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 第四十二章第四个任务完成
  与此同时,余颖已经看见那个被人强行夹持而至的刘慧娴,虽然余颖早猜测过,她的日子不怎么好过。不过,余颖还是被很憔悴的刘慧娴吓了一跳。

  就见刘慧娴整个人看上去,比此刻的余颖老了有二十岁,明明是姐妹,现在看上去却像两辈人。

  其实多年的侯府生活就有些不顺,等到刘慧娴被抓到这里,更是吓得夜夜做恶梦,自然老得快。

  不过看到这一幕,余颖一点也没有感到心痛,此刻她心里的小人又蹦又跳,活该!让她使劲作,连自己姐妹都放不过的人,就是混蛋。

  在接过这个任务之后,余颖就分析过刘慧娴这个女人,最擅长的大概就是勾搭男人。另外没有大脑,竟然在重生之后,给前世的有过摩擦的人,下黑手,说明这人性子睚眦必报。

  虽然没有追问过刘慧娴的前世,但余颖在其言谈举止中,也大体推测了一下,窦慧颖应该没有抢过她的老公,但是以刘慧娴这种不安分的性子,其实做三应该是刘慧娴。

  只怕是窦慧颖经历双层背叛之后,不得不收下做三的妹妹。

  最后那个做三的刘慧娴死的比较早,所以重生之后,就把怒气都撒在什么都不知道窦慧颖身上。

  也就是说刘慧娴两辈子都欠了窦慧颖的,所以看到老得很厉害的刘慧娴,余颖有种心花怒放的感觉,这种钝刀子杀人,才对得起窦慧颖的托付。

  而刘慧娴却发现对面的官兵,一个个脸都板着,那个看着她的将领,看她的目光中,透着一种看稀奇的感觉,上上下下打量着她好几眼。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窦将军?刘慧娴猛地灵机一动,紧盯着窦平。

  还不等刘慧娴想要说什么,就感觉自己后心处的利刃再一次靠近,于是刘慧娴眼睛中瞳孔猛地一缩,不敢出声,只用那双眼睛求救。

  不过刘慧娴她自己应该没有注意到一件事,刚才等老四走了之后,她就妄图把吃进去的药丸吐出来,结果干呕了半天,也没有吐出什么,倒是整个人浑身上下乱的很,就如同一个蓬蓬鬼。

  所以那些官兵一个个心里,一点也没有惜香怜玉的感觉,反而有种见鬼的感觉。

  “窦将军,不知道你为何带人围住这里?”孙长贵上前一步,问道。

  说实话,孙长贵实在是不想对上窦家军的人,虽然他们是比较凶悍的人,但也不是什么悍匪,对上打过N次仗的军队,就没有打胜仗的可能。

  “人皮灯笼是你们做的吧?”窦平问道,他的脸板着,手上的长槊一指,“以为我们看不出来吗?就可以蒙混过关吗?另外,你们把挟持的人放出来。”

  人皮灯笼,这四个字从窦平嘴巴里说出的时候,不少军中的儿郎已经是惊愕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他们都用一种吃惊厌恶的眼神看着对面的人。

  不过这些儿郎们也算是训练有素,而且是上阵杀敌过的人,纵然一个个吃惊的很,手里的武器依旧握得紧紧的,没有一丝抖动。

  “果真知道了!”“竟然看出来了!”“可恶!”而孙长贵一方人则是五雷轰顶,同时脑海中他们吐槽着,甚至有人双腿有些哆嗦。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也知道他们的事要是爆发出来,那有可能是千万人唾骂的下场。虽然他们杀别人不手软,但是轮到他们自己,也会害怕。

  不过其中有一个异数,就见老四仰天大笑起来,笑完之后说:“我就想过,有人能够认出来,想不到,竟然是窦将军,不知道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老四的话一出口,包括窦平在内的军中儿郎差点后退了一步,他们倒不是害怕,而且吃惊,因为竟然还有人做了这种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

  幸亏这些人都是从战场上杀出来的,胆子比较大。

  所以他们的目光都聚集到这个说话的人身上,这人看上去长得很是不错,甚至称得上是个大帅哥,就是嘴唇长得太薄,眼睛中也闪烁着疯狂的神情。

  就见他紧紧盯着窦平,让窦平心头上闪过一丝恶寒,因为这种疯狂已经到了疯子的境地。

  “不是他看出来的,是我。”在一边的余颖开口说话,把目光都集中到了这个穿着黑袍的人身上,那人脸上带着银色面具,让人分不清男女。

  但是一出声之后,孙长贵他们已经察觉这个人竟然是女的!

