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小说网 > 生死道 > 第五章有求不应
  姜秀荣在我们还没有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仙家提醒了。

  而且,我听说,每个出马仙堂口里面都会有这样的一个仙家,会把今天有什么人来,办什么事情,大致都会跟弟马说一声。

  但是,也有不告诉的弟马事情的,只是告诉你几天大概有几个香客过来。到时候就是需要弟马凭借自己的本事,通过望闻问手段,来确定香客到底是什么原因,冲了什么事情。

  只有在弟马看不了,查不清楚的时候,仙家才会再次出手,毕竟堂口就像是一个企业的品牌,如果牌子砸了,日后谁还来找你看事查病啊,那么仙家就无法积累功德修仙了。

  这也是出马圈里面经常会做的事情,可以说是惯例了。

  姜秀荣从花季少女的年纪就开始顶香出马,到现在至少也有三十多年了,接近四十年了,所以自不必多说。

  当年也正是因为姜秀荣小小年纪就开始出马给人看事查病,所以,才会选择我奶奶,而实际上,爷爷是喜欢姜秀荣的。

  “到底是他的种,长的几乎是和他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一晃将近四十多年了。可是老李太太,我心里一直有个疙瘩没有解开,今天我想问你一句。当年是不是因为我出马,他才会选择你的,你今天给我撂个实话,我就是死了也帮你孙子把这件事情解决了,保你孙子性命无忧。”姜秀荣看着我奶奶问道。

  都说这英雄难过美人关,可是美人也难过英雄关啊。女人心,海底针,不可捉摸。

  女人对于她第一个清新的男人,即使是日后成了他人妇,心里也是永远都忘不了那个身影,所以说,女人对待感情是感性的,而男人则是理性的。

  奶奶心里就不得劲了,这话问出来就已经是错误了。一个妻子回答一个小三,自己的丈夫当初和自己结婚,是因为自己的男人有其他原因的考虑,所以才选的自己,好像是一下子就把两者的身份转了一个个,倒像是奶奶成为了小三,而姜秀荣成了原配。

  但是,心里即使有千般不愿,可是看到我的时候,奶奶还是开口了。

  “当年,说实话,我确实是比你不如,不论是长相还是为人处世。可是最后孩子的爷爷之所以选择我,而没有选择你。一是因为你出马的原因,可是最重要的是,你的命。修道之人,命犯五弊三缺,鳏寡孤独残,命财权。而你是独,老而无子。这不是他可以接受的,现在看来,他虽然是北方人,可是却是修得南茅之术,所以……”

  修道之人,命犯五弊三缺,鳏寡孤独残,命财权。而姜秀荣正是因为爷爷算出来她是老而无子,占了独,故而想到传宗接代,所以才选择了奶奶。

  姜秀荣此时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凄惨无比的苦笑,看到她的样子,我竟然没来由的感到了一阵可怜,可怜这么一个孤独老人。

  一生无子,孤独生活,终老于此。

  心中早已知晓答案,又何必亲自动手把那已经结疤的伤口在动手揭开呢?并且,还要在上面亲自撒上一把盐,为了一个情字,何苦来哉?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或许没有经历过,所以才会不懂得。

  “算了,往事如烟随风散。我早已经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仙家,这也是我姜秀荣亲手选的路,怨不得别人。”姜秀荣沉思许久之后,如同看开了一般,叹息道。

  就在她话语刚落下的时候,三根胡黄香也燃到了尾部,屋中突兀的起了一阵阴风,吹得人后脖颈子发冷。

  炕上的姜秀荣看到了屋里的动静,就对我们说,仙家回来了。

  一分钟后,姜秀荣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看着我,脸上露出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

  “人争不过仙,也争不过命。我姜秀荣到地上辈子欠你们王家什么恩情,今生竟要如此折磨我!”

  “大妹子,到底咋了?仙家咋说啊?”奶奶听到她的话,着急问道。

  “呵呵……我前半生为了他爷爷,苦了四十多年,临了临了,竟然还不能得安然。还要为他的孙子可能搭上我这条老命。”姜秀荣摇头苦笑。

  姜秀荣:“你这孙子,不简单啊。现在胡黄两大仙族都在争他。呵呵,天生邪骨带仙命。百年才会一出的天生邪骨,竟然落在我马家了,南茅那帮牛鼻子道士倒是要着急了。而且,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还被我这个已经土埋半截的老太太遇到了,真是幸也非幸,非幸也幸啊!”

  奶奶一听,就差点没有站住,直接晕过去。她最害怕的事情,终究还是没有挡住,到底还是发生了。

  我的命格,注定了我这一生就不会太太平平,普普通通的过一辈子。

  只是这件事情,奶奶在我爷爷还活着的时候,就知道早晚要发生的,可是没有想到这么早,现在我还没有上学呢,刚刚只有七岁啊。

  一个七岁的孩子,怎么可能忍受仙家的磨难,一个不好,可能就直接把人给磨成精神病。

  因为,所以出马的弟子,在刚与仙家接触的时候,仙家都会轮番上身,给弟子把全身的窍门打开,只有通了窍,弟马日后才能与仙家随时保证人仙合一,一天不把弟马身上的窍门串开,弟马就一天也得不到消停的时候。

  一个大人,都可能被仙家给串窍串成疯子,更何况我一个半大的孩子呢。

  脸色苍白,双手颤抖,看着姜秀荣,眼中露出了哀求的神色。

  “大妹子,救救孩子吧,哪怕把我这条老命搭进去,都行啊。我给你跪下了,这孩子年纪还这么小,可经不起老仙们的折腾啊!”

  说着,奶奶就跪在地上,就差点没有给姜秀荣磕头啦。

  “老李太太,你这是做什么。赶紧起来,你这不是折我寿吗?你孙子的事情,我不会撒手不管的,只是这件事情已经超过了我的能力范围,我只能是尽力而为,从中说和,至于成不成,那就只能看这小骨头的命啦。”姜秀荣来到地上,扶起奶奶,伸出一双犹如鸡爪子一般骨肉如柴的手,摸了摸我的头说道。

  “大妹子,只要是能救了孩子,我们一家子都会感谢你,记住你对我们家的恩情。无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哪怕是倾家荡产,我也在所不惜。”奶奶听到姜秀荣的话后,急忙表态。

  姜秀荣一摆手:“恩情不恩情的,那都后话,这件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还得问问老仙,才能再做决算。”

  可是,就在姜秀荣在供桌前点上三根胡黄香之后,都没有超过一秒钟的时间,三根香齐腰而断。

  没有一点征兆,没有一点其他的外力,三根香断的那么突然,断的姜秀荣的脸上顿时就没有了血色,奶奶也是双手死死的抓着我的手,抓得我手生疼。

  姜秀荣拔掉香之后,又是齐整整的点上了三根,然而又是如出一辙,齐腰而断。

  点一次,就断一次。姜秀荣的额头冒汗。一直连续点了七次,三根胡黄香就断了七次。

  最后,姜秀荣回头看了一眼我和奶奶,脸上此时带着恐慌,脸色苍白无血。

  突然就跪在地上,对着供桌,哀求的开声:“各位仙家,你们是大善,有求必应,怎么能够此时不帮弟子。这件事情,弟子恳求各位仙家从中帮忙说和一下,就算是看在弟子侍奉你们半生的份上,就帮弟子这一次吧,求求你们了?”

  一连说了好几遍。可是谁知道,突然跪在地上的姜秀荣就如同疯了一般的对着供桌,砰砰的一个劲的磕头,几下脑门就发青了。

  而且,此时嘴里还大声的喊着,语气恐惧:“我错了…我错了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