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你为何召唤我 > 427.我会以我的方式解决这场战争

427.我会以我的方式解决这场战争

  召唤从者是需要圣遗物的,而不是魔法师以为的圣晶石,白亦这般初来乍到,自然是没有这些玩意的,他正觉得有些犯难的时候,魔法师却不以为意的说道:“圣遗物这种东西,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搞到手了吗?你当初还在地球上的时候,不也准备了诸多圣遗物啊?”

  “哈?”白亦没能理解他的意思。

  “你以前不也准备过手办,挂画,本子,桌面卡牌这些东西来充当圣遗物吗?虽然好像用掉了一个月工资也没能召唤成功...唉,我可怜的学生,你虽然学会了我很多东西,但唯独没学到我的运气啊...”魔法师以满是遗憾的口气说道。

  究竟是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觉得你在运气方面很强势啊?!白亦简直无语了,“算了算了,我先去找找圣遗物什么的吧...”说罢,他便从大桥顶上向下纵身一跃。

  就在白亦为圣遗物发愁的同时,其他那些密切关注着局势的家族也为他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外来者而发愁,虽然已经多次尝试过探查他的行踪,可都失败了,这个神秘的魔术师就像能隐身那般,轻易的逃脱了几家御主的侦查,这让那位优雅的红西装男性感到十分棘手。

  “这个家伙,究竟是来干什么的?他该不会是什么从者吧?可是擅长隐蔽身形的暗杀者,不是已经被我方所召唤了吗?”

  “现在的关键是他的目的,他究竟为何而来?时钟塔的监察者?还是某位迟到的御主?”身边的神父也很不解的自语道。

  “御主的话,不是已经有7人了吗?还是说...他准备除掉我们中的一位?取代他?”优雅的男子连忙问道,又在桌面上摊开了几位御主的资料,里面并没有那个才被捏爆了脑袋的黄毛变态中年,两人都把视线集中在了那个一脸苦相,好像欠了别人很多钱的加班男身上。

  “他如果要这样做,最好下手的便是此人了,一位时钟塔的助教,瞒着自己的宗主独自跑来参加圣杯战争,魔术水准拙劣,甚至都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抵达之后也天天在民宅里睡觉,就像永远都睡不醒那般,如果换做我,也会朝着他下手。”优雅的男子嘀咕着,连忙对着神父说道:“让暗杀者去附近等他,他一定会去那里的!”

  他这番推断并没有错,白亦确实是打算从某人手头抢走圣遗物,最佳的目标也确实是那位苦大仇深的加班男,这太好猜了,所以他正走在半路上的时候,就突然闯进了一团莫名其妙的大雾中,四周的行人和车辆都纷纷消失不见,似乎周围已经变成了死城。

  “诶?这是什么东西?”白亦漫步在雾中,有点疑惑的问道,然后随意的把手往雾里一伸,从里面揪出来个什么东西——那竟是个衣服穿得很少很少,脸上带着道伤疤的小女孩?

  “呜...放开我!把你解体掉!”小女孩凶巴巴的恐吓道。

  这诡异的小女孩被白亦像拎小猫一样的拎在半空中,张牙舞爪的,手里攥着两把小巧的匕首,冲着白亦奋力挥舞着,却根本伤不到他分毫。

  “为什么我会捡到这种东西?!”白亦很无语的说着,拧着小女孩的手一阵用力的乱甩,把她吓得一阵尖叫,也不理会,又继续甩了一阵子,直到她双眼变成了蚊香圈晕了过去,这才用束缚魔法把她死死捆住,提在手里,继续向着目标前进。

  而远在另一边的豪宅里,神父满脸惊愕的说道:“我的暗杀者,居然被...”

  “被杀了?不是说了不要轻举妄动,只探听情报吗?”优雅的中年人有些急躁的问道。

  结果神父却摇了摇头,回答道:“没有,她被生擒了...”