  余颖之所以出声,是因为这种碰到变态的情况比较少。

  虽然窦平也算是杀过不少敌人的人,但是应该没有见过这个疯子型的变态,这种人根本就没有什么道德底线,律法什么的也不放在他们眼中。

  只看这位大帅哥的情况,余颖就知道这个人根本就不会忏悔,只会一步步变本加厉,因为这种人根本就不会把大多数普通人,看成是自己的同类。

  所以余颖才开口说话。

  其实在余颖没有开口说话的时候,老四就注意到一直没有开口的人,从她所在位置,以及脸上带着银色面具,都说明了一件事:那是窦家军最高统帅。

  所以老四很快就明白了一件事,他们没有什么好下场,不然一军之长不会到了这里。

  而且窦家军之所以会这样有名,就是因为窦家军的军纪最为严格,所到之处,虽然不见得是秋毫不犯,但比一般的军队要好上很多。

  不过这位军中统帅没有说话,而是窦平开口说话,说明他在军中的位置也不低,绝对是大将军的心腹。

  掂量完这一切之后,老四既然认为事情已经无法善了,所以就很狂妄地开口说话。

  但是听到余颖的声音,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老四都愣了一下。

  因为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什么?所谓的窦大将军竟然是个女人,而且从那双平静的犹如深潭一般的眼睛中,看不出一丝丝情感。

  如果那双眼睛里是一种愤怒的话,也许还能够说明这人有什么弱点,偏偏这个明明应该心软的女人,看到这一切,却有种说不出的平静,平静的就仿佛深藏着什么。

  再仔细看去,却什么都没有,这让老四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怅然,因为看样子也逃不出去,那么就意味着这个令他感到有一丝兴趣的人再也见不到。

  “你是谁?”这伙人里的孙长贵,终于从震惊中清醒过来,问着这个突然间冒出来的女人。

  而他的伙伴里竟然有人眼瞎的很,他们的眼睛中,竟然出现了鄙视的神情,显然他们还没有明白过来,这才是那位鼎鼎大名的窦大将军。

  之所以鄙视,是因为要知道女人在军中,最多也就是红帐子里的人,那是最卑贱的女人。

  当然历史上虽然有女性的将领,但是那都是凤毛麟角,所以那些人根本就不会往那上面想,还以为是某位军中将领的爱宠。

  “大胆,这是我们窦家军的大将军,竟然敢这种态度面对大将军。”窦平大怒,喝道。

  虽然大将军是女的,但是窦家军每次作战都是在大将军的筹划之下,百战百胜。所以窦家军上下人等,最恨别人看不上自家大将军。

  这时候,窦家军里的人都举起自家手中的武器,甚至凝聚起杀气,甚至不少人眼睛中都冒出怒火。

  其实在他们眼里,统帅是男是女这个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能够带领他们杀出血路,杀出胜利,让更多的兄弟活下去。

  而且自家大将军虽然是女的,但是每次最危险的时候,都是冲杀在前,甚至于千军万马中,取上将首级,如入无人之境,一举定下输赢。

  在他们眼中,大将军无关男女,就是他们的大将军。

  干出如此卑鄙、没有人性的事,就是畜生一样的人,还敢看不上他们的大将军?所以他们都往前小小的踏进一步,让对面的人,感到一股股杀机扑面而来。

  被军队强烈的杀机笼罩下的刘慧娴,就感觉自己的双腿,已经软得像面条,几乎站不起来。

  因为说到底刘慧娴就是一个。一直依靠别人才能生存的普通人。虽然这个女人心黑手辣,但那是她对别人狠得下心,而一旦别人比她横,就立马怂了。

  而且刘慧娴怎么也没有想到,窦家军找到这里,对落在盗匪手里的她不太在意。

  和那些盗匪们交谈几句之后,一言不合之后,一个个露出一副马上要杀了他们的样子。

  此刻的刘慧娴神色有些恍惚,仿佛又回到京城姐姐逼迫镇北侯签字和离时的情景,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刘慧娴感觉那个女声有些熟悉。

  不,不要这样,刘慧娴摇摇头,你们要杀了他们,可以,但是要先救救我才行,于是刘慧娴在心里嚎叫着。

  窦平终于分神看了一眼刘慧娴,此刻的她是眼泪鼻涕直流,而且还站不住,被一个人强制半扶着。

  此刻的老四似乎想到了什么,打量了余颖,再看看刘慧娴,啧啧称奇。

  “救命!”刘慧娴终于叫出声。

  只是她的声音在别人听来,就如同是一个蚊子在嗡嗡叫,根本就听不见,却已经是刘慧娴费了不少心神才叫了声,可惜她的嗓子眼就如同被堵了,声音小的可怜。

  “窦大将军?难道你就是她的姐姐?”老四一指刘慧娴,问道。

  老四是这里最聪明的一个,胆子也大。

  虽然此刻被杀机逼得脸色有些苍白,毕竟窦家军里出来的儿郎都是杀气冲天,不过这时候老四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所以还是问出来这个问题。

