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冲天斗神 > 第六十四节火殿
  昊天门,位于罔景山。

  这里的建筑依山而建,密密麻麻的房屋楼阁布满了整个山麓。其间林木掩映,远远看上去,就像是无数屋顶从山石之间冒了出来。这种情况从山脚一直延伸至山腰,继续往上,山势坡度顿时变得陡峭,一座座山峰笔直插向天空。

  一名身穿灰白袍服,腰挂菱纹玉佩的筑基弟子神情慌张,快步跑进山腰中间一座特别宽敞的大殿。

  大殿顶端正中,赫然刻着一朵火焰图案。

  后殿位置,有一个占地面积数百平米,外观形态与金字塔相似的大型平台。一位身穿火红道袍的老者坐在上面,盘腿闭眼,面前摆着一尊形状怪异的青铜方鼎,其中有一团火焰正在燃烧。

  尤绪言是昊天门火属性一派的元婴老祖。两千七百多岁的年龄,已经拥有元婴第八层的恐怖修为。面前这团火,乃是尤绪言的本命真火,这种特殊的祭炼方法,也只有他一个人知晓。

  昊天门筑基修士在一名火殿弟子带领下,走进后殿的时候,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这里四处都是明晃晃的火焰。墙壁上插着火把,大殿四周还有燃烧着熊熊旺火的炉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气温却要比外面明显低了很多。尤其是殿内墙壁与地砖的颜色,更是被火焰映照出令人畏惧的鲜红,就像是刚刚从人体内部取出的血,浓密而血腥。

  沿途走来,筑基修士在火殿里看到了很多人,数量多达三百以上。

  除了十几个是昊天门下的火殿修士,其余的,统统都是从山下弄来的普通人。

  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被绳索牢牢捆绑在木桩上,口中塞有大团的麻布,还用结实的皮绳从脑后紧紧勒住。虽然留有鼻孔可以呼吸,却是无法从嘴里发出声音。最多,也就是几声毫无意义的闷哼。

  昊天门火殿弟子的服饰全为红色。在火光映照下,他们的表情尤为狰狞,也充满了毫不掩饰的残忍。

  一名女子被剥去衣服,赤,身,裸,体按在地面。骑在上面的昊天门火殿弟子一边念着修炼口诀,一边狠狠用力侵,犯着女子身体。女子双手反绑,尽管拼命挣扎,却无法改变自己的处境,也无法喊叫,脸上全是痛苦的表情。

  旁边木桩上,捆着一个年龄与女子相仿的男人。身穿灰袍的昊天门筑基修士知道,那男人应该是女子的丈夫,或者就是与女子有血缘关系的亲属。木桩设置的位置与女子很近,不过半米多远,看到女子痛苦万状,被捆绑的男人也目欲眦裂,不断地来回摇晃,鼻孔里连连发出怒不可遏的“呜呜”声。

  很多昊天门人都知道,最好不要轻易进入火殿。那里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地狱,到处都弥漫着恐怖和幽魂。

  这里每天都有很多普通人被押解进来。可是从来只有人进入,却从未看见过任何人出去。

  周围,火把昏暗的光线摇曳补丁,在大殿角落里拉出各种奇形怪状的阴影。好象暗中隐藏着魑魅,让周围显得狰狞凄厉。几名身材高大,肥壮彪悍的大汉站在四周。他们赤着上身,下面只穿了一条红色麻质短裤,头上戴着童颜颜色的布制罩子,把整个脑袋都包裹在内,只留出两个小洞以供观察外面。这种装束类似于世俗的刽子手,却更加令人望而生畏。

  身穿灰袍的修士死死咬住牙齿,尽量不让自己被吓得叫出声来。

  能够筑基的人,数量已经极其稀少。而且,无论见识还是胆略,都远远超过常人。

  可即便是这样,灰袍筑基修士仍然感到害怕。

  他是昊天门录名殿的人。

  那里是管理整个昊天门所有门人弟子名册的地方。就具体功能而言,相当于另外一个世界的档案馆。区别在于,档案馆里摆放着厚厚的文件资料,而录名殿里却摆放着一块块记录本门弟子信息的玉简。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灰袍修士根本不会来到火殿。可是没办法,录名殿所有人都抱有这样的想法,最后只能以抽签来决定最后派往火殿的人选。

  感觉,就像是一群海上遇难者在抽死签,决定最后要把哪一个人拖出来,当做食物吃掉。

  走进内殿,走廊上是深沉的黑暗,没有一点光线。火把的火光照不到这里,就像是被黑暗吞噬,完全消失。在这种环境下,根本看不清黑暗中有什么,哪里是地面,或者是充满死亡的可怕深渊。

  一道阴冷潮湿的风从对面吹来,风中带着浓烈的血腥气息。顺着气流来源方向,灰袍筑基修士看见:一个头戴红色蒙巾的火殿修士手持尖刀,深深插进一个中年男子的腹部,顺序割下肠子和肝脏。当他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对面捆在木桩上的另外一个男人就这样看着。他显然是想要闭上双眼,不忍心再看下去。旁边,立刻过来另外一个火殿修士,用特殊的胶液牢牢粘住男子眼皮,强行扭转脖颈,让他把每一个细节牢牢记住。

