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女神的近身护卫 > 第两千两百五十八章为二婶上山!

第两千两百五十八章为二婶上山!

  第两千两百五十八章为二婶上山!

  萧正没有在用纯粹的硬碰硬去面对赵寅这一拳。而是脚下一蹭,一个精准的折射,飘忽到了赵寅的左侧。而后龙抬头悍然击出。直取赵寅左脑。

  他这出手又快又狠,根本就是致命杀招。站在一旁的老和尚与叶玉华都看的出来,不论是赵寅还是萧正,都异常地想将对方置于死地。而且——没有任何的迟疑。

  至于击杀对方之后是否会留下过于庞大的后遗症,谁也不在乎,不关心。

  冤冤相报何时了?今夜了!

  啪!

  赵寅左臂猛然抬高,硬生生拦下了萧正这一拳。紧接着,他右拳倏然探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度捣向了萧正的心窝。

  仿佛赵寅特别钟爱攻击敌人的心脏部位。

  当然了,作为一个强者,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去击杀敌人,本就是合理的,也是最有效的。

  真正的强者,本就已经摒弃了所谓的花哨。使用的,往往都是最直接有效的。

  赵寅和萧正都是如此。出手就是致命一击,不仅不给敌人留有余地,也不给自己留有余地。

  砰!

  萧正在赵寅一拳砸来之际,左手化掌,隔在了胸口。而后右脚猛然抬起,径直朝赵寅胸口踹去!

  砰砰!

  这一拳一脚相互击中对方。竟是逼得双方均往后倒退数步。萧正略微一个踉跄,只觉得胸膛仿佛被巨石砸中,登时觉得胸口发闷,呼吸急促。反观赵寅,却只是轻轻拍了拍胸口上的灰尘,眯眼凝视萧正:“你仅仅只是打算用这样的方式来与我战斗吗?”

  “有问题?”萧正吐出一口浊气,并未隐藏自己被这一拳打出来的痛苦。

  “那你可能熬不住多久了。”赵寅气定神闲,似乎看透了萧正的底牌。

  论实战经验,二人也许不相伯仲。但论及身体素质,赵寅虽然年事已高,但作为神级强者的他,浑身每一块骨骼都经过千锤百炼。是一个真正以武入道的恐怖存在。

  萧正想靠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来打赢这场硬战,难度极大。

  “你是说你熬不住吗?”萧正反问。言语中充满嘲讽。

  “多说无益。”赵寅薄唇微张,缓缓说道。“继续吧。”

  他话音甫落,身躯仿佛一头雄狮,汹涌澎湃地朝萧正面门攻击而来。

  赵寅的攻击手段异常驳杂。一会儿像冬藏的暴戾,一会儿又像是秋收的神秘莫测。而更多时候,他极其的稳健。仿佛要将春生夏长的沉稳发挥到极致。

  这样的一个赵寅,实在让人捉摸不透。

  “我似乎——”一旁的老和尚忽然苦涩地说道。“低估了赵寅。也高估了我自己。”

  “嗯?”叶玉华微微发愣,不明所以地望向老和尚。

  事实上,对于这样一场较量。叶玉华并不能看出多少门道。

  她唯一能够看出来的,就是萧正一直没能占据上风。尽管,此时此刻的萧正看起来,还能够坚持一段时间。但是否能熬到胜利的曙光。叶玉华没有把握,也分析不出个所以然。

  所以老和尚的讲解,才是叶玉华唯一了解战况的途径。

  “我一开始以为我先出手,可以逼出他的压箱绝技。但现在看来,赵寅的压箱绝技,远比我们想象中还要恐怖。”老和尚苦笑一声,抿唇说道。“真正的神级强者,原来是如此的多变。”

  “多变?”叶玉华有些不太理解。

  但从萧正那凝重的神色不难看出,他正在面对一个极为棘手的敌人。甚至有点像碰到了刺猬,不知道如何下手。

  “是啊。就是多变。”老和尚缓缓说道。“叶子你有没有注意到。赵寅从开始和萧正较量到现在,已经变换了好几种风格。甚至是打法。这样的节奏对萧正来说,是极难适应的。”

  见叶玉华似乎不太理解,老和尚继续说道:“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当我们进行一场商业谈判时,只要先摸准了谈判目标的风格和喜好,就基本成功了一半。可若是我们和一个喜怒如常的对手进行谈判,那就很棘手,很没有把握了。”

  “赵寅在武道上,就是这样一个喜怒无常的神级强者。”老和尚一字一顿的说道。“他太善变了。根本让人难以找准他的风格。看清他的真实面目。”

  “那阿正很难赢?”叶玉华忽然出声问道。

  她不关心过程。她在乎的是结果。

  阿正不能有事。他有一个老婆,还有两个孩子。他身上肩负了太多使命。他怎么可以有事?

  可是——他真的能打败赵寅吗?

  老和尚不知道,叶玉华也不知道。

  这一次,萧正面临的,是真正难以逾越的一座高峰。

  ……

  车上。

  秋收的表情凝重之极,也古怪之极。

  她似乎不知道如何开口,但她还是忍不住想要询问坐在对面的男人。她的二叔林老妖。

  “这一仗,谁能赢?”秋收意味深长的问道。

  她的内心是矛盾的,复杂的。

  从她的角度来说,她不希望有这样一仗。但她也很清楚,这一仗是不可避免的。至少没有任何人能够劝说父亲去做这件事。

  也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萧正去迎面接受挑战。

  林老妖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薄唇微张道:“我若是知道,还会陪你一起上山吗?”

  秋收闻言,却是有些苦中作乐道:“我以为您是为了二婶上山。”

  林老妖看了秋收一眼:“看来你还不够紧张。”

  秋收微微一笑,有些侥幸的说道:“既然您肯陪我上山,我相信您一定会做些什么。”

  “你觉得我能做什么?”林老妖问道。面无表情,看起来就像是一块千年寒冰。

  “阻止他们。”秋收说道。“或者让事态不要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我也想,但我和你一样无能为力。”林老妖微微眯起眸子。“这件事,没有人可以阻止,更加无法改变。我们只能做一个看客。”

  “您真的就一点儿也不担心吗?”秋收忽而开口问道。

  不论如何,萧正是他的女婿,是他两个外孙的父亲。

  若萧正死了,当着他的面死了,如何向林画音交代。向两个外孙交代?

  而反之,父亲是他的亲大哥。难道他就一点儿亲情都不顾吗?也完全不在乎父亲的死活吗?

  林老妖淡淡地看了秋收一眼:“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同样,如果我将你所想的问题,悉数奉还给你。你是否也成了那个无良人?”

  秋收微微一怔,旋即苦涩道:“好吧。是我多心了。”

  “亲情价值千金。于你于我,都是不可取代的东西。”林老妖缓缓说道。“但在这个大时代,有很多时候我们并不能改变一些东西。更加不可阻止它们的发生。”

  林老妖这一生,经历了太多的无奈与抉择。他早已经习惯了默默接受。背负骂名。

  现在如何,将来也是如此。

  他已经六十岁了。

  该看透,不该看透的。他全部都已经看透。

  谁生谁死,他控制不了。

  尽管他是那个人人忌惮的林老妖,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强者。

  但那又如何?

  赵寅不够强大吗?

  他还是被仇恨蒙蔽。一生是枷锁,永远挣脱不了。走不出来。

  “等我们赶到的时候,可能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吧。”林老妖缓缓说道。意味深长。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