  “呵呵,你的问题我为什么要回答?”余颖冷笑着说。

  余颖看了一眼老四,虽然她一句话也没有给刘慧娴说,但是老四依旧是猜测出来,可见的这人应该是智商相当不错,甚至胆子都不小,可惜三观不正,走了歪路。

  “没什么,大将军你应该是在拖延时间吧!你手下的人,应该有一部分潜进这个庄子里。”老四说到这里,脸上流露一丝得意的神情。

  甚至此刻老四那张脸上连原本的一丝惶恐也消失了,眼睛中带着一丝丝疯狂,同时他一把揪住,已经支撑不住身体的刘慧娴的领子。

  听他这么一说,孙长贵一伙人有些急了,因为庄子里有太多秘密不能被人知道。

  他们有心想要回转,就见有些弓箭手已经对准了他们,有人不相信窦家军要杀人,因为窦家军的人向来不会滥杀,所以有人打算趁机开溜,这个地方的人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就在他迈步的一瞬间,一支箭已经飞过来插在他的脚边。

  “再动,就格杀勿论。”同时一个带着杀机的声音传来。让想要偷溜的人马上老实了,虽然看上去最终要死,但是晚死一个时辰都好。

  “你说的不错,我这次带兵来,就是要搞清楚你们到底再做什么?”余颖淡淡地道。

  “有句话说的好:出来混得,总是要还的。只看这一个人皮灯笼,就知道死在你们手里的人不少,所以你们谁也没有跑掉的机会。”余颖话语中带着一种坚持。

  “哈哈哈!”老四大笑起来,因为他知道自己落到这个地步,也是自找的,而且已经没有退路。

  说实话,老四也知道对面的那个女人,的确是动了杀机,这个女人不会为了所谓的姐妹,放过他们这些人。

  这个女人要能力有能力,而且绝对狠得下心,下的了手,要不然也不会在军中摸爬滚打之后,竟然压下男人,爬到一军统帅的位置。

  至于身边这位,老四很遗憾地想,各方面和自家姐妹也差点太远了点,甚至都没有何姐妹打好关系,不过不管怎么样,她都算是和窦大将军有些血脉关系。

  “算了,我也算是活够了,有不少人因为而死,所以值了。”老四知道自己肯定活不下去,他们这些主犯只怕是千刀万剐的下场,所以还是早死早超生为好。

  就在老四说话的时候,他藏在袖子里的毒针机关已经出手,给自己和刘慧娴一把。

  余颖早就提防着老四,这种疯子不把别人的命放在心里,同样也不会把自己的命放在心里。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人竟然自杀式死法。

  倒是对面的人,有不少人误伤,嚎叫着,“老四!你干什么。””他娘的。“

  “蠢货!”老四喃喃道,他可是难得发一次善心,不然你们一个个会感觉生不如死。这时候他看见一个身影走过来,原来不管怎么样,大将军依旧是对亲人有几分牵挂。

  这时候余颖下了坐骑的时候,朝着这个疯子走来过。就见因为老四他自己中的毒针最多,所以眼神已经开始涣散,肤色开始变黑。

  而刘慧娴这时候已经摔倒在地,终于惨叫出声来:“救我!”

  这一刻,在她脑海深处闪过一个念头:如果重新来过的时候,她不那么作,会不会有好一点的下场?

  于是就见刘慧娴泪水流下,她的眼睛看向朝着这个方向而来的人。一眼看见窦大将军正在取下脸上的面具,那一张脸明明就是姐姐,“姐姐,竟然是你?!”

  “是我。”余颖点点头。

  “救我,”刘慧娴努力伸直了手臂,可是原本老四就喂她一个药丸,再加上毒针,很快她感觉什么都看不清楚,只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越来越近。

  然后刘慧娴就毒气攻心,大口吐血而亡。

  “哎!”余颖对于刘慧娴的下场只能感叹一句。

  这下子窦慧颖的大仇终于得报,镇北侯、刘慧娴都算是死于非命,刘家的日子也不好,刘家老两口早死,刘大郎再婚之后,只生了儿子,也死于战乱中。

  最后只剩下一个独苗苗,被人托付到了窦家。

  到了这个时候余颖也算是大功告成,对得起窦慧颖的托付。

  最终余颖在完成京城救援任务之后,离开了已经服务多年的军队,回到窦家庄。在年逾花甲的时候,接到系统的信息,说任务完成,是否脱离任务世界?

  于是余颖算了一下,没有什么遗憾,直接选择脱离任务世界。(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