  两人的脸上顿时露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纵使暗杀者的整体属性偏差,神父召唤的这位更是孱弱无比,但那也是相比其他从者而言,她再怎么弱,也是位货真价实的从者,区区人类,凭什么与其交战?!

  更不用生擒了,从者可是灵体,除非用什么特别的术式去强行控制,否则怎么可能存在生擒这么一说?然而从神父的反馈来看,事实就是如此,自己的从者只来得及告诉神父自己被人抓住了,接着便完全中断了联系,魔力供给也被强行切断,但令咒还在,说明她并没有死,可浪费了两道令咒叫她回到身边也没用,她就像被人用某种粗暴的手段强行抢走了一般。

  这样的发现,让两人顿时感到一阵恶寒,这位突然闯入战争的家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能使用这些闻所未闻的手段?一时间,两人都没了主意,莫名其妙就损失了一个暗杀者,局势已经很被动了...

  “不行,我必须立即召唤从者,虽然现在或许不是最好的时间,但也等不了那么多了!”优雅的中年男子当机立断的说着,走到了早已布置妥当的召唤阵面前,捧起了事先准备的古老圣遗物,吟唱起了咒语。

  当他的咒语吟唱完毕,召唤阵里顿时涌入无数刺目的白光,最后光芒散尽,露出了里面那个古老的身影。

  “赢了,绮礼,这场战争,是我们赢了!即使提前损失了暗杀者,但只要召唤到这位神话中的英灵,战争的胜利终究属于我们!”优雅的中年男子看着召唤阵的那个身影,自信十足的说道。

  此时,远在城市另一头的白亦则略微感觉到了些魔力的波动,他扭头望向波动传来的方向,低声嘀咕道:“这是在干嘛?练习什么魔法吗?这个世界的魔术师还是挺勤奋的嘛?这么晚了都在练习魔术。”感慨完毕,他又继续提着小小的俘虏赶路。

  只是一个人走夜路多少有些无聊,他想着想着便把那个小女孩提到了面前,仔细看了看,居然是头很可爱的小萝莉?于是便玩心大起,伸手戳了戳她软软的脸蛋。

  暗杀者小萝莉顿时醒了,张嘴就一口咬向他的手指,结果把自己的牙咯得生痛,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作势就要嚎啕大哭。

  白亦连忙把束缚魔法的魔力索延长,像流星锤一样快速挥舞了起来,过了一会之后,小萝莉又给他转晕了过去,恢复了平静。

  “这才乖嘛!”白亦说着,又继续把玩着小萝莉的脸蛋,朝着目的地进发。

  等到他找到加班男躲藏的民居后,直接大咧咧的推门而入,走进加班男的房间,他正在熟睡,看起来睡得很死,白亦也就毫不客气的翻找起他的行李,随意的像在自己家似的。

  可没找多会,便感觉到有什么类似结界的玩意把自己困住了,加班男早已醒来,正怒视着他,命令道:“说出你的身份和来意,再放下你手头的小女孩!”

  白亦什么话都没说,而是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在加班男反应过来之前就一记手刀切在他的后颈,然后昂首阔步的走回那道结界中,翻找着可能存在的圣遗物。

  结果他的背后便传来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可恶,好痛...你这个混蛋,为什么能无视我的石兵八阵?!”

  咦?失手了?白亦有点奇怪,连忙又一个闪现,故技重施了一次。

  “唉哟!你这个混蛋!不要妄想用这种手段打晕我!”加班男痛呼着说道。

  诶?不对劲,白亦回过头去,看着正死死捂住自己脖子的加班男,用精神力扫描了一番后,开口说道:“原来你并不是人类啊?难怪敲不晕你...可身位拟似从者的你,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哦...我懂了,你是从未来穿越回来想阻止这场战争的吧?我该怎么称呼你?孔明老师吗?”

