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青云直上 > 第三百七十五章被纪委带走
  ?

  第三百七十五章被纪委带走

  张铭顺一接到他的电话,而他此时正在去往市纪委办公室的路上,听到他这样汇报之后,立刻安排他稳住任鹏飞,让他到清云市,然后和他见面,到时候电话联系。

  房明山心里就有了底,张铭顺接完电话之后,就想着这件事该怎么向程刚说,任鹏飞此时十分紧张,如果房明山不与他见面,很难说他会有什么其他的举动,现在必须得稳住他。

  到了市纪委之后,方鸣跟在他的后面,张铭顺快步来到程刚的办公室,张铭顺是县里的书记,程刚一看到他来到,便连忙让他走了进来,方鸣也紧跟着走了进去。

  寒暄坐下后,张铭顺就把手中的报告递交了上去,程刚立刻拿到手中看了起来,方鸣一点也不知情的样子坐在旁边。

  程刚认真地翻看着,一看到任鹏飞办公室失窃金条现金还有伟哥避孕套物品时,不禁拍案而起道:“铭顺书记,这个事情是否调查属实?”

  张铭顺道:“事情紧急,我们还没有进行调查,但是小偷不会胡乱说谎,而且赃物已经起获,之前任鹏飞并不承认其办公室内丢有东西,我想这里面就牵扯到违纪的问题,我不能不及时向市纪委汇报,此外,此事我还将向刘书记和叶市长汇报一下,先到您这儿来了。”

  一看到张铭顺如此重视此事,程刚更加重视起来,问道:“任鹏飞现在何处?”

  张铭顺道:“任鹏飞正在和公安局长房明山进行联系,我估计是想通过房明山来摆平此事,现在他们约定在市区见面,我建议将其带往市纪委调查一下此事,如果属实,真相就大白了。”

  程刚点了点头,想了想道:“铭顺书记,这样吧,你去向刘书记和叶市长报告,我安排人把任鹏飞带过来,从现有的情况来看,任鹏飞极有可能涉嫌违纪,而且不但违纪,生活也有可能非常糜烂,如果我们不及时查处这个事情,将会造成很大的社会影响!”

  看到程刚非常重视此事,张铭顺也就放了心,只要纪委书记敢于下得了手,任鹏飞必然是罪责难逃。

  方鸣坐在旁边听了张铭顺和程刚的对话,这才知道是涉及到任鹏飞的事情,难道任鹏飞被人举报了?不过怎么说起县政府大院失窃的事情?

  方鸣糊里糊涂,张铭顺一个人前往刘春新和叶东民那汇报这个情况,方鸣留下来就问了一下程刚,程刚看到他啥都不知道,便不禁斥责道:“你看你这个纪委书记当的,这么重大的事情都不知道,上次你们县招考舞弊的事是人家宣传部长查出来的,你这个纪委书记还是不是纪委书记?”

  程刚不客气地批评了方鸣一顿,方鸣脸上不禁是白一阵红一阵,抬不起头来,到了东林县光知道拉帮结伙去了,在本职工作上实在是没做出什么成绩来,其实他根本不适合做纪检工作,原来一直在市人大,没有地方工作经验,也没有相关的纪检工作经验,只知道与梁成举搞在一起,事事请示梁成举,怕得罪这个得罪那个,这样的纪委书记有什么用?

  任鹏飞自己一个人开着车来到了清云市,到了清云市之后,他便打电话给房明山问有没有时间,房明山此时已经得到了张铭顺的授意,既然如此他就不必再推三阻四不和他见面了。

  这样一想,房明山便告诉任鹏飞自己还没有开始汇报案情,大约有三十分钟的时间与他见面,让他到市公安局附近的一个宾馆里与他见面。

  任鹏飞得知后立刻驱车赶了过去,到了之后,就进了宾馆找房明山。房明山见到他以后,就问他有什么事情。

  任鹏飞想了想,便掏出一张银行卡,塞到房明山的手中说道:“老房,有件事想拜托你一下。”

  房明山急忙将手中的卡放到一边去,问道:“任县长,你这是要干什么,您不是让我犯错误吗,您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如果我能帮得上忙,请您尽管吩咐。”

  任鹏飞扫了他一眼道:“老房,你们抓住的那两个盗贼是我远房的亲戚,我想请你帮忙将他们给保下来,这钱是他们付给你的酬劳。”

  房明山一听居然有这事,就不大相信地道:“任县长,他们与你有亲戚关系?”

  任鹏飞道:“不错,上次你的人到县政府来调查情况,我心里就是有心包庇他们,现在听到你们抓住了他俩,能不能通融一下,把他们给放出来?”

