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地仙正道 > 第八章大禹
  什么是圣人?

  其实很简单。

  强者。

  蝼蚁无法反抗的存在。

  正因为力强,才会被尊称为圣人。

  并非因为人类眼中的德行,而成为圣人。

  早在半日之前,圣人现世的消息已经清晰地出现在天机之中。

  而且还是飘红,加粗,置顶,不断滚动的头条……

  天道有灵,已经将这条信息推动到所有圣人那边。

  前因后果,都详细告知。

  西方教,八功德池边。

  静修的准提道人,缓缓起身,道:

  “师兄,这位圣人,你可知来历?”

  接引道人面有疾苦之色,默默地想了一下,回道:

  “贫道依稀记得曾在开天之初,遇见过一股先天之道炁,潜藏不,想来便是这位了。”

  “师兄,我西方教若能请得这位同道加入,或能与玄门争锋。”

  准提道人一心扑在教派之上,只是一直以来苦于西方贫瘠,难以展,这才打算在中原打秋风,捞一些良才美玉,回来也好振兴教门。

  接引愁眉苦脸地想了很久,一时间很难衡量利弊。

  “师弟,你可要想好了。”

  “师弟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恐怕这位同道未必乐意。”

  “我愿让位给他许他,二教主,但凡香火气运功德弟子,都有他一份。”

  “一门三圣,何其显眼,只怕玄门不能见容,怕是老师也要出手干涉了……”

  接引却是不太乐观,更是指了指东方,道:

  “那封神榜,就是三清分家的引子,就连各自份属人教,阐教,截教这三教的三清都不能容,何况是我西方教一门三圣?哪个能容?!”

  “莫说老师不能容,恐怕就连女娲,也势必要站到天道那边……今日的封神榜,就是前车之鉴!”

  天地之间,如今有圣位七尊。

  女娲,三清,接引,准提,还有林正阳。

  其中唯有林正**基最浅,孤身一人,神真正意义上不折不扣的散人。

  要人没人,要法宝没法宝,就连一个弟子也没有。

  要人脉也没人脉,没听过紫霄宫讲道,不认识任何圣人。

  这都不算散人,就没有散人了。

  散人也有散人的好,背后没有多少牵扯,不论是哪一方,至少现在都没有把他牵扯进来的理由。

  假如林正阳一心打算逍遥自在,是真的能够一直逍遥下去……

  前提是,没有牵扯进去。

  “我若要在中土兴大教,虽然看在我圣人之尊份上,也能立起山门,但是必然会面临三教联合打压……中原是玄门三教争锋,就连西方教也一直难以插足,只是时不时悄悄地小打小闹,度些弟子回去。”

  “三教经营日久,中土已经没有多少余地给我,在这里其实已经没有机会了。”

  “西方教倒是不错,我去了那里,想必不会薄待,只是之后那个不知深浅的鸿钧,未必看的下去。”

  “其实这个世界,就属鸿钧最奇怪。”

  “之前我一直怀疑他是天道显化,不过似乎别有内情?”

  “莫非是这个世界特殊的缘故?我能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特殊性,充斥着天地间的的旺盛道韵……这个世界,足以诞生一位甚至更多的大罗,只是一时半会儿,我还不能参透个中究竟。”

  “这个世界的天道也很有意思,给我的感觉就像是面临一位同等存在,难不成真的是某位同道的证道之所?”

  林正阳已经放弃了那些随从,打他们回去,孤身上路。

  一路走走停停,闲来时就神游天道,感受道韵,或者治病救人,一切都是从心所欲,而不凝滞于物。

  给他最深的感受,就是真实。

  相较他随手就能轻易开辟出大把的那些幻影一般生灭不定的泡沫世界,这个正在上演封神之战的世界出奇地真实,而且稳固。

  就连他动用大罗之力,只要不是一次太多,也能承受。

  “我本人是无论如何也造不出这样的世界的。”

  在反复确认之后,林正阳对这个世界更深层次的奥秘更加感兴趣了。

  “或许这里有令我更进一步的机缘。”

  “那么,就不能抱着游玩的想法继续下去了。”

  虽说如此,但是林正阳还是继续保持着游山玩水的举动,没有真的拜访任何一位同道。

  主动上门和别人邀请,两者待遇是不一样的。

  也不知道是为何,至今为止,也没有哪一方前来接触他。

  好似把他给忘了一般。

  或许是出于对于意料之外的变数的忌惮,也或许是林正阳本身态度的暧昧。

  总之,大家都是在观望之中。

  在没有理清头绪之前,林正阳也不想贸然插手封神大事件,引来六圣一致反对。

  不过,某些事情,总是在潜移默化中悄然改变。

  这一日,林正阳走走停停,在一处山村内歇脚。

  坐在一颗硕大的桑树下,他给玩雪的小孩子讲着故事:

