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重生之鬼王归来 > 第1894章 最后一次攻城
  王植与紫阳真人一行人每日大宴,放肆的挥霍着粮草,在他们看来,一旦西府城破,便是无的荣华富贵,没必要在这几天内委屈了自己。三寸人间

  然而一眨眼的功夫过了七天,西府城内死一般的平静,半点动静都没了。

  王植与紫阳真人有些坐不住了,连番派出探子去打探,也没个动静。

  更离的是,以前城墙还有士兵,探子可以在夜间潜伏到城下,从士兵口里套点风声,到了这几日,连士兵也都没了。

  整个城池完全封闭,没半点动静,像是一夜之间成了死城。

  这事当真是让人费解,同时与王植等人预期的也是大相径庭,众人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摸不着头脑、探不到风声,这些都是小事,关键是粮草即将消耗殆尽,军需官把大部分的调度,全都拨到了军大帐,王植等人每日酒肉是不愁,可其他的士兵碗里的肉从无到有,酒水从烈到淡如白开水,这些兵爷可不是省油的灯,没有肉吃、没有酒喝,天天在外面吹沙子,而且西府城这边一到了晚山风冷无,绝非是在当阳城大平原里大营里潇洒玩乐所能的。

  其实这也怪不了王植,六狱N年未曾打过仗了,养着这些兵,王植还觉的亏得慌了,只是没办法罢了,一听到大营有人闹事,王植也不含糊,抓了几个带头的军官砍了脑袋,短暂的把这股歪风给压了下去。

  不过,这终归不是长久之计,王植待在这鬼地方,同样是很不习惯,也是动了归心。

  “大王,军营里今天又有人带头闹事了,我刚刚去找了军需官,说米粮耗尽,士兵们现在吃的都是掺沙子的米饭,再过几天怕是要喝稀水了。”

  李献走进大帐,满脸忧愁道。

  “又有闹事的,这帮兵痞子,这么多年来,老子供着他们,花费了多少银两,一点用都没的废物,还敢闹事,都给我砍了。”

  王植躺在椅子,头贴着降火气的毛巾,噌的跳了起来,甩掉毛巾大吼道。

  “大王,杀人不是解决问题的法子,兵士们也得吃喝,眼下最关键的是,什么时候拿下西府城?”

  “我看着城里没乱,反倒是咱们乱了,尤其是眼下后路被断了。说句不听的话,大王,再这么发展下去,咱们会活活饿死在这鬼地方。”

  李献叹了口气道。

  王植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当即恼火道:“本王你清楚,但真人胃口大,死盯着西府不放,我也没法子啊。”

  “依属下愚见,眼下趁着军士们还有战力,军械尚算齐全,利用士兵们归家心切的动力,咱们攻打虎狼关还是有一丝眉目的。而且一旦惊动了另外两关,来个夹击,回到当阳完全是可行的。”

  李献分析道。

  不得不说李献还是有点脑子的,这是唯一一个还有主宰自身命运的机会,然而王植毕竟是目光短浅,又被国师掣肘,想了想道:“哎,你这是明白话,但眼下咱们还是有机会的,等等吧,也许今晚国师能拿下西府城了。”

  “对了,国师在哪,本王已经好几天没看到他人了。”

  王植问道。

  “听说在清风山搭了个法台,这几日忙着作法呢。”

  “哎,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个谱,这么耗下去,何时是个头哦。”

  李献叹息道。

  紫阳真人已经在清风山的法台呆了五天五夜,几天前,西府城没有动静,他起了心头恼火的很,按照那日降瘟的程度来看,出现在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城内的人已经死绝了,另一种是出现了高人,化解了瘟毒。

  不管如何,他都得试一试,今晚这个威力更大三倍的瘟毒法阵即将成型,到时候西府城甭管在弄什么玄虚,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到了午夜时分,一场更大,更为恐怖的瘟疫毒雨再次降临,瓢泼一般的袭击了西府城。

  是夜,妖风大作,城内暴雨倾盆,整座城池完全被瘟毒的黑气包裹!

  秦龙躺在王宫大殿的琉璃瓦片,悠闲地吞吐着龙珠,一次的瘟毒刚刚消化,他的修为增长了不少,如今又来了一场更大的,这无疑是送门的美食,秦龙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享受过了。

  吸收瘟毒,除了增长修为,同时也能增强他的抗毒性,简直不要太爽。

  百姓并没有像次一样慌乱,安安静静的待在家里,因为他们相信只要有龙神在,西府城是铜墙铁壁,这天底下没有什么能伤到他们。

  一夜过后,西府城的黑雾渐渐散去,如往常一样,百姓窝在家里,吃着储存的粮食。

  为了配合这次隐匿计划,所有的店铺全都关了门,整座城池外面看不到一个活人,百姓自发吃冷食,连半点火星子都不起,这让哪怕占到了地理位置优势的紫阳真人,也很难推断出城之人到底是生是死。

  天刚破晓,待第一抹晨曦划破了西府城外的黑暗后,紫阳真人运足真气,穷极目力远远眺望着西府城。

  跟过去没什么两样,城死一般的寂静。

  “国师,情况如何了?”

  王植见昨晚又下了一场瘟疫,实在坐不住了,亲自山来催问结果。

  “瘟毒之气,在一个晚足够令普通百姓死亡,不管这些家伙是装死故弄玄虚,还是他们早死了,以目前的状况来看,我觉的这已经是座死城。”

  紫阳真人抚须道。

  一场法事下来,他的修为损耗不少,此刻眼窝泛红,神态颇是疲惫。

  “真人分析的有道理,依我看,那再派军士攻城,既然是座死城,我等便可直破城门而入。”

  “相反,他们算是故弄玄虚,城为毒气所困,也应该战斗力不强,完全可以一战,真人觉的如何?”

  王植道。

  “大王明鉴!”

  紫阳真人拱手拜道。

  “我看这一次不如还是由真人挂帅,把次的场子找回来,如何?”王植道。

  紫阳真人求之不得,虽然城这种怪象,很可能是因为有高手坐镇,破了他的法,从而布置的一个局,但紫阳真人觉的这种可能几乎为零,并未太过放在心。

  他如果能统帅大军入城,一则是声威更胜,人心拥护,再者确实能洗刷次的耻辱。

  而对王植来说,西府城反正不是他的,他只想回当阳,西府是坑,是福地也好,全由着紫阳真人折腾是。

  紫阳真人也不挑时辰了,到了大营,再次点了七八千人马,把最后一波用来守护军大帐的重型武器,充当攻城利器,向着西府城发起了浩浩荡荡的攻城战。

  PS:今日更新完毕,明晚再会,晚安,朋友们。

  本书来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