  灰袍筑基修士听见自己喉咙不自觉吞咽发出的响动。

  如此残忍的行进,就连他都觉得难以忍受。可以想象,被捆绑在木桩上的男人,更是承受了何等的痛苦。被割去内脏的,是他的亲人。正常情况下,这种事情足以让人神经崩溃。可是在这里,除了睁大双眼默默注视,他们什么也做不了。

  这是火殿的特殊修炼秘法。

  他们从山外弄来很多有着亲属关系的普通人。当着另外一个人的面,把其中一人肆意凌辱、残杀。各种残忍凶狠的手段频出,花样繁多。据说,还有人见过火殿修士当着某个母亲的面,把婴儿活活煮食。或者是当着丈夫的面,把妻子活活蹂躏至死。

  面对如此凶残的行为,每个人都会感到恐惧,而至亲之人还会感到愤怒。

  是的,愤怒,这就是火殿修士反复折磨普通人的目的。

  火,分为很多种。

  太阳真火和三味真火之类的火焰,属于法焰。此类火焰在世间数量稀少,想要得到,只能依靠机缘巧合,或者是运气上佳。

  凡人之火,在世俗间随处可见。平常用于烧水煮饭的火,就是属于此类。然而,还有一种更为特别,效果却丝毫不亚于法焰的凡火,那就是每个人体内都有的本命心火。

  当愤怒的时候,很多人都会感觉浑身上下热血上涌,力气也要比平时大得多。所谓热血澎湃,其实就是本命心火在丹田燃烧,驱动血液加速运转产生的结果。这种火无形无体,作用却非同小可。尤其是在战场上,一支心火燃烧旺盛,血脉激涌的军队,必然要比平时发挥出更加强大的战斗力,所向披靡。

  火殿也不知道究竟是从哪里得到了一种秘法。从十多年开始,世俗间的人口贩子就成为了昊天门常客。一批批普通男女被押解上山,在火殿内部被反复折磨。由于口舌被封住,从身体内部爆发出来的愤怒心火,也就越发旺盛。殊不知,自己体内产生的怒火,已经被旁边施暴的火殿修士迅速吸收,转化为提升修为,强大自身的基础。

  使用这种被掠夺的心火,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愤怒之人心火被掠走的同时,也会带有一丝本命魂魄。强烈愤怒于复仇的情绪,永远保留在魂魄意识之内。久而久之,会转化为对任何事物的憎恨。这种恨意是如此强烈,用剥皮噬骨来形容也毫不为过。尤其是在战斗中,一旦火殿修士释放出心火,其中蕴养的怒魂立刻会把对手当做仇人,不顾一切扑上去死命啃咬,哪怕对方变成了尸体,也要狠狠撕食其血肉。

  谁也不知道火殿里究竟囚禁着多少普通人。

  谁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普通人死在了火殿里。

  总之,火殿每天都有很多尸体运送出去。那些被折磨至死的人,统统埋在后山。久而久之,那里的树木花草生长特别茂盛,野狼、饿虎之类的动物也数量剧增。吃惯了人肉的它们,据说就连眼睛都散发出可怕绿光,牙齿也特别尖利。

  看到火殿元婴老祖尤绪言的时候,灰袍修士再也支撑不住,整个人冷汗淋漓,几乎是瘫软在了地上。

  他穿着厚厚的血色道袍,双手不断做出各种法印,面前那团火焰却是淡蓝色,只是形状怪异,仿佛一个拥有独立灵魂的妖怪。

  尤绪言抬起眼皮,漫不经心瞟了灰袍修士一眼,声音干涩黯哑:“说吧,求见我,有什么事情?”

  灰袍修士丝毫感觉不到面见祖辈高人时候的惶恐,只有面对毒蛇一般的强烈恐惧。他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脸色惨白,颤抖着拱手行礼,很是艰难,结结巴巴地说:“启,启禀老祖,录名殿内有,有一块玉简……裂,裂了。”

  所有门人玉简在最初制作的时候,都要滴上本人的精血。这也是所有修炼门派判断弟子门人是否安全的重要依据。如果玉简裂开,就表明此人遭遇不测身亡,必死无疑。

  尤绪言抬起头,露出瘦的如同骷髅一般的恐怖面孔。他做了一个收拢火焰的法印,表情颇为意外:“是谁的玉简裂了?”