  加班男的脸上顿时露出一副见了鬼的神情,对方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自己一眼,便看穿了自己的身份和目的,知道了附身那位英灵的真名,连穿越时空这种事都一清二楚...这个看起来和个路人一般的大众脸,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能做到这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事?

  加班男满脸死灰,他完全不敢反抗对方,因为对方之前仅仅只是试图物理眩晕自己的两手就根本防不住,引以为傲的宝具石兵八阵也对他毫无用处,这样的实力差距,实在太过恐怖了...难道说,他就是那位想要毁灭人理的恶棍?

  可自己穿越时空回来纠正历史,和他的人理烧却有什么联系吗?加班男想不明白,只好低声问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我的来历?”

  “你知道我当初为了抽到你花了多少钱吗?”白亦低声嘀咕着,终于从他行李箱里翻出来一团由旧布包着的玩意,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大概就是圣遗物什么了吧?或许是打算用来召唤个什么帮手?毕竟没有那位混沌恶的支援,仅靠他自己是对付不了那么多从者的,从时钟塔里顺出圣遗物召唤个搭手的英灵也是情理之中吧?只不过便宜了白亦。

  不过既然能看见游戏中自己最常用的角色,白亦当即也就有了点兴致,开口说道:“天数有变,神器更易,而归有德之人,此乃自然之理,谅尔等腐草之萤光,如何比得上天空之皓月?你若倒戈卸甲,以礼来降,仍不失封侯之位,国安民乐,岂不美哉?”说罢,双手一摊,示意他快投降。

  加班男听得一脸懵逼,虽然中文他听得懂,具体意思也大概明白,可完全不知道对方为何莫名其妙的和自己说这些?

  “好了好了,大概意思就是说,你该干嘛就干嘛去吧,老老实实回去加班,当好拐杖和充电宝,帮助更多的大英雄们上天。”白司徒用比较直接的方式说道。

  加班男一时语塞,明显不想就此放弃,可对面展现出来的实力超过自己太多,完全没办法反抗...

  “好了,安心的走吧,你的任务不用担心,这场战争会以一个圆满的方式结束,你那位不中用的宗主也不会出事,更不会被带绿帽,你就放心的去吧,你都快要退环境了,乘着某个花妖还没实装之前赶快多发挥发挥余热吧!算起来,好像也没几天了...”白亦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像打发小孩一样打发他离开。

  “哦,对了,回去之后,记得多锻炼锻炼自己的能力,孔明先生何等惊世奇才,你根本发挥不出他实力的千分之一,所以才能让那花妖为所欲为,好了,去吧,记得我说的话。”

  加班男的身体逐渐化为星光点点,脸上还是写满了不甘心,乘着即将消失前的最后时间,他追问了一句:“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绿拐。”白亦随口说着,拧起小萝莉,扬长而去。

  离开之后,他很随意的找了一栋看上去不错,屋内各种设施和游戏机又很齐全的别墅,闯了进去,用精神暗示控制住这里的一对中年夫妇,帮他们修复了一番原本破裂的夫妻感情,两口子顿时心满意足的准备出去再渡个蜜月,便把房子留给白亦住了,还留下了不少的现金和几张信用卡。

  白亦把暗杀者小萝莉随手一扔,先去翻找那些阔别了数千年之久的游戏机,结果看了看,顿时火冒三丈的把全部机器砸成一团零件,暗骂了一句:“死任豚。”

  没了游戏玩,他就只能玩小萝莉了,当即把她从屋里某个角落里拧了出来,解开了她身上的束缚,束缚一没,小萝莉瞬间醒了过来,作势就要熊,然后白亦便掏出了鸡毛掸子...

  片刻后,明白了现状和实力差距的小萝莉哭兮兮的坐在他面前,一脸委屈的样子,却是再也不敢造次了。

  “我去给你买些橘子,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白亦吩咐道,离开了别墅,去买新的游戏机了。

  而暗杀者小萝莉居然真的呆坐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因为她已经试过了,房子四周到处都是结界,自己根本逃不出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