩,培养一下感情。”翩翩君子急切地道。

  “呵呵!好!我明天就带着雨风出去散散心。”豪情开心地道。

  轩辕雨风深深地吁了一口气,无奈地道:“好!我跟你出去,看看山、玩玩水。”

  “呵呵!这就对了吗?”豪情高兴地道。

  “好了!我要出去了,你们出去吧?”李琴琴轻声道。

  “那夫人,我和雨风出去了。”豪情拉起轩辕雨风的手,高兴地走了出去。

  “我扶母亲睡下吧?”翩翩君子轻轻地李琴琴扶着睡在床上,为母亲盖好被子,轻声说道:“母亲!我出去了。”

  “出去吧!谦谦在凉亭等你呢?”李琴琴轻声道。

  “那我去找谦谦了。”翩翩君子转身走了出去。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