  灰袍修士努力使自己的声音恢复正常:“是十五年前下山游历的沈长佑师兄。他当时的修为已经达到筑基第六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玉简裂开,其人身死无疑。”

  “哼!不过是一个筑基第六层的废物罢了。”

  年纪已过千岁的尤绪言咧开嘴,像乌鸦一样“嘎嘎”地笑了起来,露出几颗残缺不全的黑色牙齿。

  修炼之人,大多很注重自己的仪容外表。尤其是法力高深的元婴修士,外表形态不是年轻英俊的男子,就是美貌动人的少女。最初的时候,尤绪言也很是在外表上下了一番功夫。然而,从世俗之人身上掠夺而来的愤怒心火带着残魂游魄,修炼这种残忍功法,势必会引起天地不容。久而久之,死者残魂也会吞噬尤绪言体内血肉精华。所付出的的代价,就是外表容貌丑陋不堪,此生此世都是如此令人恐惧的模样。

  “炼气、筑基,不过是修炼的入门阶段。没有凝气成丹,就根本谈不上什么大道。在本老祖眼中,筑基第一层和筑基大圆满没什么区别。一个区区六层的废物而已,死了也就死了。”

  稍微停顿片刻,尤绪言收起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面容,表情变得安定下来,说:“老夫记得,几年前,录名殿出过一次事情,很多玉简都碎裂了。”

  灰袍筑基修士伏低身子,额头贴着地面,大气也不敢出,连声应道:“是的,那次玉简总共裂了好几百块。只不过,门内各位宗师殿主都没有过问。”

  尤绪言沙哑地笑着:“他们当然不会过问。有些事情,他们甚至碰都不愿意碰,更不要说主动承担。哼!一帮成天只想着坐享其成的混蛋。”

  片刻,他把阴冷的目光转向跪在地上的灰袍修士:“把那份碎裂的玉简,还有沈长佑的资料都呈上来,让老夫仔细看看。至于你……看你也是一副贪生怕死的样子,无法享受我火殿秘法的熏陶。从哪儿来滚哪儿去吧!今生今世,你注定了也就是在录名殿久守呆做,修为难以精进。”

  得听这句话,灰袍修士如蒙大赦,连忙把早已准备好的玉简资料递给旁边一名火殿修士,忙不迭地躬身行了个礼,连滚带爬,以最快的速度,逃一般离开了这个阴森可怕的地方。

  端坐在平台上的尤绪言毫不在意。双眼注视着摆在面前的玉简碎片,以及另外一块记录沈长佑个人资料的完整玉简。

  一缕神识探入其中,所有信息都出现在尤绪言的脑子里。

  火殿功法特殊,而且属于绝对不能被外人知晓的绝密。尤绪言本来不想多管门内事务,只是几年前,录名殿那次大规模玉简碎裂事件之后,他才在愤怒之下,要求必须在第一时间得知所有门人的生死消息。

  唐启元修炼的魔族功法,与尤绪言修炼的心火掠夺之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那本魔族典籍,本是唐启元在外出游历时偶然所获。回归山门后,门中好几位长老对此眼红,要求唐启元交出。唐启元当时虽是一个小辈,骨子里的脾气却很强硬,他当时已经不如金丹,勉强有了对诸位长老对抗的资本。声称:宁死不愿意交出典籍,逼迫紧了,他就毁灭典籍,甚至不惜叛出昊天门。

  当时,这件事情闹得昊天门高层恼怒不已。然而,尤绪言却对唐启元这种鱼死网破的做法很是欣赏。当下,由他出面居中调和,昊天门才多了一个“密门”,全权由唐启元执掌。

  尤绪言知道唐启元野心很大。可是,他自己的野心也不小。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图谋,武将权臣想要取代皇帝,修士门人也想要取代自己的宗主。尤绪言与唐启元暗中密谈过,他们所图谋的东西,远远超过这些。

  掌握一个宗派有什么了不起?

  控制一个国家又能算得了什么?

  天下是如此之大,为什么不能号令修炼诸派?为什么不能掌管世俗之间所有人的生死?

  当然,有想法是好的。

  关键在于,有没有这样做的实力?

  尤绪言身为长老,不遗余力向唐启元提供了大量人员资财。短短两年时间,密门的发展极为迅速,不仅唐启元本人步入元婴阶段,手下修炼魔功典籍的金丹修士更是数量众多。若单纯以实力比较,甚至超过了某些三流修炼门派。

  尤绪言活了八千七百多岁,见过的事情,远远多于唐启元。在具体什么时候爆发这个问题上,他第一次与唐启元产生了冲突。

  年轻人都很冲动。唐启元也不例外。他素来就有雄心壮志,想要尽快号令整个修炼世界。为了不撕破脸皮,尤绪言只能答应放开手,让唐启元自由选择攻击对象。就这样,唐启元多番谋划之后,把第一个攻击目标对准了归元宗。

  尤绪言看过唐启元的计划。非常周密,细节部分也很周到。从最初对钢甲暴羆的试探,到后期的全面进攻,进退有序,可以说是毫无遗漏。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份周详的计划,却使整个昊天门密殿全军覆没。

  上至唐启元,下至参与计划的密殿修士,所有人本命玉简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纷纷碎裂。

  除了尤绪言和昊天门宗主,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份计划。

  尤绪言觉得恐惧。他想不出,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会导致一位实力强至元婴的高手,在瞬间土崩瓦解?

  难道,归元宗在昊天门内部派有间谍?

  还是,消息泄露,对方提前有了准备?

  两种情况似乎都不太可能。如此一来,就剩下最后一种:那就是归元宗隐藏了无比强悍的实力,他们的力量,远远超过摆在明面上的这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