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全知武神 >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交易与合作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交易与合作

  但问题又来了,强者无论男女,每一次生育都是对自身本源的一次的亏损。转轮王平拼着如此巨大的亏损,制造出如此多的后代,是为了什么目的呢?

  邹兑可打死都不相信转轮王这样雄才大略的枭雄人物,会是一个传宗接代控!

  这时,媚儿叹息着又道:“你知道转轮王这么多儿女,能活到现在的,又有几人吗?”

  邹兑再次摇了摇头。

  媚儿咬了咬牙,伸出一个指头:“一个!这么多儿女中,能活到现在的,就我一个!”

  邹兑大吃一惊,已经隐隐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地看向媚儿。十九个儿子,八个女儿,却能活到现在的只有一个媚儿,这其中若是没有鬼,连脑残都不会相信!

  媚儿幽幽道:“转轮王的子女,从出生那一刻起,就被烙上‘血继烙印’,肉身被转轮王通过血脉牢牢掌控,他们从小就什么事都不用做,被封闭在极小的空间之中,每天勤奋修炼秘境功法。众所周知,灵魂和肉身是有亲和度的,而极有血缘关系的灵魂彼此能更加融洽,所以我们每一个修炼秘境功法有成的儿女,都是转轮王修炼功法时最好的养料……”

  鬼清听得不由自主地捂着了口,难以置信这世上竟会有这么残忍的事情。

  而邹兑虽然已经猜测到了一些,但事实却令他更加震惊!邹兑眉头更深地拧在一起,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但转轮王竟是反其道而行之,竟然专门养育子女,盗取他们的灵魂来辅助修炼功法!

  媚儿苦苦一笑,继续说道:“每过一段时间,转轮王都会将一个修炼有成的儿女带进密室,用残酷手段拉出他们的灵魂吞噬。说白了,我们这样儿女对于转轮王来说,只是他饲养来以供食用的牛羊,他甚至没将我们当做人看过。我之所以能存活至今,仅仅是因为我修炼功法时走火入魔,灵魂受损,转轮王不愿意吞噬一个受损的灵魂而已……”

  说到这里,媚儿抬起了头,看着邹兑和鬼清,凄婉说道:“很讽刺吧?我能活命的原因,只是因为我是个残次品……”

  邹兑和鬼清互相看了一眼,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因为这样的事实太残酷了,他们需要时间好好消化一下。不过,他们对于媚儿也没了先前的要打要杀,反而颇为可怜这个不幸的女子。

  至于媚儿的话是不是真的,邹兑并没有怀疑。因为媚儿接受了转轮王的命令,移魂到黑玉体内后,媚儿却根本每一个一点伪装、掩饰的意思,大咧咧地就以本来面目出现在邹兑面前,让邹兑一眼就看出了此黑玉非彼黑玉。

  现在想来,媚儿这样做的目的,根本就是不愿意服从转轮王的命令,又无法强行抗命之下,所选择的做法。而她这样的做法,等于直接给了邹兑一个提醒,间接促成了邹兑不惜代价逃离无间城的事情。

  顿了顿,媚儿表情逐渐坚定:“所以我一直计划着逃离无间城,远离转轮王这个魔鬼。但我身上流淌着转轮王的血脉,并被‘血继烙印’束缚,要脱离转轮王的掌控,就必须舍弃肉身。可我的修炼境界,尚未达到‘日游境界’,一旦舍弃肉身,灵魂被太阳一照,罡风一吹,就魂飞魄散了。对此,我只能一直默默忍耐住,直到得到了转轮王移魂黑玉身上的命令之后,我发现黑玉的肉身和我的灵魂融洽度不错,才想到完全舍弃了我的肉身后,通过黑玉的身躯逃离无间城……”

  邹兑听得悄然点头。这世间,和自己的灵魂完全融洽的,永远只有自己的肉身,若是舍弃了自己的肉身,此后是绝对不可能在找到完美地和灵魂融洽的肉身的。因此,媚儿为了摆脱转轮王,付出的代价可一点都不小。

  想了想,邹兑郑重问媚儿道:“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沉重的叙述过后,媚儿点点头,又恢复了笑嘻嘻的样子:“我现在可以说是完全自由了,虽然付出的代价不小,但能彻底摆脱转轮王的束缚,实在是太好了。至于打算?我打算寻找一具合适的肉身夺舍,所以我要和你做一场交易。”

  邹兑点点头道:“没问题。合适的肉身我会帮你寻找的。在此期间,在我找到破解转轮王灵魂封印的办法之前,你必须继续待在黑玉体内,屏蔽转轮王的灵魂封印。”

  媚儿“咯咯”笑道:“和聪明人说话,真是太轻松了,我都还没明说,你就知道了我想说什么!成交吧,黑无常,以后我们可就是合作者了,你不许在喊打喊杀地欺负人家!”

  这妖精又恢复了原先的性格,邹兑哭笑不得点了点头,欺负她?只求这妖精以后少调戏自己几次就烧高香了……

  ……

  黑玉的事情就暂时如此了,和媚儿达成交易之后,邹兑一行人开始在龙傲天带领下,一路飞驰朝“龙神岛”位置而去。

  “传说着的龙神岛?听说上面都是龙人一族啊!嘻嘻,邹兑,听说龙人一族的女子很有特色,你说我找一个龙人女子来夺舍,这主意如何?”

  一路上,媚儿的嘴就没多少闲着的时候。在知道了邹兑等要前往龙神岛后,她竟是打起了龙人女子的主意。

  邹兑无语地看了看媚儿一眼,又看了看一旁没心没肺大笑的龙傲天。还好在场的两个龙人,自己是假冒的;而龙傲天是被放逐的族人,否则听到一个妖女竟敢打自己族人的主意,翻脸都是轻松的……

  “邹兑哥哥,求你了,将完整的秘境功法传授给人家嘛……”

  打完龙人女子的主意,没安静多久,这妖精又打起了邹兑的《独尊》功法的主意,直接抓起邹兑的手臂,发起嗲来。

  邹兑很同情媚儿悲惨的人生,所以对于媚儿的多话、撒娇一直没有反感,此时只能无奈道:“你就死了心吧,这是不可能的。”

  媚儿眨眨眼睛:“为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