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浮沉破 > 第二章:爆炸与新生
  “小年哥哥,喝点水吧”一个奶声奶气的小姑娘捧着瓷碗,扎着两个小辫子,手中的瓷碗好像有点抱不稳,一摇一晃的来到了徐年面前。

  “南南真好,南南怎么没去村里看表演啊”徐年接过碗来,一饮而尽。

  “妈妈说要我拉着小年哥哥一起去,我就过来了。”楠楠瞪着眼睛盯着徐年,发音还有些不清楚。

  “哥哥不想去看,南南去吧”徐年对这些表演完全没兴趣,都是附近村落外出打工的人学了两招,哄骗山里这些单纯善良的人。

  “走吧哥哥,我听妈妈说他们可厉害了,好烫的油他们都不怕。”南南抓着徐年的裤管,边晃边说。

  “好好,听南南的,走喽。”徐年抱起南南转了几圈,南南咯咯的笑着,俩人往村中央走去。

  看着这帮在南南口中好厉害的人,徐年摇头。都是多少年前的招数了,我小时候都听过,竟然还在用。徐年心里有些无语。

  不过这也都是凭本事吃饭,也没有多要钱,看着大家好奇的目光,徐年没有多说什么,陪着南南一起乐。

  “小年哥哥,明天再走嘛。”南南眼睛有些红了,舍不得徐年。

  “好好好,听南南的,那南南可要乖乖睡觉。”

  “嗯嗯,我一定乖。”南南破涕为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夜深了,徐年在收拾着东西。他当然不会安稳的睡下,安稳这个词在他杀了第一个人之后就和他再无瓜葛,他打算等到夜深人静就离开这里。

  望着窗外,徐年略微有些失神,时间在这里好像是静止的,时间的滚滚洪流特意避开了这些散落在人间的历史,为人类天地留下最后的宁静。

  可脏了的心是无法宁静下来的。徐年现想着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有些感慨。

  徐年刚走出村口,突然听到身后村落里响起枪声。

  徐年脚步犹豫了,停下来,心想:真的小看这帮废物了,找上来的还挺快。

  心软在这一行就意味着弱点,致命的弱点。

  可南南弯弯的眼睛还是让徐年转过身去。可能自己该退隐了吧,这么多年的厮杀,也累了。徐年想着,把身后的枪上好膛。

  密密麻麻的枪声、骂声和哭喊声让徐年怒了,越美丽的东西越容易被打破,多少逃过历史的珍珠却轻易毁在人类手里。

  徐年手紧紧的攥了起来,眼神里的戏谑不再,宛如阿修罗。斑蝰蛇手枪已经上膛,巨大的破坏力和杀伤力让徐年不经常使用它。可今天是个意外,徐年眼睛有些红了,就让我代替历史惩罚他们吧。

  还没回到村落入口,已经依稀可以看见高强度手电筒的大光圈,刺眼夺目。

  所有人都以为徐年还在村里,南南妈妈一手搂着南南,一手紧紧捂住南南的眼睛,望着村落里人渐渐都被赶到了一起。

  “我只是问一些问题,希望大家配合我。”显然是领队的一个男人首先发话。

  “罪犯徐某,男,27岁,身高180cm……涉嫌在多国暗杀机要人物。”领队的男人望着村民说道。

  “这是我的证件,我们是国际刑警。”领队的男人掏出黑色的小本子,周围的队员随着他的动作也掏了出来一模一样的本子。

  呵呵,还是老一套,也就骗骗这些偏远地区的老实人了。徐年心里不屑地想到。

  本来半信半疑的村民们看着他们手里的证件,都相信了。有的人开始支支吾吾。

  “哎哎,是不是今天南南妈收留的那个年轻人。”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村妇用胳膊肘轻轻碰了碰旁边的人。