  房明山突然听到任鹏飞这样的要求和辩解,感到有些可笑了,如果这两名盗贼与他有亲戚关系,干嘛会到他的办公室盗窃?

  他这样说大概是想着让自己堵住盗贼的嘴,不让他们说出从他办公室盗窃东西而已,但这个理由编的太粗糙了,即使是有心请自己帮忙,也不能这样骗自己吧?至少要把实情告诉自己吧?

  “任县长,这个事情我帮不了忙,案子不是我具体办的,还有承办人,如果想把他们放出来怎么可能?这样吧,到时候我会让法院判轻一点,您看可不可以?”房明山委婉地说道,既然任鹏飞这样说,他就顺着他的话说下去,看任鹏飞怎么办。

  任鹏飞一看房明山不愿意帮他的忙,心里想了想,觉得自己这样欺骗房明山,并没有得到房明山的正面回应,他不知道是房明山生他的气,还是真不想帮他的忙。

  想了想,任鹏飞故意把房明山拉到一边,悄悄地说道:“房局长,这事就拜托你了,只要你愿意帮忙,花多少钱都行。”

  房明山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任县长,你这个亲戚就这么重要?”

  感觉房明山已经知道什么事了,任鹏飞便只好吐露心声说道:“房局,上次你的人到我办公室问丢没丢东西,我是否认的,现在如果有人说从我办公室拿走了什么东西,你千万不能相信,只要你能帮我这个忙,以后只要我任鹏飞能帮上忙的地方,向我打声招呼就行。”

  房明山看到他终于说出实情了,便微微一笑道:“任县长,这个事情我不知道啊,没听说有人从你办公室里拿了什么东西啊,你是不是误会了啊?”

  一听房明山说不知道有人从他办公室拿了什么东西,任鹏飞的心里一时犹豫了,他只是知道这两名盗贼被抓住了,但是具体供没供他却是不知道,现在一听房明山这么说,他心里一时没有底了。

  “呵呵!”任鹏飞干笑了两声,说道:“房局,那这话算我没说,总之在这件事情请你多帮忙,我不会亏待你的。”

  房明山道:“这个请任县长放心,只要任县长你打过的招呼,我都是积极落实的,上次那个贺大山回去我就将他免职了。”

  “真把他免职了?呵呵,那不太好吧,我看他也是为了工作,批评一下就可以了嘛!”听说贺大山让房明山给免职了,任鹏飞感到有点小意外,想不到房明山这么痛快,现在免不免职都是次要的了,此时倒给贺大山说起了好话。

  房明山道:“已经免完了,他也认识到了错误,保证今后不再犯了。”

  任鹏飞有些尴尬地笑着,正当两人还在聊着的时候,门被人打开了,房明山和任鹏飞两人抬头一看,只见来了几个人,方鸣正站在后面。

  来的是市纪委的人,房明山其实事先已经与他们联系好了,此时房明山走到了一边,而任鹏飞一看到方鸣出现,心想事情就不大妙。

  “方书记,你们这是……”任鹏飞冲着方鸣看过去道。

  “我们是市纪委的,请你跟我们到市纪委一趟吧,程书记有话要找你说。”带头的市纪委的人正色对任鹏飞说道。

  任鹏飞紧张地道:“程书记找我有什么事?”

  “你去了就知道了,走吧。”市纪委的人并没有给任鹏飞什么面子,直接命令道。

  “老方,这是怎么回事?”任鹏飞不由地看向方鸣说道。

  方鸣却是不说话,只是看了看他,市纪委的人就走到他的身边,给带走调查的一样,把任鹏飞给带走了。

  看着任鹏飞被带走,房明山倒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不知道任鹏飞此去是不是凶多吉少,市纪委的人这么快就介入调查了,看来张铭顺的动作很快。

  任鹏飞跟着市纪委的人坐上车,他的车让市纪委的人给开走,一路上局促不安的,不知道到了之后,程刚会和他怎么谈,他是不是要承认,如果不承认会是什么后果。

  这些问题在脑子里不断地想着,现在他恨不得抓住那个小盗贼,一刀斩了他,居然敢到县政府大院偷东西,防盗门也没有防着他们。如果不是一时疏忽,大概不会把这么多的钱和现金放到自己的办公室去,现在倒好,误打误撞,居然让这个小偷给害苦了。

  此时,程刚正呆在办公室里等着他,先和他谈一谈,如果他主动承认,事情就好办了,如果他不承认,那就让下面的工作人员好好地审一审,再决定是否对其进行立案调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