  “从前有个地方,一片大海,汪洋无边无际,叫做汤谷,是天地的边缘。”

  “那里从海底下长出一颗大树,高到没边了,叫做建木。”

  “建木之上,一共有十只金乌神鸟攀爬着,随着他们攀爬往复,我们就看到太阳升起落下,这一个循环,就是十日。”

  “上古时候,神仙往来天界,就是通过建木,去往天帝所在的天宫。这位天帝,叫做俊,也就是帝俊。”

  “某一次,这十只神鸟,不耐烦日复一日地爬着建木,就一切结伴在天空飞,它们身上放出的光和热,实在是太过了,河水都被烤干,大地都裂开了,人们都快渴死热死了。”

  “它们就是十个太阳,过去一直都是轮流照着地上,只要他们不从回到汤谷,白天就永远不会消失,黑夜再也不会来临。”

  “这样的可怕灾难,持续了不知多久。”

  “人们寻找了各种办法,也不能驱逐它们,让它们回归秩序。”

  “后来帝俊的儿子后羿,在天帝俊的妻子常仪的帮助下,盗取了帝俊的神弓,射下了九只金乌,最后只留下了一只。”

  “这就是射日的神话。”

  “好了,故事讲完了,都回家去吧。”

  听着故事的顽童们嬉笑着离开了。

  不远处,一个穿着兽皮衣服的人缓缓走来。

  “道友可是来自火云洞?”

  林正阳笑着伸手示意。

  “我是因治水的功绩而升入火云洞的禹。”

  来人看着孔武有力,是个健壮的汉子,打扮地很朴素,看着就像是一位普通农人,完全看不出来是大地上曾经的王者。

  “原来是禹皇当面。”

  林正阳挥手招出桌椅茶水点心,招待着客人。

  “禹皇来意,贫道已经知晓。”

  不等大禹说明来意,林正阳已经知晓了。

  “贫道不是喜欢牵连无辜之人,既然禹皇出面了,自然也要给个情面。”

  “若是如此,真是大善。”

  大禹笑着饮茶。

  “作为赔礼,圣人不妨开口,我尽力而为。”

  “这样,贫道听闻禹皇昔日在东海投下一枚定海神针铁,贫道就厚颜一次,向您讨了来。”

  “那定海神针铁,不过是昔日用来测定水文的器物,原本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既然圣人喜欢,那便拿了去,这也不算什么。”

  “只是那神铁,如今还留在东海,也不知道还在不在。”

  “当然还在,也不瞒你,那神铁日后还有些牵扯,禹皇既然开口赠予贫道,这里就有不少文章可做。”

  闻弦歌而知雅意,大禹也是当过领的人物,顿时在心中勾勒出好一番圣人博弈的大戏,心领神会。

  暗自松了口气,他知道这次人情算是给出去了。

  “总算没辜负女娇的嘱托……”

  临行之前,女娇就拜托他出面,向圣人讨个情面,给青丘狐族留一条生路。

  本以为空手上门会被拒绝,没想到这般顺利。

  只是拿出一个于己无用的神铁,就能从圣人这里讨个情面,算得上很合算了。

  总算不用白白欠下人情债。

  须知人情债难还,尤其是圣人的人情,那更是了不得,没准要拿身家性命去还的!

  “不知道圣人对眼下的局势怎么看?截教阐教,两家谁会胜出?”

  “若无意外,阐教必胜!”

  林正阳想也不想,就断定了结局。

  “这是为什么?明明截教势大……”

  “是了,截教势大,却仅有一位圣人,这是德不配位,实力与势力失衡,因而会导致失败……”

  毕竟是当过王的让,政治谋略还是过关的,很快就明了了其中缘故。

  不过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就不太好了,大禹很明智地没有继续下去。

  纵然是三皇五帝,人族先王,在面对圣人的博弈时,也显得力不从心。

  只是几次言语间的试探之后,他也大约明白了这位圣人的想法,就是不打算插手太多。

  之后闲聊之中,谈了些奇闻,说了些逸事,再也不谈什么大事,只是很普通的聊天,仿佛一开始的试探根本不存在。

  又待了会儿,大禹起身离开,回返火云洞。

  等在火云洞外的妲己,得知这个消息,终于喜极而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