  “不知道啊,看着不像啊,那么亲善的小伙子。”旁边的人脸色有点怀疑,却也说不准。

  领队的男人一使眼色,两个精壮的男人走到刚才嚼舌头的妇人旁边。

  “你是知道这个罪犯的信息了,那么请你配合我们交代清楚。”机械般沙哑的声音响起。

  “我……我不知道,她,这个,南南妈知道。”嚼舌头的妇没想到被他们听见了,惊慌失措的指向了一个拉扯着小姑娘的女人。

  “放开,不准抓我妈妈。”南南死命拉扯着想要带走妈妈的两个男人,可她还是个孩子,根本无法挪动他们一丝一毫。

  “啊!滚开,你这个小孩!”南南狠狠地一口咬向了其中一个男人的手腕,痛的他甩了南南一巴掌。

  徐年猫着腰,借着树叶的掩护,刚回到村落,正看见南南摔在地上。

  “这帮混蛋,当初的职业操守都忘了吗!”徐年死死咬着牙,让自己镇静下来。

  “看来子弹才是对他们最好的惩罚!”徐年毫不犹豫的抽出手枪,同时另一只手握紧了特种钢刀。

  腾空一跃,高速度的移动点射让他像一个杀人机器,枪枪必中。即使没有致命,可巨大的穿透力让那些黑色制服上都多了一个碗一样的洞,生不如死。

  奔跑并没有停下,借着宽厚的叶子的掩护,每射一枪徐年便快速隐匿下来。

  “012,我知道你的厉害,可你毕竟也是一个人。”显然是领队的男人发话了。“组织只是要你回去,你也不希望有无辜的人为你而死吧。”追捕队长一边试探着这个组织里顶尖的杀手,一边不动声色的向后挥了挥手。

  没有人回话,有的只是又一个倒下的尸体发出沉重的声音,是平静的嚣张,也是冷酷的审判。

  徐年默念着012,自己的代号。除去真正的决策层,012这个代号在组织里意味着顶尖的身份与实力。出手没有犹豫,徐年绕后,目光盯紧了两个落单的搜捕者。

  蹬地借力,顺势弹起,双脚狠狠夹住其中一人的头部,以360°的前空翻结束一人性命,只手中的钢刀已经早早的插在了另一个人的胸膛。迅速翻滚回草丛中,只剩下了一具尸体,一具脖子里发出低沉嘶吼的活死人。

  领队察觉过来,徐年早已没有了身影,茫茫月色,枝桠摇动。领队恼怒的向地面跺了一脚,一摆手,两个人的尸体便被匆匆拖走了。

  徐年借着月光看见领队向周围人说了几句,紧接着便看见周围本来零零落落的人都聚到了一起,围成了一个空心圆,中间还夹杂着几名村民。

  显然是他们已经领教到了徐年的厉害,不敢再和徐年轻易的单打独斗,甚至连聚集在一起都不放心,只好拉来人质,牵制徐年。

  罗斯是追捕队的队长,刚刚由副队长提上来。他很珍惜这次机会,整整一个追捕队出动了三分之二,这是前所未有的。

  不过这些天的追捕当中,沿途越来越多的尸体让他的心沉到了谷底,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存在啊,罗斯欲哭无泪。

  追捕队的副队长连中级决策层都算不上,所以他只知道要追捕的男人很厉害,至于多厉害却一无所知。

  刚才干净利落的动作让罗斯开始怀疑自己还有没有立功的可能,能不能抓到他,甚至自己能不能活下来,罗斯犹豫了。

  “队长,我看012也没有说的那么神啊,我看他是不是怂了。”一个小个子男人碰了碰队长,笑着说道。

  罗斯有些恼怒,心想这还不算厉害,你去试试。刚想示意这名队员别多嘴,现在正是看谁沉得住气的时候。可他还未张口,就看见一个男人出现在这名队员身后。

  徐年如鬼魅般出现在他身后,用脚直接跺碎了他双腿的关节,顺势一勒,把他当做了一个肉盾。

  徐年的出现让所有人始料未及。这些惊慌失措的队员们举起了枪,却又颤颤巍巍的不敢有任何动作。

  罗斯想要一梭子子弹射过去,可不管能不能命中那个男人,这名队员是注定活不下来了。罗斯并不是珍惜这名年轻的面孔,生命在他眼中一文不值,可这个年轻人是组织内一名高层的侄子,这个身份让他感到有些棘手。

  徐年趁着他们的迟疑,推着肉盾往前,右脚出其不意的踢在一人的下巴,抱着肉盾就翻进人群。

  匕首从敌人的肺部或者肩胛骨中间插进,还未等拔出,先侧身躲过身后一脚,紧接着空中翻腾一踹,顺势手中的肉盾已经换了一个。

  贴身肉搏最忌讳开枪。012已经深陷包围,罗斯却没有办法下令开枪。距离太近,四周都是队员,枪弹无眼,超近距离的射击很可能误伤对面,况且面对的事012,罗斯更不敢轻举妄动。

  徐年一直没停下。搂着肉盾一直在寻找机会,一个契机。

  所有人跟着他的动作前进或者后退,渐渐地又快围成了一个圆,只剩下一个小缺口。

  罗斯觉得有些不妙,好像自己的包围圈没有对012造成威胁,反而让这个男人带着自己的人一直在远离村落。罗斯身子微微下俯,脚掌牢牢的扒住地面,准备随时应付突发情况。

  就是现在!徐年心想。

  对着肉盾后心窝借力一蹬,鲤鱼打挺一样从小缺口正好潜入草丛。

  就在这时,变故突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